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Masquerade

(「雨夜水镜」番外)

BGM: love solfege' - agitando malaugurato di ali

司先生的宅邸很气派,丞自己坐车,直绕到城郊。要不是远远就看见荒野里一处浩浩的灯火通明,他怕是早就迷路了。那许多尖尖的房顶连在一起,与其说是公馆,倒不如说像欧洲人的庄园。据说在明治时代,司先生的祖父辈有伯爵的头衔,这一宗族世代都乐善好施,名声在外。
丞参加这次晚宴一半也是慕名。他礼服倒是不缺,?色燕尾服,领结也是搭配的,只是常年压在箱子底儿早变得浑身皱纹。启看他穿上,立刻笑出来,他于是满脸通红地送到外面去洗。回来后发现启早接了电话出去了,留下一张字条,令他自己叫车过去,知道他身上没多少钱,特意在旁边压几张票子。丞摸那钱虽有些烫手,到底还是揣进口袋里去。
侍者一开门,里面的光亮和欢声一股脑倾泻出来。丞只见满眼的金碧辉煌,一时间东西南北几乎分辩不清,向前向后走总像要撞到人踩到脚。宴会大概还没开始,大厅里没有音乐,光线也暗,客人只是三三两两地站着聊天,且并不见女客。丞四下里寻觅,找不见一个熟面孔,这时过来个侍者,躬一躬身给他一个面具,他在国外也见过,遮一半脸,怪模怪样的。他一时兴起,放在脸上比划比划,见四周并没人戴便也放下了。不多时光线亮起来,女客戴着面具入席,一时间花团锦簇眼花缭乱。男宾纷纷也戴上面具,丞立刻慌了手脚——这下子找人便是难上加难了。
「——欢迎光临!」
站到前面致辞的矮个男人大概就是司先生,同样用面具遮脸,声音带点稚气的清脆。丞顾不得听他一番讲演,东张西望地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看见?西服窄肩膀的总忍不住拍一下,一讲话便意识到认错。最窘迫地是居然认错男装打扮的女性,丞听说社交界有这样一号人物,平野大尉的千金,叫做绫的,不过十七八岁,平日最喜男装,穿上也显得英姿飒爽……这些自然也是启说起的,丞听他这样夸别人总有些不自在。然而百闻不如一见,?丝绒洋服配一张粉雕玉琢的脸,着实令丞吃了一惊。
「什么事?」
转过身来,她向丞点一点头。声音倒是娇滴滴的,一点不沙哑。
「啊…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丞忙低头道歉,不期这时音乐响起来,伴着一串钢琴琶音和豁亮的女高音,三拍子的舞曲拉开序幕。
「……认错人也算有眼缘,不如请我跳个舞吧。」
绫一面嘴角上翘,大大方方伸出手去。丞分明没这个意思,却又自觉不该让女士尴尬,另一面他又带着报复心里——启说不定会看到吧?于是便极绅士地行一行礼,拉住了绫的手。
丞在英国这样的场面也见过一些,接触的虽都是学生,学的倒也是地道的礼仪。跳舞虽说不上精通,总归也算熟练了,加之他个子高些,腿长些,姿态是非常优雅的,旋转时那飘起来的燕尾服后摆也显得颇为潇洒。
绫是社交场的老手,跳舞这种事自然轻车熟路。丞快她也快,丞慢她也慢,行云流水应对自如。两人配合得默契,绫又是男装,舞池中惹人频频侧目,很快便围成圈子,向这两人喝起彩来。
丞愈觉得意,忍不住四下张望,却仍不见启的身影。
「你的舞跳得好……怎么总是心不在焉?」
绫轻轻一笑,把他视线勾回来。
丞有些不知所措,脚下方寸也乱了几分。绫笑得更欢,丞对她来说是生面孔,一切都显得新鲜。
曲子到达高潮,绫的舞步越加狂野。现在是她带着丞在跳了,丞不得不集中精神随着她,不知不觉与她目光交汇。
「为什么不笑呢,抿着嘴仿佛在生气一样,不满意我这样的舞伴么?」
绫仰起脸,看不清晰的表情里透着烂熳。
「哪里,不敢不敢。」
丞于是陪着她笑了,努力使自己笑得完满。
「哎呀哎呀,笑起来多么好看!」
又转一圈,绫的手不觉间摸上丞的脸,敏捷地摘掉他的面具,随手扔在一边。
丞慌了一下,却还算镇静地维持笑容。
「这样太失礼了吧,小姐。」
「呵呵呵,把这样一个美男子用面具埋没才是失礼吧?」
绫笑得更响,丞也只得笑脸相迎。
忽然,他察觉有人从视野里离开了,轻轻地,步子却是极快。
是启吧!丞没发觉自己变了脸色,一脚踩在绫的鞋子上。
正巧一曲终了,他顾不得众人的掌声和也顾不得绫的嗔怒,匆匆忙忙向启追过去。
很快音乐声和欢声笑语隐在身后,踏在大理石走廊里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启走在前面没有停下的意思,丞也本是跑着,此时也放慢步子跟在后面。
走廊很长,走了许多时候,突然启转个弯消失在墙壁后面,丞连忙跟上去。
那整面墙挂着一副大壁画,对面的窗子透过来微明的月光。启靠墙站着,整个人染成银白色。
「……你还追来做什么?」
他显然是在赌气的,为了压抑这情绪便沉着嗓音说话,听起来却像撒娇了。说完脸就转过去,两臂不自如地环在胸前。
「呵呵——」
丞笑起来了,他为他自己的胜利满心喜悦,几乎要得意忘形。
他轻轻抚上启的脸,令他看向自己。他感觉到启在颤抖,眉头丝毫不放松地皱着。
生气了,确确实实生气了。
这个人气到浑身发抖,气到矜持也忘了——因为自己。
「我追过来啊……」
怎么办,总要负起责任来吧?
他把脸靠过去,鼻尖几乎碰到一起。
「是为了吻……」
最后一个字他没能说出来,启扳着他的头用力咬下去。
疼是疼的,也许还破了,丞却怎样也舍不得放开。
这是怎样甜蜜的一个吻啊,他只满脑子寻找合适的形容词了。

end

我只是抽了只是想看某人当炮灰只是有点憋不住只是觉得这曲子太萌了只是嗯……
雷着了别轮俺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1-21 16:21 | 同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