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活得像个人似的

某e来短信:你是保密工作者么,怎么一上班就泥牛入海。
我不是牛啊,牛还会拉屎啊,我比牛还懒(咦)那么来反省一下从六月以来的私生活(滚)。

先说说入职的事。
六月开始到家附近的支行实习,因在VIP客户区一天也看不见三个人,和柜员师傅及客户经理师傅仨人天天对着电脑,不是看片就是看盘。期间我学会了如何用两万四的咖啡机煮咖啡——能放一颗糖的情况下绝不放两颗;我只喝过一次,苦得眉毛鼻子都皱在一起。学会了数钱和捆钱,养成了从柜台里出来不把手洗破皮不罢休的习惯。学会了吃蘸酱菜,做饭的小红姐似乎因为这个开始喜欢我了。学会了认车,终于知道五十万的雷克萨斯和十几万的马六有什差别。学会了看盘,那红红绿绿一片片的在我眼里也不只像是尖椒西红柿。学会了每天在无聊中找点乐子,尽管那乐子也相当无聊。
日食那天虽然关在办公室,托经理的福也看得清清楚楚,或是用墨染?的玻璃,或是用银色盘面的CD,行长也来看,客户也来看,不管之后的几天视线都变得模糊。电视都接上电脑用来看中央十的直播。我忘了那天都做了什么,但很快乐。
和师傅到分行去了一次,到23L个金部交信用卡申请,到地下不知多少层的大库取大额存单。分行一个挨一个的办公桌令我感到压抑,分行年纪大的哥姐也不那样亲切。——一直以来我都不算适应力强的人,以致无论来到怎样的环境都心存偏见,在支行不过待了两个月,就蔓延生根了。在地下迷宫似的大库里走,一路喊管事的「李春——李春——」我想不如叫春哥更亲切。出了大库回行里,师傅分了个大包给我,科长跟我说辛苦,等着拿存单在行里蹲了小半天的客户也有说有笑。一时间觉得留支行也不错,就算挣少点也不错。
七月末分行通知去体检,走的前一天和熟识的人都道个别。成哥说以后常来看看我们,保安的吕哥说培训完了回来做外勤吧,师傅那阵子忙着办港澳通行证和结婚,那天却也叨念了无数遍哎呀你明天就走了。
(太神奇了,正写到这里师傅就来电话了囧。)
这些话听着温暖,就算不过是应景,但确实温暖。不知怎么那天就想看小Q,也许是潜意识希望:那些话若是出于真心的,该多好。

支行实习告一段落,体检那天测心电的老头居然说我不正常,吓得我手机掉在地上把口子送的馒头君摔了下来。后来去别家再测便没有问题,谁来为我的馒头负一下责。
接着开始名为「拓展训练」的两天培训,又跑又爬高又蹦又摔又滚,回家的时候我感到骨头在肌肉里上下颠簸,躺了两天没爬起来。
周一继续培训,不过是对着电脑聊天,数着钞票聊天,吃着饭聊天……等等聊天。那两周非常愉快,也许是因过于短暂而显得过分愉快。两周以后大家各奔东西,我留在分行国际部继续做学徒,一切又重新开始。
到今天,混了一个月总算也都能说上话了,明显这里人都更小心翼翼,不过倒也不觉得十分拘束。白天时候有活就帮着干点,没活就和L姐上豆瓣,或是和赤赤聊天,或是听大妈们讲家长里短,或是寻个空电脑到内网论坛上轮阿八。临下班大家一起看看片,徐姐家的小豆在上小二,放学就来,仿佛特别喜欢跟我玩。这么淘气的女孩子也是第一次见,柜台上爬来爬去不说,挠科长是一大绝活。
科长:不都上二年级了嘛,怎么还挠人。
W姐:上二年级挠得更快。
其时科长正在感冒,成日里咳嗽。
科长:徐姐你也不管你孩子,也不怕得猪流感。
迟早有一天我会忍不住的,科长实在适合被吐槽。
另外,保安小吴是个宅,时机成熟了就认个亲去。
还没挣上一个月的钱,今天就参加了入职以后第一个同事婚礼,即是校友又在同部门,不去总说不过去。一大早爬起来打车过去,吃没吃出怎样,一直在跟小豆玩。
入职的事说到此。

两星期前把头发染了烫了,所有人都一个问题「为啥烫?」
我也不知道,单纯讨厌刘海梳到一边贴在头皮上,被许久没见的初中老友看了说「好像你初中时候」。
烫了也没大变化,回到家妈问:烫了么?两星期后问:你什么时候染了?……囧。

发第一个月工资的隔天冲进百脑汇把wii入了,回家发现不能读自己刻的盘第二天又冲回去找店里的小哥。小哥也闹不清,找了个新机器替我重刷,于是一上午时间久耗在那里,看形形色色的宅,看成群结队的胖老外讨价还价。好容易刷完了发现问题没解决,小哥崩溃了,我一直在崩溃,只好找来阿皇,把她刻的各种碟试过才算完。等阿皇的时候我玩MH3,小哥?慕不已——因看不懂日文一直没玩;我玩胧村正,被小哥们鄙视说像影子传说;最后玩太鼓,老子安心施展一番结果阿皇来了……
wii果然受到爹妈欢迎,爸喜欢有氧搏击和马里奥赛车,妈喜欢草裙舞(喷)。因是用自己的钱买的,而且还有信用卡的钱没还,多少有些心疼,但这东西买的一点不后悔。

下班回家后不是在wii就是躺着读书,放在DS里看的,买回来看的,床头渐渐堆叠起来一些。
看了不知第多少遍「红楼梦」,越发觉得这是本职场指南。
看了本记不住名的清代小说,其中有句诗「浓情蜜意爽歪歪。」我翻回去确认了若干次,真的,是清朝人写的,真的。
看了不知第几界江户川乱步奖的获奖作品「猫知道」。第一人称并以真名出场的作者,一定有恋兄情节;相对的,她对其他人的感情过分冷淡。
后来知道这书出版极早,同龄人都在小时候读的,于是那两天也怀了旧,想找点小时候的书出来看。印象深刻的有本在小学图书室里借来的书,因那时常常积极去打扫,不知哪一门的领导同意我随意拿几本回去看。我那时倒是相当随意的,只拣厚的挑了一本,书名早忘了,只记得是捷克女作家的集子,其中一篇名作「庄园内外」,后来我一板一眼将这故事讲给妈听。如今我满世界去寻这本书才知道这作家聂姆佐娃并不著名,那书也早已绝版。我感到有些难过。
看了本在豆瓣里有人说看了一遍难过得不想看第二遍的法国小说「永远的山谷」,因没看完不多做评价,但觉得某e曾经用来形容「恋人はラムネ色」的一句话很切合:爸爸不在了,妈妈不在了,不知什么时候你也不在了,我在这里慢慢坏掉。——大概就是这种程度的绝望。

时间用在了别处,电脑被冷落许久。硬盘里堆着没看的电影宝塚剧没听的drama没吃的C76。电脑越来越慢,我却懒得装系统,渐渐懒得开电脑,或者开了也无所事事。
我仿佛活得像个人似的,只是偶尔看看九月的青空再听听「小さな恋の歌」时能勾起一点对11区的憧憬,但只仅此而已了。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9-12 15:26 | 日々吐槽

培训成果

老子要吐槽小广告,你XX的每天不发一条XX的XX是不是,器苦修!!
顺说这小广告有点可爱(滚
天儿真热啊~开放的姑娘一个人H真萨比西!
来吧,?紧求助救援部吧*心*
救你妹!

昨天的时候培训结束了,下周开始这批人要各奔东西。
啊啊,我就听不见L君和Y子的免费相声和岩哥的精彩吐槽了,难道我又要回到一个人萨比西地泡咖啡状态么?
无论如何先把工资发了吧orz
昨天下午啥培训感想交流大会,开始说和行长(一把)交流,让准备讲演稿啥的,果然行长开会去了,于是改部长交流,果然部长又有啥事了,最后变成和处长交流,处长听了5分钟接电话走了。
我把稿交完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说毛了,我说话了么(?)
上半场,左边Y子在写稿;右边岩哥在给某同事分析毛为「抉择困难」,写了满满一A4纸;我在神游。
Y子看了一A4纸的字回岩哥「也给我分析!」
岩「多晒太阳。」
俺「你缺钙。」
下半场,我终于有了研究成果。

顺说第四只是画了眼线的羊(kazuma么?
岩哥瞄了一眼「你画的?」
然后こそこそ不知在干毛,当俺看见的时候笑疯了。不苟言笑正经到死拿的包上面都带密码锁的岩哥,画了这个玩意——

题字是我题的,岩哥负责吐槽「兔羊是毛啊!」
又想到前几天L君讲得低级笑话,于是俺决定先画两只鸽子。

鸽子……
岩哥「你能不能不画鸡!」
其实这玩意画成鸡不是更猥琐么!
鸽子下面一只死羊……(那痕迹不是哈喇子

鸽鸽 下面 羊死了。
进俺这里来溜达的人都明白吧……

结完业去吃饭,诸如M子这种有考试的人,岩哥这种要陪夫人的人都没去。其余人闹了一通,我滴酒未沾,沾了一身烟味回家。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8-13 15:31 | 日々吐槽

关于凯旋门

不知分在哪一类,暂且算音乐吧……
雷?克的原作,小说没看完,主要来说说00年那部剧的感受。


主役是当时雪组TOP理事和ぐんちゃん,二番手香寿,意气风发的朝海、成濑,打酱油的瞳子。
CM拍得像电影一样,硬要我用个词儿形容的话,可以概括为俗气的两个字「耽美」。
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受到纳粹迫害的医生拉维克(理事)成为难民流亡法国,在国际旅店中挨延度日。某日他偶遇了死了情人的琼(月影),帮助她料理后事,两人从此堕入爱河。不久拉维克因被警察发现,驱逐出境,三个月后回来的他无法接受琼依靠别的男人(立树)的事?,两人分手。之后拉维克杀了迫害难民的?国军官,却同时听到琼被情人枪伤的消息。再次见到琼后,在琼的要求下拉维克给了她安乐死。之后万念俱灰的拉维克随着大家进了集中营。
从爱情角度来看这算个悲剧,所以整部剧的色调异常黯淡。
大部分场景都是在石青色的舞台上演相遇,背叛,死亡,这样一个故事与淡雅哀愁的旋律相映成趣。
最开始打动我的还是音乐,像是开场时那一段手风琴,香寿在酒吧门前的那一段唱?,旅馆里大家义愤填膺的那首曲子……
最美好的莫过于拉维克和琼重逢,拉维克送给琼一捧鲜花,琼说「这是我重生的象征。」随之响起起手风琴声,伴着琼满心喜悦的神情和身后若隐若现的旋律,理事唱起「雨の凱旋門」。

「雨が目にしみる 愛が胸にしみる
カルヴァドスのりんごの香り
パリの街で 恋をした
パララ パララ パララー
パララ パララ パララー」
实在太美好了,在舞台上究竟能营造出怎样一种浪漫啊……
?色布景只有高光,身后藏着手?雨伞起舞的行人。两人仅仅是相忘,嘴里轻轻哼唱雨的旋律。
PA RA RA PA RA RA……
即便只是写到这里我都有莫名感动,这曲子有种不可言语的美感……

其次喜欢的场景应该就是三醉鬼那里,无论是唱词还是舞蹈都非常到位,意思非常完整却不失美感,无论谁看到最后那个动作都会微笑吧,朝海怎么看怎么可爱w只是打个酱油也可爱~
替役的时候朝维克得是什么样啊……


最后想说结尾处那个舞大旗实在让我有点费解,也许是原作没看完,为毛看大家一本正经的雕塑状俺就想笑Orz
另外还有那个邪恶势力的大翅膀……这个有点太特摄了,我真……理解不上去Orz
不过这丝毫不耽误我看了不下8遍,有字幕没字幕一遍遍看,完全不觉得厌倦。
剧也好秀也好,看的懂也好看不懂也好,也许单凭理事和旋律就足够成为我爱上这剧的理由了。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8-08 15:19 | 同音吐槽

卒业(?)

今儿从离家5分钟路的支行实习卒业了嗯,集体发卡。
成哥是好人;
师傅是好人;
吕哥是好人;
小红姐是好人;
李姐是好人;
婷婷是好人;
营销科是好人;
结算科是好人;
行长是好人。

排名有先后。
老子会努力挣钱去沃德办业务的,师傅乃等着俺!

希望分行一样能遇到好人……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7-28 15:35 | 日々吐槽
俺,从06年开始就在说,俺,是个出走就回不来的娜拉囧(娜你妹
所以说爬墙也没好羞耻的嗯。

起因很简单,因本身是逆转饭,所以逆转要宝塚化个消息也一直在关注……
——但是从来没想过要看,官网上的定妆照非常那啥,俺觉得被雷到了。
而今年,不知是不是借着「逆转检事」的东风,对这领域一无所知的俺第一次看到了宝塚剧。
结果,第一眼看到兰寿的成步堂,俺的反应「竟然」是……
靠,太TM帅了!!!俺心目中的成步堂就是这样的!!!
……咦?这和第一感觉差的太大了…
于是从这一刻开始,俺扭曲了。
所以俺不是故意的(为毛要找借口

然后四处找各种剧目来看,由于不想看在线,又由于入道太浅论坛上无权限,只能抓着什么看什么。
人妖说「一粒沙好看」
正好下了96年雪伊,于是俺就看……了。
于是,俺……在不知不觉中一脚踏空掉进了名为轰悠的陷井。
俺真的不是故意的(够了!
俺只觉得俺的头上有轰隆隆的惊雷……
那鲁基尼太……神奇了。
那扮相+那名字,俺强烈的感觉到——不好!危险!MD太萌了!不对是太男前了!那整个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欧洲街头少年流氓啊!
后来看nico弹幕上云有意大利人说鲁基尼比意大利人还意大利人囧。
结果看完5个组的一粒沙后,俺还是只在repeat这部啊(捂脸

再之后的一周间就无法收拾了,俺没有看电视剧没有看电影没有听抓没有听歌——所有闲着的时间里都在看剧orz
因为都是在电视上放,间接导致我妈被我拉下了水。
我看逆转的时候她跟着看,似乎对兰寿并不感冒,但对男役表现出浓厚兴趣。
我看雪伊的时候她跟着看,非常喜欢一路的死神囧。
我看宙伊的时候她也跟着看,因为有字幕这一次她看的比较全,喜欢和央的弗兰茨。
我看幸せの庭的时候她还跟着看,迷上辽河了,之后只要俺开电视要看剧她一定指名要看一段辽河的舞OTL谁让她就喜欢大好青年呢……
下周订的理事的剧应该就到了,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妈轰成理事饭!
然后俺的人生目标就变更为努力挣钱跟老妈去看一场理事的公演!(白日作梦啊T_T

嗯其实还想去看DGS的公录(和老娘是没戏了
总之因为添了败家新项目,所以努力挣钱吧……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6-21 15:35 | 同音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