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まだ大雪

今年の雪は大変ね!

头发太长受不了周五下班以后就冲到常連的店剪了。
阿呆みたいけど…
然后觉得肚子饿,买了泡芙火腿沙拉和KFC。
回家才发现忘了买裙带菜,第二天早上吃毛啊!!

最近发生了点好事。
第一件,阿八要来了。
きったら何がしようか、なにがたべようか、そんなふうに考えが止まらないw
日式料理自助とか、太鼓の達人とか、人妖とか、阿皇马鹿とか…やりたいことがいっぱい〜
第二件,出差去上海。
为了报复,跟爹妈说我辞职不干了去上海玩。
結果本気で信じてわけ?
又遍告亲友打电话劝老子。
もう勘弁してよ、手放しくれないか?

明天又去一级考试打酱油……这回是真裸考了(虽然上次也不是假的)。
晚上相亲会,面倒くせに。
如阿八所说老子去吃苍蝇去,苍蝇什么样どうでもいい,饭好吃就好嗯。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12-05 15:11 | 日々吐槽

下大雪

给破电脑换了W7的系统,跑起来比原来快一点吧大概,可以勤快点删小广告了v

说起来上一场雪是在什么时候,绝没有今天下得这么铺天盖地。
阴了一整天,终于在下班的时候落下来。
外面一点不冷,整个天空是紫红色。
下车以后我觉得没点音乐会辜负这样的景色,于是把MP3打开了。
哎呀,正好是kannon的翼をください,提前有圣诞的气氛了v
路过便利店时买了牛奶和零食,拎着往回走时耳朵里是ニーナ。
这场雪真好,我走的大多数的路都只留下我自己的脚印。
在小区绿化带的中心站了一会儿,今天一条狗都没有,一个人也没有,四个角上的路灯上面覆满了白色。
那灯在我印象里从没有亮起来过,今天也仿佛盛装打扮。
非常安静。
我想起清涧寺4里伏见发烧,清早起来念的第一句话:
静かだ、雪がふっでいる。
过了一阵就开始透心凉了,接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
前些日子一群一群的野猫都绝迹了。
明天才周三,这礼拜过得好慢啊……
爬楼梯的时候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并不为什么。
ニーナ还没唱完,想想差不多也该把BGM换成卡农了。
不知道今年圣诞能不能找到人一起去教堂凑热闹。
忘记在哪里看到说成熟起来的标志包括不忘记梦想。
我的梦想是啥来着?
带爹妈去箱根泡温泉?
昨天信用卡邮来的时候带一本宣传品,5天4夜的东京温泉旅3299元。
这梦想是不是太世俗了点嗯……
……说起来梦想是毛?

想着明天总有三四个企业来结汇吧?我摁响门铃。
当家的气息扑面而来时,梦想什么的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11-24 15:11 | 日々吐槽

日日徒然

马力一开就停不下来,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上蹿下跳”。

比如——
明天两次难喝的中药;
早上晚上脸上抹的七八层;
冲三天直到彻底没有味道的茶叶;
午休时分无聊的祖玛;
面前站了人习惯性的问你好;
打电话的第二句下意识就说出:我是XX银行;
永远撕不完的报文;
大脑仅有两个区域:贸易/非贸;
午饭时的大枣红糖生姜汤;
月初时忐忑是否过了信用卡的到帐日;
不带现金;
习惯性留意各种护肤品;
蹂躏各种器械:复印机打印机传真机;
总是很着急,最急的是等电梯;
懒得开电脑,开了电脑只为下东西;
信用卡越来越多,额度越来越大;
八点钟上床;
一天结束后没心情,没期待,没希望。

一旦开始就难以终止。
有点害怕和旧友聚会,我什么也说不出,我的生活是一张白纸。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11-21 15:14 | 日々吐槽

一周间

这一周里我莫名其妙地从学徒变成苦力。
科里的赤赤调走去支行做部门经理,我继承了她的所有东西。
业务、桌子、椅子、柜子、电脑、章、客户、小豆(咦)
赤赤走的那天晚上科里去吃饭,科长张罗N久以为要吃毛大餐,结果吃的家属区里开的烤肉面片……那锅?的……吃完还去唱歌……orz……

然后莫名其妙地第二天就忙了起来,明明前一天还闲的聊天看电影,这一天就头不抬眼不睁干一天,MB的还持续了三天囧。
业务来的晚不说一来就二三十笔,一家不说还来N家,人不走等着拿回单不说还要做报文囧。
MB老子是货真价实GREEN HAND哇,汝们想让俺跑步进入正轨也不带这样的吧囧,弄得俺厕所也上不成好容易解决了一次三急回头看桌上又摆一堆,……囧。
俺本来就做的慢,临下班小豆(某个姐家的小孩儿)放了学又来找俺玩,结果被后面大龙哥一声怒吼给吓跑了。
怪可怜的,阿姨不是不想跟乃玩,阿姨是没长那么多手哇囧。
人家都消完账关电脑了,俺还在这忙三火四排票子呢orz
晚上还说好(一周前)请爹妈吃饭,俺于是越来越着急越来越着急。
最后去TMD,俺排完把票子扔柜里一锁,章毛的后天再说吧囧。总算及时下班。

虽然这三天累了半死,不过好在每天都有钱发。
工资+采暖费+车补,俺突然有了小小一笔钱,许多想买的东西又可提上日程。
とりえず……明天去剪个头吧囧。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9-25 15:19 | 日々吐槽

アネキ梦

因为感冒,昨晚上七点躺下,逆转检事了不超过二十分钟,睡着了。
半夜下大雨打雷,惊醒,上厕所,在床上翻滚。
终于又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毛长毛长的梦。

带着一个朋友去喝酒,那朋友比我小,相貌记不清,大概是一起入行的本科生之一。
记得要了两扎外加一盘炸小鱼(前天大前天,我的晚餐都是炸小鱼……)
酒吧里几个流氓大汉很不地道,要掳走朋友(女),老子于是生气了,仗着店里都是熟人老子吆喝把为首的吊起来,且,全裸。
为毛要全裸(?)
那流氓受了这般奇耻大辱便要报复,其手下在我胳膊上钉了个书钉(我真的不是化物语看多了!)
如老子这般冰雪聪明的人马上意识到,这书钉上有毒!
哇!怎么办!?老子难道会毒发身亡么!
然后就开始跑,朋友也扔了,一心只想着找谁帮忙呢?想了一圈,找阿皇吧囧。
为毛是阿皇囧。
跑哇跑,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跑在外文书店门前,而且是夜里,亮着街灯,马路上空无一人。我甚至知道阿皇家在哪个方向,从哪个胡同穿过去。
阿皇检查过后说无碍,神奇的是连马鹿也在。
接着又开始跑,因为流氓要追杀我,连带阿皇也要杀。
阿皇一家跑到乡下避难,我给爹妈打电话说快回老家,俩人于是就回上海了(咦?)
这时候又得到一项委托(谁给的委托),云一歌少女被困在磁带中囧。
毛哇啥年代了还磁带……
老子为搞到磁带又开始和流氓周旋,从此开始了亡命天涯的生活OTZ
以上不知所云就当啥也没发生吧……

老子滚下去玩偶像大师……
[PR]
# by albino_zuki | 2009-09-17 15:23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