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10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上海达拉斯之一田子坊

第三次到上海,终于被这个城市感动了一把。


十八号吃完晚饭将近九点,大通雇了旅行团的车拉了一些人回宾馆,另一些人去田子坊,被形容为一个曾经是古街,现在变成酒吧街的地方。

下了车,抬头看见的是小小的白色牌子,蹊跷地挂在两栋楼房之间,「田子坊」。这样小小的门脸走进去,是和上海普通弄堂一样宽窄的小路,两侧挤挤挨挨满是各样店铺。因为时间已晚,许多已经打烊。看门的大爷都对他的职业充满自豪,竭力推荐我们在「田子坊」牌子下留影,并一再对我们来访的时间表示遗憾。

「这个时候来还看什么田子坊呀?」

当时大通接待的人表示,大家只进去略转一转,之后就开车拉去钱柜唱歌。于是我们就像走马灯一样急急忙忙往前?,本以为只单单是一条弄堂,不想越走越深,走了三条弄堂还没走全,各种小店五彩缤纷奇形怪状,但走这一遍却一家店都没进去。

上了车之后我左思右想,就这么回去或是唱歌去肯定要后悔,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脱离大部队,形单影只地回到那些?色房子中闪烁的暧昧光芒里去。

从田子坊招牌下面突入,我直接冲到刚刚盯上的一家名叫ECOGOODS的店,一间童话样的小房子,几阶台阶上去的小门里氲着鹅黄色的灯火,有点像曾经在横滨看到的那间afternoon tea的调调。里面卖的是仿古工艺品和一些童趣的木质生活品,店员一男一女看起来像高中生。我徘徊在昂贵的木质壁挂和六十年代红卫兵用的茶碗间好一阵,最后被一套木质印章击中了,它旁边的瓢虫夹子也成为给亲友的手信。

从店里出来,冷不防从隔壁店的阳台跳下来一只尾巴尖上带白毛的?猫,趴在写着「ご越してください」的小?板旁边。我向它打招呼,它瞪着两只亮亮的黄眼睛。

这条街用一种未知的亲切包容我,那一瞬间我感动得仿佛要哭出来。

拜别小猫,我穿过吵闹的外国人酒吧,经过摆满泰迪熊的泰国餐馆;后面走着两个日本女孩,其中一个翻来覆去地向另一个求证:我觉得他喜欢我,你认为呢?我觉得他喜欢我;弄堂尽头长相酷似中东人的男孩用我不懂的语言讲电话;迎面走来两个相携的?国醉鬼……让人有种穿越到陌生国家的错觉。

我其实极想在那些室外的圆桌旁坐一坐,吃些甜食,晒晒阳光;也极想和朋友一起,在那个像「深夜食堂」一样的居酒屋外面,站着吃烤鸡串喝点啤酒,发发大龄剩女的牢骚。可惜我是一个人,于是我忍无可忍地打电话给阿谷:你在就好了,这里是乐园呀!这时再想想在长春桂林路夹缝中寻找格子铺的我们,是多么的悲摧!

打着电话进了一家店,里面一排排码着红宝书,保存古老上海影像的相册,小时候在奶奶家看到那种雪花膏。其时和阿谷讲电话的我正在绞尽脑汁想这地方的名字:田……田……店老板就接我的话:田子坊,在泰康路,坐九号线!

如果阿谷坐九号线就能来的话该多好……

几乎把所有东西都摸了个遍后,我给同事选了两张明信片。耽搁那么久只是因为楼上传来楼梯的咯吱声,我喜欢那声音。

走出门下意识地一抬头,楼上的住户伸着两支竹竿在晾衣服,和下面坐着喝咖啡的大鼻头老外相映成趣。

再继续走,我被店外面挂着的琳琅满目的手工手机链吸引,挑了一堆送同事亲友。不知道会不会受欢迎,我自己觉得每一只都好像从STUDIO4℃的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一见钟情。

再再继续走,并肩的国际醉鬼越来越多,我意识到回家的时候到了,一个人再游荡下去除了钱包会越来越瘪之外,只会平添寂寞。

忘记在哪家店门前摆着田子坊地图,封面好像同人志。我拿了一本,认认真真在后面的玻璃鱼缸里投5枚硬币。贵一点也没关系,因为这里是既池袋乙女路之后,第二个在我还未离开就开始想念的地方。回家和阿谷好好研究研究,下次再叫上那一帮人来泡吧吧。
[PR]
by albino_zuki | 2010-03-21 18:03 | 日々吐槽

反省会

不行了必须得记账了,周五开支现在卡里就剩三百了Orz
开支当天入新品洁面粉和晚霜还有蜜粉,周六入外衣一件wiifit一个,周日和阿皇逛街吃饭漫画面膜眼泪装皮包衣服同款鞋…
信用卡里还有一千多透支,报销不知何时解决。
17~20日在上海培训+群P。
小静:16请吃刺身!
刺老子算了!!!


下周一定做到一分钱不花!
[PR]
by albino_zuki | 2010-03-07 18:03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