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10年 02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妄想drrr!!

七话看完一激动,就写了这么个东西。
曾经也玩过,不过这次自己改了改规则,一首歌写一个场景。

#1:Yu-ta (Ergonomics Tempo) - The zirconia of a dull color

今天的池袋也很和平。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站在液晶屏幕前看电影新番的介绍。
那个男偶像我叫不上名字,但是五官却异常眼熟。
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结果,这大概是所谓的既视感吧?
手里攥着露西亚寿司的折扣券和演唱会的票,放学之前正臣塞给我的。
「约园原同学去吧!」他这么说。
明明有三张啊,为什么他自己不来呢?
经过了这么长的空白期,正臣多少变得陌生。
我散散漫漫地经过虎穴门前,顺手拿了架子上的派送印刷品。
……原来是同人志情报,红色的R18标志太显眼,这本子都有点烫手。
园原同学喜欢吗?
……这大概是狩泽小姐的爱好吧?
我把册子卷成筒形,重新放回去。
虽说还嫌早,我仍然朝寿司店方向走去。
不知不觉喉咙渴的不得了,经过seven-eleven的时候买点喝的吧,园原同学喜欢…

……嗯嗯,今天的池袋也很和平。

#2:YUNA - Fobidden

好好的在看电视,偏偏有工作找上来。
……真不想在看完ET之后出门,心都悬在半路上。
耳边的风声和机车的呼啸声交杂在一处,我惦记着电影下面的剧情,刻意将速度开到最大。
下午5点,阑珊的灯火显得慵懒。
我从森严手里接过一只箱子,把它送到指定地点后,折原找了过来。
「给你,新罗要买的东西。」
一个口袋里,四个灯泡,一块火腿,「尸体派对」的UMD,两瓶ASAHI。
他另外送了一张DVD在我手上。
「这个是我附赠的。」
——第九区……
我几乎下意识地向他扔出一个灯泡,他扬手接住。
「嘻嘻,到时候别吓得往新罗怀里钻呀!」
切。
他转身离开时我脑内狠狠啐了一口。
既然有了DVD,我也失去了急着?回家的理由。
车子驶过露西亚寿司时,看到静雄在椅子上抽烟,他略招一招手,我也向他点点头。
他大概刚刚追完临也,气喘吁吁。我丢一罐啤酒给他,看他沉默着喝下去。
「看见临也那家伙吗?」
我掉头要走的时候,他还忘不了来这么一句。
“他回新宿了。”我撒谎时别人看不到我的表情,于是静雄晃动着单薄而宽阔的肩膀消失在建筑物的缝隙里。
回家。
我继续开足马力,一路感受着春风料峭的寒意。
我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啤酒从两罐变成一罐,新罗这家伙又要嚼舌根了。

#3:Maisie - 欲層

——甘乐进入聊天室——
大家晚上好〜
今天到来良医院看望一位老朋友。
他说啊,隔壁病房的女孩明明腿没有断,还是霸占着个人病房好久。
除了男人之外都没人来看望过她喔,现在的年轻人啊〜
说起来呀,路上看见几个绑着黄头巾的男孩子在干架,被打那个人和他们还认识喔,不会是内讧吧?好可怕呀,「黄巾党」之类的。
对对,和那个什么「DOLLARS」是一路的,现在关系紧张得一触即发的样子,大概是争地盘吧?
DOLLARS有个平和岛静雄,很强对吧?但是不行呀,那一边好像有枪,再厉害的血肉之躯也抵挡不了啊。
哎呀呀,说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呢,帮派血拼什么的,就算是围观也会被误伤吧?
喔喔,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
?夜中什么怪物都出现了,没有头的骑手啊,红着眼睛用日本刀砍人的变态呀,腾空飞起的自贩机之类的…上次还听说有人看到一个少女,脖子上有一圈刀口缝合的伤疤,简直像头掉了再缝上去一样!
呐呐,头掉了再缝上还能活吗?再强的医生也不行吧?像那个头戴防毒面具,穿一身白大褂,拽的什么似的臭老头,他也不行吧?
如果能活的话,那就不是人类了吧?
哎呀,可怕可怕!我必须得走了,演唱会要开始咯☆
——甘乐离开聊天室——

罪歌:啊啊,我好像也该走了。
赛顿(新罗):甘乐桑…好像没有男朋友喔……

#4:MintJam – Labyrinth

我觉得有些事是不能做保证的,比如不迟到这件事。
和汤姆约在6点整,在brand X门口。
可是我在松本清看见了临也,停不下来一直追了一个小时。
我心无旁骛,只拼了一切在跑。血液在身体里沸腾着,我的大脑仿佛也燃烧起来。
这个人、这个人、这个人!!!
明明手里拿了那么重的行李,如何能转眼就不见!?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动不动就跑到池袋来的那家伙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就火大!
工作自然是泡汤了,汤姆也是前所未有的动怒。
他自己摆不平,那高中生杂碎逃跑了,据说还带着马子。
追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个人,差点被砍了一刀。
我被骂得狗血喷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会不会是罪歌?
大约也是我自己想多了…
上次幽打电话来也曾说过我自意识过剩,但我的意识根本不受我支配啊!
就像今天晚上应该很冷吧,我却感觉不到。
赛尔提,是赛尔提吧?像个影子般游弋在空荡荡的马路上。
我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并不想让她看见,但她还是看见了。
——新罗说她的视野比一般人宽广?
我得到了一罐啤酒,什么味道也没喝出来,但是情绪平静了些,身心都在慢慢冷却。
我想说谢谢,但是没说出口。
那么也该向会场移动了吧。
……周围怎么连垃圾箱也没有,空罐要丢在哪?
可恶!

#5:珠梨 - 黒い瞳

我几乎是奔跑着冲进net coffe,头发被汗水浸湿,拧成一绺绺。
啊啊,作为女孩子来说我也太不像样了吧?
下午涂的腮红都晕开来,反倒显得更自然。
美香说我的脸色差,红一点总是好的,不知道龙之峰同学会不会觉得太刻意。
登记之后我找到位置坐下来,整个瘫在椅子上。
好疲倦,心跳却仍然无法恢复正常的频率,耳边的声音也大过以往。
怎么才能平复,怎么才能安静?
我打开了那个聊天室的网址,看到这里的人还和平常一样,自己也仿佛回到了日常中。
傍晚和龙之峰同学一起吃了寿司,没有纪田同学的气氛有些微妙。
之后打算去看演唱会,可是我遇到了那两个人,想也没想就追了过去。
「对不起,我有急事,请在这里等我一下……」
我也许是这样跟龙之峰同学解释的吧?
……那个女孩子不是美香?但另一个确实是矢雾同学啊。
两个人疯了一样在街上逃。
我只是想帮他们一下,我只是想问问清楚美香的事。
我绝没有动手的意思,拔出刀的一瞬间我停止了思考,只任凭刀锋恣意游走。
应该没伤到谁吧,我已经这样竭尽全力地逃开,甚至割到了自己……
我不疼,只是疲倦。
龙之峰同学应该还在等吧,不快点回去不行了,演唱会也叫上纪田同学一起吧……
我拖着满身汗水站起来。
我要比以往更加克制自己,因为我没办法不在意矢雾同学。
——还有他身边那张酷似美香的脸以及,脖颈上骇人的伤痕。

#6:清風明月 - HAMELN

跑吧跑吧,两个人一起。
手掌的温度那样炙热,十指紧扣仿佛要溶为一体。
我的诚二,我的诚二。
我的幸福你是否也能体会?
你说你有非买不可的东西,贵得连波江姐姐也负担不起。
没关系你还有我,还有我。
有了我你还有什么割舍不下?
我知道了,那颗头,是那颗头对不对?
你的目光只是暂时停留在我的脸上,你自始至终都憧憬那颗头对不对?
没关系,没关系。
我来帮你把它弄到手,这件事容易到不值一提。
?金融的大叔,不就是他嘛,三百万,区区三百万而已。
钱一到手我们去找那情报屋,他说等一等,我们就等一等。
钱就在手里嘛,不急不急。
一个月,又过了一个月,眼看还钱期限已近。
头在哪里?头在哪里?
哎呀哎呀,讨债的追来了,所以我们——
跑吧跑吧,两个人一起
手掌的温度那样炙热,十指紧扣仿佛要溶为一体。
我的诚二,我的诚二。
我的幸福你是否也能体会?
你看你看,我的快乐写在脸上印在心里。
所以我们跑吧跑吧,两个人一起——

接下来去哪里?

#7:GARЯNA - 恋人

我的关节有些酸痛,我想应该不是因为刚才和那几个人动了拳脚。
这点伤能值什么?
我一个人饿着肚子在街上踢石子,看到赛门也提不起精神打招呼。
「哟哟,纪田,你的朋友在里面哟,一起么一起么?」
怎么可能跟他们一起,我伸手擦擦嘴角的伤口。
「今天没钱呀,怎么好意思让别人请。」
正说着,碰见刚从里面出来的门田先生。
「唷。」
他向我招呼,极短的一声,然后直奔车边抽烟的渡草先生去了。
大约是他看到我的伤口,不想令我尴尬。
接着狩泽和游马崎也走过去,各自向我挥挥手。
我瞬间感到孤单,但很快释然,这种孤单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继续踢着石子在街角流连,仅一面墙,一条马路,喧闹和落寞就被分隔开来。
我在自贩机那里买了一罐可乐,不打开,只在手里轻轻抛着。
远处传来机车的轰鸣声,仿佛可以看见渐渐拥挤起来的人潮。
门田先生的车子从眼前飞驰而过,后面追着穿白大褂的男人。
那些都与我绝缘,我只想静静的一个人。
我站在来良医院对面的马路上,那盏灯亮着,这让我无法安心。
我犹豫着是否要进去,边犹豫边踢石子,边犹豫边抛可乐罐。
7:40。那盏灯熄灭了。
我打开饮料一口喝干,踏上回家的路。

#8:JINK – EFIL

电影演到一半,临也来电话。
赛尔提向来讨厌他,我同他联系总有点小心翼翼。
「有件东西要从你老爹那里运到我这儿。」
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与那家伙扯上关系。——当然工作是不分好坏的。
赛尔提走的极不情愿,我知道她肯定有点害怕,临也说不定刻意选在这时候。
所以不能让赛尔提白当这差,我将要的东西列了清单。
「东西送出来了?」
「是啊。」
我歪头夹着电话,手里削一只苹果。
「你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问你总归会说无可奉告吧。」
「我不告诉你就会问你老爹吧?」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值得我不耻下问吧?」
「不问问怎么知道嘛。」
……
刀子割到了手。
「说起来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什么啊,刚才开始就欲说还休的。」
「我是无所谓啦,不过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吧,你和赛尔提。」
「快说啦!」
「……八点钟。」
「八点钟?」
「圣边露莉和羽鸟幽平的演唱会呀。」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大街上狂奔了,仅仅剩20分钟,来不来得及啊。
最重要的是,我本来想给赛尔提一个惊喜,现在看来彻底泡汤。
我一边跑一边飞快地敲手机键盘。
「赛尔提,你在哪?」

#9:あゆ深 -駆ける願い

「接下来去哪?」
渡草先生这么说的时候表明他心情很差,因为他在不经意间意识到自己的司机身份。
「距离live还有20分钟,还可以在附近转转。」
小游马的提议不算坏,于是我举手支持。
「得先去加油吧?」
渡草先生不理我们,自顾自调着音响,很快飘来那首熟悉的曲子。
「走り続けていた〜駆ける願い〜」
不过是摇头晃脑地跟着唱两句,很快就收到渡草先生的吐槽。
「闭嘴啦,不要糟蹋小露露的歌!」
我不过是预习而已,正想这么回敬他,放在口袋里的手不觉碰到几张揉成一团的纸。
「票子!票子还在我这里!」
「忘了给赛尔提和新罗了?」
「还有静雄啊!」
「静雄有内部票吧?卡斯塔诺给了五张?」
「唉唉,浪费了可不好呀,叫谁去好呢?」
「赛门?」
「折原先生?」
小田田似乎忍无可忍地回过头。
「你们烦不烦啊!在门口卖给黄牛就好了啊!」
我想小田田一定很讨厌折原先生。
这时不知谁的手机响起来,小田田接起来的时候,那边声音大到整个车里都能听见。
「你们、你们在哪!?票、票……」
「我们倒是距离露西亚寿司不远……」
车子在转弯的时候看到形单影只闷头走路的小纪田,正想摇下窗子叫他上来一起去,却见那个有着漫画主人公般名字的男孩和眼镜少女过来拍他肩膀。
哎呀,这样最好了,果然还是同龄人在一起比较开心吧?可是票子要怎么办……
「啊啊啊啊,我看见你们的车了!」话筒里的声音近的不用电话也能听得见。
我四周看了一圈,果然见身着白大褂的新罗先生在后面跟头把式地跑。
「停下停下!!」
「我说啊,你这家伙平时缺少锻炼吧?这么跟着我们跑过去怎么样?」
小田田啪地扣上手机,渡草先生适时地拧大音量。
「二人で描けばいい〜」
我和小游马一起放开嗓子唱起来。
哎呀哎呀,这么兜风真快乐!
可惜这样的快乐没持续多久,赛尔提很快?上来,愤怒地敲我们的窗子。
「你们这群家伙!」
新罗先生坐在后座上,紫涨着一张脸,想骂却氧气不够的样子。
之后我们便保持一定距离并肩行进,终于正点到达会场。
紧随其后的车子上载的居然是静雄汤姆,略点点头他们便进去了;更想不到的是再后面一辆车上下来的是折原先生和纪田他们一行,幸亏静雄不在眼前,不然演唱会也要看不成。
「我让他们搭个顺风车而已,并不是要看演出喔。」
折原先生靠在门上,分明是堵着不让进的意思。小田田丢给他一张票,他倒也没废话,一蹦一蹦地进去了。
接下来的票要怎么办?
小田田犹豫了一阵,给了两个在门口徘徊很久的情侣,男生也穿着来良的校服,和小纪田他们是同学吧?
这下总算皆大欢喜,我推着小游马进到会场里,一面无所顾忌地唱着。
「あたしがいるのなら、その形は、二人で描けばいい〜」
啊啊,今天真是楽しい!

END。
[PR]
by albino_zuki | 2010-02-19 18:05 | 同人作品

本命麺とお話しバトン

偷了个问卷,这玩意这么玩太有趣了捶地
下次再做个妈妈C的噗。
下下次再做个闺女姑爷的(你够了!

More
[PR]
by albino_zuki | 2010-02-09 18:08 | ACG吐槽
01.01
开始玩hibiki的时候刚刚读完暗黑童话。
少女,嗯,乙一的主角也是少女。
所以我觉得这俩东西可以连起来囧
闺女姑爷天天解决那超无聊的悩み太屈才了,让美少女都去死去死吧!(滚
所以就有了这个产物,先挖下去,反正剧情是现成的,也不会长,慢慢填。

DGS和暗?童话的里同人,绝非原创。

02.09

虽然不确定会写成个什么东西,但闺女姑爷该萌还是要萌的。
反正暗?童话都读过了,下面该发生些啥也都知道,光是暗?也就没什么意思。
最近正在萌家暴生子啥的(我在说毛啊……生你妹的子啊生羽〇野啊←这捏他是毛啊掀桌
用真名写有点危险,要不还是锁上吧?

More
[PR]
by albino_zuki | 2010-02-09 18:08 | 同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