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9年 06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俺,从06年开始就在说,俺,是个出走就回不来的娜拉囧(娜你妹
所以说爬墙也没好羞耻的嗯。

起因很简单,因本身是逆转饭,所以逆转要宝塚化个消息也一直在关注……
——但是从来没想过要看,官网上的定妆照非常那啥,俺觉得被雷到了。
而今年,不知是不是借着「逆转检事」的东风,对这领域一无所知的俺第一次看到了宝塚剧。
结果,第一眼看到兰寿的成步堂,俺的反应「竟然」是……
靠,太TM帅了!!!俺心目中的成步堂就是这样的!!!
……咦?这和第一感觉差的太大了…
于是从这一刻开始,俺扭曲了。
所以俺不是故意的(为毛要找借口

然后四处找各种剧目来看,由于不想看在线,又由于入道太浅论坛上无权限,只能抓着什么看什么。
人妖说「一粒沙好看」
正好下了96年雪伊,于是俺就看……了。
于是,俺……在不知不觉中一脚踏空掉进了名为轰悠的陷井。
俺真的不是故意的(够了!
俺只觉得俺的头上有轰隆隆的惊雷……
那鲁基尼太……神奇了。
那扮相+那名字,俺强烈的感觉到——不好!危险!MD太萌了!不对是太男前了!那整个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欧洲街头少年流氓啊!
后来看nico弹幕上云有意大利人说鲁基尼比意大利人还意大利人囧。
结果看完5个组的一粒沙后,俺还是只在repeat这部啊(捂脸

再之后的一周间就无法收拾了,俺没有看电视剧没有看电影没有听抓没有听歌——所有闲着的时间里都在看剧orz
因为都是在电视上放,间接导致我妈被我拉下了水。
我看逆转的时候她跟着看,似乎对兰寿并不感冒,但对男役表现出浓厚兴趣。
我看雪伊的时候她跟着看,非常喜欢一路的死神囧。
我看宙伊的时候她也跟着看,因为有字幕这一次她看的比较全,喜欢和央的弗兰茨。
我看幸せの庭的时候她还跟着看,迷上辽河了,之后只要俺开电视要看剧她一定指名要看一段辽河的舞OTL谁让她就喜欢大好青年呢……
下周订的理事的剧应该就到了,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妈轰成理事饭!
然后俺的人生目标就变更为努力挣钱跟老妈去看一场理事的公演!(白日作梦啊T_T

嗯其实还想去看DGS的公录(和老娘是没戏了
总之因为添了败家新项目,所以努力挣钱吧……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6-21 15:35 | 同音吐槽
(ONO)D.(ONO)M.(HIRO)C

金发恶魔来必然カオス,但是没想到会是姑爷发疯恶魔捧臭脚闺女绝句的局面…
上来金发恶魔就摆低姿态,如中二少年一般——这里我想到他不会是響里那个不请自来的正太原型吧囧——又学姑爷起名:おのまー(通称小野妈);
又称姑爷为前辈;
又告白:为了能广播上手,我听了五遍DGS的DJCD~
五遍……
于是乎无论是闺女姑爷合唱的那三首歌,还是メガCD对话,还是那超恥ずかしい的dear letter,小野妈都记得一清二楚,听他絮絮叨叨我有种:别装啦,你俩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嘛~的感觉…或许私下里他已经狠狠吐过嘈了(?)
最重点的是持ってきて歌,小野妈就那么唱起来啦,姑爷这个¥%……&#就跟着high了orz
要命的是,姑爷唱着唱着……
「持ってきて〜
持ってきて〜
…アルパカ」
咦? 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另外小野妈想加入下一张CD,总觉得既然在节目里说就已经是确定的事了。
关键是,小野妈是个啥角色?如果要在CD里出声的话,肯定不是能是猫了吧囧。

接着就到了崩坏最严重的CM环节,这种カオス是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姑爷你这人来疯啊啊啊!
闺女一点声音都没了(说起来貌似也感冒了。

谈话室:用30s描述一个东西。

又是姑爷先来,「でんこいゲーム」について。
问了口子和阿妞,这玩意就是shirufu这期的附录CD。
这帮人是想宣传吗?姑爷说完了谁知道这是啥啊囧。
「でん=おでんのでん こい=こーいこいこいあついあついあつあつっ」
……囧。

然后是闺女,「帝国海軍」について。
完全无捏他,说的全是废话orz

最后是恶魔,「S.L.H」について(靠诹访你太邪恶了
但是这里毕竟不是osha木,オッサン見事的避重就轻了。
SLH他肯定没看过,但从字面上来解释,恶魔缩略为一句话:
「カッコイイ、全てが」。

谈话室结束后恶魔就要滚了,让他说最后一句话。
悪魔「じゃ…DEAR LETTERを…」爆
闺女「一言です!!」
悪魔开始蹦字儿「この…憧れの…ディアガールストーリー…に出て」
闺女忍无可忍「(你TMD)響演の宣伝!!!」
悪魔「あっ、そっちか?」
哎呀恶魔太可爱了ww
悪魔「あっ、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姑爷「また来てね」
悪魔「本当ですか?」
姑爷「(即答)嘘です」
姑爷GJ!!!

不过真希望恶魔多来几回,小野DM产生雰囲気太美好了w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6-07 15:44 | DGS吐槽
BGM:WORLDisMINE - 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

六月初的某个午后,雨淅淅沥沥下了好一阵才停,天却没有放晴的意思。
他跟在小野后面走,看田埂边松软的泥土上拓出一行脚印,看那新皮鞋上斑驳的泥污——想是自己的也一样,不禁觉得有些狼狈。
「前面就是车站了。…浩史,你累不累?」
前边的人忽然停下来,来不及放下手里的若干口袋,慌慌张张满身寻着。梳到后面整齐的刘海结成一束束落在额头上,汗水顺着鬓角流淌。
他于是递自己的手帕过去,却不似往常一样大大方方替他擦。
小野道着谢接过来,露出略带歉意的笑容。
「浩史,你累不累?要不要歇一下?」
话虽这样说,周围并不能找到可以坐下来的地方。
「不累,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在拿,分我一些…」
「不用不用!东西不重,真的!」
小野的笑容有些僵硬,随即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
他想不起几时起两人变得这般客气,袋子里装着小野家人送的土产,明明是自己的东西……
「过意不去,还要你送出来……」
「哪里的话,浩史那么忙还特意捧场,道谢的是我才对。」
「并不是……」他在心里说,即便是在心里,后半句仍然咽回去,单单自我催眠般重复着「并不是……」
晚上还有工作,不得不在天?前?回东京。一群宾客里小野执意要送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太多寒暄客套令他精疲力竭,他没来得及拒绝,甚至怨恨小野不自然的殷勤。
他于是缄口不言,两人溶入傍晚潮湿的静谧里。
云渐渐变得稀薄,倾泻而出的夕阳渗透在小野西服的褶皱中。
橙色的天空,橙色的小野,自己躲在他长长影子里。
「啊,天晴了,是火烧云!」小野仿佛故作轻松地东张西望,「明天是个好天呐…」
「嗯…」他揉揉酸涩的双眼,附和着回答「这里视野开阔,景致真好。」
「对啊对啊,空气也新鲜,人也少……这次浩史待的时间太短了,下一次好好住上几天吧。」
「我哪有时间啊!」
不知不觉就恢复以往的说话方式,小野保持着笑容,一面回答「说的也是」,一面搔搔头发。
「不过啊,浩史想来就来吧,我妈非常欢迎!」
「只有妈妈D欢迎……」
「爸爸D也欢迎!婶婶D也欢迎!叔叔D也欢迎!」
「……」
你呢?
他在心里自问自答。
你那时早已不在这里了。
「…来了就住我家。啊,车站到啦。」
小野一直没回头,自顾自地走,他庆幸自己的情绪可以全部藏匿在沉默里。
「下一班车还有十几分钟,等一下吧——要不要喝点什么?」
把行李放在长凳上,小野跑去确认了时刻表。
「不渴,不用了……」
他说着坐下来,小野踌躇一会儿也坐在旁边,一边发着牢骚。
「文化放送真是不尽人情,一定要?在今晚录节目。」
「没办法啊,你的代打都找好了,时间上怎么都要配合一下。」
「还是杉田君?啊啊,找他也确实不容易……东西就拜托浩史交给他了。」
「什么啊,我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回去你自己给他。」
「诶诶?红色袋子装的是给杉田君的,蓝色的给安元,白色的……」
「好麻烦呐……」
「说的也是,嘿嘿。」
小野又轻易放弃了自己的主张。
「算了不给他们了,浩史你都留着吧。」
「怎么可能,笨蛋!」
「嘿嘿…」
小车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都忍不住压低嗓子,看似交流着怎样的秘密。
他发觉车站的警卫员探头向这边张望,忍不住要笑出来。
——说出来的不过是无谓的谎话,秘密都藏在心里。
「……小野君,唱个歌吧。」
「诶?怎么突然……」
「唱个热烈点的歌,今天是个纪念日嘛。」
「啊,这样吗?但是其实这种时候反而不想唱欢快的歌呢。」
「……为什么?」
「怎么说呢,那种歌反而不适合释放情绪吧?」
「咦,有这种说法么,我是不太懂……就唱想唱的歌吧。」无非是光GENJI或者雨音之类的,他想。
「好。」小野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挺直身子。

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レストランにいきたい……
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ブランコに乗りたい……

这是首陌生的曲子,纤细柔软的旋律如泣如诉。小野唱得很轻,歌词都隐隐约约,但那句「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却格外清晰。

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すべては始まる……

他想他无法再听下去了,歌声如针一般扎在心里,痛得他几乎要喊出声。
正在这时,小野停了下来。
「浩史,世界终结了以后,一切就会重新来过了吧?」
他回答不出,他把头埋在双臂中间拼命地压抑心脏过激的跳动。
「……你干嘛唱这样的歌?」
好容易他挣扎着接上话,扬起脸来。小野却并不回答他,只直直地望着对面的车轨。
「浩史,世界终结后的第二天,你想做什么?」
「是啊……做什么呢?」他搭讪着站起身,看到救星般的电车远远驶来。
「啊,车来了。」小野如梦方醒,倏地也站起来,随手拎着他的行李。
「……可是世界根本不会终结嘛!」他想拼凑一个笑脸,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这一次小野也没有笑,沮丧般地低下头,嗫嚅着回答「……说的也是。」

「那么我走了,代我向家里人问好。」
「好的,下周录节目见!」
电车停在眼前,他终于迈开了千斤重的腿,接过小野手上的口袋。
即便上了车,即便关上了车门,泪水却仍迟疑在眼眶里。
「浩史!浩史!」
小野敲着他座位边的窗户,摆着并不灿烂的笑脸。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谢谢你。」

车子开动了,那张笑脸,那个声音很快被满眼金黄色的夕阳代替,那句「谢谢你」却如魔咒般在脑海里盘旋。
他拼命用自己的声音掩盖。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喊。
「笨蛋!笨蛋!!」
直到整个人脱力般靠在窗边,连泪水也只是静静淌下来。

「答案明明就在你的歌里……」

世界の終わりの次の日に、君に恋がしたい。

世界终结后的第二天,
我想……和你恋爱。

END

一点废话:
其实写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一直是「木枯しに抱かれて」里的那句「切ない片思い、君は気づかない」,所不定那个更适合做BGM?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6-01 15:46 | 同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