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9年 01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Masquerade

(「雨夜水镜」番外)

BGM: love solfege' - agitando malaugurato di ali

司先生的宅邸很气派,丞自己坐车,直绕到城郊。要不是远远就看见荒野里一处浩浩的灯火通明,他怕是早就迷路了。那许多尖尖的房顶连在一起,与其说是公馆,倒不如说像欧洲人的庄园。据说在明治时代,司先生的祖父辈有伯爵的头衔,这一宗族世代都乐善好施,名声在外。
丞参加这次晚宴一半也是慕名。他礼服倒是不缺,?色燕尾服,领结也是搭配的,只是常年压在箱子底儿早变得浑身皱纹。启看他穿上,立刻笑出来,他于是满脸通红地送到外面去洗。回来后发现启早接了电话出去了,留下一张字条,令他自己叫车过去,知道他身上没多少钱,特意在旁边压几张票子。丞摸那钱虽有些烫手,到底还是揣进口袋里去。
侍者一开门,里面的光亮和欢声一股脑倾泻出来。丞只见满眼的金碧辉煌,一时间东西南北几乎分辩不清,向前向后走总像要撞到人踩到脚。宴会大概还没开始,大厅里没有音乐,光线也暗,客人只是三三两两地站着聊天,且并不见女客。丞四下里寻觅,找不见一个熟面孔,这时过来个侍者,躬一躬身给他一个面具,他在国外也见过,遮一半脸,怪模怪样的。他一时兴起,放在脸上比划比划,见四周并没人戴便也放下了。不多时光线亮起来,女客戴着面具入席,一时间花团锦簇眼花缭乱。男宾纷纷也戴上面具,丞立刻慌了手脚——这下子找人便是难上加难了。
「——欢迎光临!」
站到前面致辞的矮个男人大概就是司先生,同样用面具遮脸,声音带点稚气的清脆。丞顾不得听他一番讲演,东张西望地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看见?西服窄肩膀的总忍不住拍一下,一讲话便意识到认错。最窘迫地是居然认错男装打扮的女性,丞听说社交界有这样一号人物,平野大尉的千金,叫做绫的,不过十七八岁,平日最喜男装,穿上也显得英姿飒爽……这些自然也是启说起的,丞听他这样夸别人总有些不自在。然而百闻不如一见,?丝绒洋服配一张粉雕玉琢的脸,着实令丞吃了一惊。
「什么事?」
转过身来,她向丞点一点头。声音倒是娇滴滴的,一点不沙哑。
「啊…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丞忙低头道歉,不期这时音乐响起来,伴着一串钢琴琶音和豁亮的女高音,三拍子的舞曲拉开序幕。
「……认错人也算有眼缘,不如请我跳个舞吧。」
绫一面嘴角上翘,大大方方伸出手去。丞分明没这个意思,却又自觉不该让女士尴尬,另一面他又带着报复心里——启说不定会看到吧?于是便极绅士地行一行礼,拉住了绫的手。
丞在英国这样的场面也见过一些,接触的虽都是学生,学的倒也是地道的礼仪。跳舞虽说不上精通,总归也算熟练了,加之他个子高些,腿长些,姿态是非常优雅的,旋转时那飘起来的燕尾服后摆也显得颇为潇洒。
绫是社交场的老手,跳舞这种事自然轻车熟路。丞快她也快,丞慢她也慢,行云流水应对自如。两人配合得默契,绫又是男装,舞池中惹人频频侧目,很快便围成圈子,向这两人喝起彩来。
丞愈觉得意,忍不住四下张望,却仍不见启的身影。
「你的舞跳得好……怎么总是心不在焉?」
绫轻轻一笑,把他视线勾回来。
丞有些不知所措,脚下方寸也乱了几分。绫笑得更欢,丞对她来说是生面孔,一切都显得新鲜。
曲子到达高潮,绫的舞步越加狂野。现在是她带着丞在跳了,丞不得不集中精神随着她,不知不觉与她目光交汇。
「为什么不笑呢,抿着嘴仿佛在生气一样,不满意我这样的舞伴么?」
绫仰起脸,看不清晰的表情里透着烂熳。
「哪里,不敢不敢。」
丞于是陪着她笑了,努力使自己笑得完满。
「哎呀哎呀,笑起来多么好看!」
又转一圈,绫的手不觉间摸上丞的脸,敏捷地摘掉他的面具,随手扔在一边。
丞慌了一下,却还算镇静地维持笑容。
「这样太失礼了吧,小姐。」
「呵呵呵,把这样一个美男子用面具埋没才是失礼吧?」
绫笑得更响,丞也只得笑脸相迎。
忽然,他察觉有人从视野里离开了,轻轻地,步子却是极快。
是启吧!丞没发觉自己变了脸色,一脚踩在绫的鞋子上。
正巧一曲终了,他顾不得众人的掌声和也顾不得绫的嗔怒,匆匆忙忙向启追过去。
很快音乐声和欢声笑语隐在身后,踏在大理石走廊里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启走在前面没有停下的意思,丞也本是跑着,此时也放慢步子跟在后面。
走廊很长,走了许多时候,突然启转个弯消失在墙壁后面,丞连忙跟上去。
那整面墙挂着一副大壁画,对面的窗子透过来微明的月光。启靠墙站着,整个人染成银白色。
「……你还追来做什么?」
他显然是在赌气的,为了压抑这情绪便沉着嗓音说话,听起来却像撒娇了。说完脸就转过去,两臂不自如地环在胸前。
「呵呵——」
丞笑起来了,他为他自己的胜利满心喜悦,几乎要得意忘形。
他轻轻抚上启的脸,令他看向自己。他感觉到启在颤抖,眉头丝毫不放松地皱着。
生气了,确确实实生气了。
这个人气到浑身发抖,气到矜持也忘了——因为自己。
「我追过来啊……」
怎么办,总要负起责任来吧?
他把脸靠过去,鼻尖几乎碰到一起。
「是为了吻……」
最后一个字他没能说出来,启扳着他的头用力咬下去。
疼是疼的,也许还破了,丞却怎样也舍不得放开。
这是怎样甜蜜的一个吻啊,他只满脑子寻找合适的形容词了。

end

我只是抽了只是想看某人当炮灰只是有点憋不住只是觉得这曲子太萌了只是嗯……
雷着了别轮俺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1-21 16:21 | 同人作品

DGS二期公录repo整理

迟来的整理(迟太多了吧
但还是想吐槽。
综合nico上repo以及日饭日志repo。

8月31日 DGS公录

・开场前5分钟,小林大胖登场。
舞台画面:
「5分前ということで、体重150キロの人が前説します」
「これからちゃんこちゃんこさんの面白いことをします」
BGM是「射手座午后九时don't be late」(大胖主题曲)
大胖说话结结巴巴地宣布公录注意事项,底下笑他就怒了「おれの話を聞けぇー!」
之后还教大家练习用扇子扇姑爷闺女,为了后面画猫给评论做准备。

・CD登场,COSPLAY装,惯常挨拶。
C「不说もす了?不说もす么?」
D「もーす!」
闺女继续下面内容,姑爷到舞台右侧珍行动去了。
张牙舞爪喊「もすもすもす——」
好容易台下开始跟着回应,闺女哒哒哒走过去用力一脚。
姑爷故意瘸状,半天无语。
C「喂,听没听我说话!」
D「没事没事……只是比预想的还疼囧」
肯定是设计好的,但是闺女太使劲了(咦)

・去了有2成的DEAR BOYS。

・人非常挤,大胖戴着響的护腕给现场观众发贩售物清单,手脖子居然勒出血。
闺女在台上还关心一下「早点拿掉比较好吧?」
护腕就是这个:

大胖子的手腕看来不能戴普通尺寸的护腕……

・关于衣服的感想。
D「热死了!」
上衣脱下来系在腰上。
闺女斜着眼睛看觉得「这样不错呐」。

・说标题时两人目配が合う。

・闺女开始脱衣服想鼓弄到腰上,但是弄不好。
姑爷连跑带颠过去帮着脱。
台下「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wwwww」
闺女因为衣服脱不明白还得姑爷来帮赌气不说话w
哎哟这气氛怎么回事,台下的娃们太爽了。
为毛闺女脱衣服会这么不熟练而姑爷这么熟练!!
(我需要冷静一下)

・马赛克かみ☆すた。
プレンプレンダンス,闺女用台本挡脸,姑爷跟着左摇右摆。
メイド一発ギャグ,(video里姑爷故意把撅起お尻给闺女看)现场姑爷配合做メイドだにゃんにゃん的动作。
闺女非常不爽。
video放完了。
闺女「我突然不会说话了- -」
……除了ツンデレ我还能说毛。

・腿毛。
D「听说要cos腿毛又剃了。」
台下「想看——————————!!」
C「剃毛干毛啊!cos又看不见!」
D「诶?真的看不见?」(估计笑得很CK)
开始解左脚上裤子扣子。
C「你够了!恶心死了!」
姑爷把裤子卷起来。
台下「綺麗綺麗〜〜」
姑爷骄傲地展示脚,心满意足状。
C「どうでもいいや」

・光着一条腿的姑爷读广告。(喷,声音还很カッコいい)
闺女把话筒关了笑,估计笑得很崩溃。
好不容易笑完了开话筒指着台本修正姑爷。

・姑爷弯腰系扣子,话筒掉了被闺女吐槽。
椅子搬上来后闺女入座,话也筒掉了。闺女向会场道歉。
同时姑爷的水也掉了,闺女捡起来给他重新回去坐下,姑爷一直在右边转来转去。
这是干毛啊!我怀疑姑爷那水是往地上扔的

・闺女「一、二!シル腐談話室〜」姑爷「……谈话室〜」
没合上拍又被闺女踢一脚。

・さや上来一边喊もす,拿了个大口袋里面都是糖。穿着DGS的T恤,脖子上挂着DGS的毛巾。
在右边转了半天的姑爷一蹦三跳一边喊着「さや〜さや〜」回到闺女身旁坐下。
身轻如燕的姑爷啥样……好想看呐~

・さや说画猫苦手,闺女「么问题,帮助少女解决烦恼这就是——」
俩人站起来又目配が合う「DEAR GIRL STORIES!」
够了你俩不要再眉目传情了!

・画猫,姑爷动作异常慢,闺女催好几次。
闺女画的时候姑爷和さや进行大爆笑谈话……被cut了。
77话里面有人问起来到底说了啥。
其实是完全没意思的对话,姑爷口误了所以才会被cut啊!

・DEAR VOICE的时候。
「ヒロC、かわいい!」姑爷把话筒关了跟大家一起喊,还喊了好几遍w
「オノD、気持悪い!」「わかってるわ!」闺女斜着眼睛看姑爷,一副「你真知道么」的样子。

10月26日 DGS外传

关于DC俩人的VTR。
C「大家好,我是ヒロC」
D「我是オノD!大家摸〜死!」
会场「摸〜死!」
D「摸〜死!」
会场「摸〜死!」
D「摸〜死!」
会场「摸〜死!!」
D「嘿嘿嘿」(貌似摸得很爽)
C「……那么,虽然我们没到现场,但是还是来了很多人的样子。真的很感谢大家……」
姑爷想起啥似的会心一笑(OH NO!)
闺女一直在认认真真地谈想法。
D「(乱入)再来一次摸〜死!」
会场「(大爆笑)摸〜死!」
C「……」
用眼神杀死姑爷中,参看这个眼神:

D「(全然不觉)摸〜死!」(够了你)
会场「摸〜死!!」
D「摸〜」
C(摸你妹啊摸!)オノD咚——!!
请用这个兰花指脑补:

姑爷直接镜头外了,闺女54姑爷继续真面目地进行talk。
……姑爷半天没回来。
终于回来的时候……头发乱七八糟的
之后开始俩人talk,说如果工作结束了就想到现场之类的。
D「不好意思哇,我们俩这么OFF(扫兴)。」
C「…off是么?那我走了。」
D「囧,没off,on on on on!工作工作工作!」
C「是啊,是工作呢没办法- -」
然后是俩人平时方式的谈话直到VTR结束。

以上,迟来的吐槽。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1-17 16:21 | ACG吐槽
アクルグ解析による自由への教唆編曲目解说

好像已经成为惯例,我觉得至少得在这里更新。究竟听过作品的人比较喜欢什么,我一直对此抱有疑问…啊!你好,我是オ/ー/ギュ/ス/ト/棒。
这一次,做了一张概念性很强的专辑,并不是人人都能理解其中的含义,所以我将在此对曲目进行解说…啊!新年快乐。今年也请多关照。

1.dusk cage  

这张专辑绝不是明快的,之前就决定将灰暗意象具象化贯彻始终。首先的开场曲则是一首色调非常浓重的曲子,但仅仅强调沉重是不够的,需要把沉重的方向性分散开来,然而这首开场曲却直奔主题,令我感到很头痛。结果只好把之前专辑的草稿改动成轻快些的风格,重新调整分配整体的感觉,在此基础上进行制作。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够稳定,已经开始觉得这大概就是我的作风吧。和录音时候来拜访的烈火桑、录音师的鸿篇巨制比起来,不过只是规模很小的曲子。也想做做30分钟长的那种曲子啊——

开篇的管风琴很气魄,典型的哥特味道,琶音仍然很闪亮。片雾的声音果然是用在这里最美好,底气十足,非常有气势。并不能说是很重的一首曲子,或者说不是一味沉重,按松本所说的直奔主题是没错,但是主歌部分那么高亢鲜亮的旋律倒像是?暗里的光芒,整首歌也不显得如前奏那么阴郁了。

2.agitando malaugurato di ali

有一次和STAFF大家一起去唱K。我很少去,那回STAFFガ/タロー君唱「チャーラーヘッチャラー♪」,真是异乎寻常的恶心,当然那种事无所谓。鮎的告别方式很有趣,于是我想好,就这么办!过个有颤音感觉的冬天!于是就这么写了曲子。诶?只用颤音来告别?现在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违和,尽管如此,曲子成型了还是好的。我唱了石川さゆり的「天城越え」,没错,也很恶心。

泪流满面,整张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居然是在恶心恶心的情况下完成囧。三拍子弦乐钢琴以及鮎的唱腔,很中规中矩的古典风格,像是舞会上那种轻快的舞曲。颤音很美啊!就算是告别也是非常愉快的告别。

3.the wise snake

乐谱自暴自弃地弄成全?了,会惹怒加藤桑的典型曲子(笑)。谁都会认为曲子很?暗,这种程度的话…总之就是很浓重,想做很重的曲子,并不是有意识地勉强做顺应潮流的东西,只是随着性子做出来的。我一直是这样,给很多人带来了麻烦。曲子是靠大家协力才能完成!请容忍我这样任性的人吧!

第一次听印象非常深刻,脑海里浮现无数熟悉的名字,比如malice mizer,比如Hizaki,比如babylon。松本式的华丽要更胜一筹,尽管有些突兀,不过还是很动听。

4.Lilith

这首也是?暗的感觉,「love solfege的风格就是?暗吧」那种感觉的沉重曲子。我大略地写了旋律和弦乐部分,なまにえ君帮忙添上音色。别人来选择音色整个感觉都改变了,很有趣。以后也找别人来编排音色吧。大概会被拒绝吧,会被放在一边吧,我这么胡思乱想真没办法。言归正传,如何运用かざみ的?暗气质将成为下一次的课题。期待はぐみ(这首歌的vo.)今后的表现。

呃,其实我不太喜欢这曲子,难道因为是「别人的音色」么喷。

5.昏黒の公式

「这不是乱弹的吧?真希望这一轨不要在听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如果你中意这首曲子,那就和我一样是变态。谢谢。

……这首还是有旋律的,只是我没办法喜欢,果然不是变态啊(捂脸

6.Gdstrb();

开始和结尾都用小提琴演奏「G」这个音符,如此来拯救少年。。ぬ/きちゃん来唱的话,做首有些违和感的曲子不是很好吗?于是就有了这首曲子。ぬ/きちゃん平时不会从腹部发声,这一次很努力地做到了。啊,顺便说,这张专辑游戏通关的时候作为奖励之一的就是这首歌的伴奏版。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OFF VOCAL VERSION。

从肚子发声是怎么发囧,不过确实ぬ/きちゃん的声音有些奇怪。难道为了电波要用腹部发生吗囧。歌词异常华丽复杂,以至于本来想翻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是这张里面我最先开始repeat的一首歌。

7.Samael

最近Jenya的歌声越来越丰润了,运用越来越多的表现形式,也挑战了很多不同的方向性,于是这次做了这样的曲子。中间部分开始变为2拍子,如何将此诠释好成为这首曲子的重点。Jenya很轻松地完成了,这真是非常不得了的成长。今年她签了事务所,成为了真正的专业歌手,这一年中她的进步真是非常大。我下次想好好做首有油画风格俄语歌曲。

还是很闪亮的琶音,再有就是Jenya美好的假音,飘渺却不浮躁。曲子很有画面感,伴奏是干净的钢琴,有点家庭舞会的感觉。一个女子自弹自唱,周围围着众多仰慕者。

8.magusの対偶

樱庭桑比较有Rock的感觉,所以这首曲子就比较偏Rock风。这一次也各个方面涵盖了很多,怎么说呢,就是Post Rock。比如,作为小说家活跃,生活得很充实,这时却又成为女棋手,像这样同时进行多种多样的活动。在录音中我再次感觉到,巧妙地实施我这些要新的灵感就出现了。我自己也希望能如此的灵活。下一次有机会的话,希望做明快点的曲子呢。

确实是一首单听某一部分无法对其风格下定义的曲子。有Rock,掺杂着电波,节奏也有很大变化,本来是电子鼓到主歌部分又变成real的。很复杂但并不显得凌乱,即使无法喜欢全部,就单纯某个部分来说还是很入耳。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个声音适合Rock啊泪流满面。

「总括」
想玩家庭游戏一样的GAME啊,因为做了久违的love solfege的音乐游戏根本没办法通关嘛。之后我还想养只鸡。
并且,希望以后也请多关照love solfege,这个团体能一直活动下去都是因为有大家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
[PR]
by albino_zuki | 2009-01-16 16:18 | 同音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