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7年 12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BGM:黒色すみれ - サーカスの馬


17岁那年冬天,我从福利院被自称我叔叔叔母的一对夫妇收养。
我自觉我们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却无法否认与叔母眉宇之间存在惊人的相似。
“仿佛是无端凝聚着惆怅似的,即便舒展也觉愁情。”她自己这样形容。

叔母喜好交际,于是一楼的客厅常常歌舞升平。
我有双会弹钢琴的手,叔母在唱歌时便拉我伴奏。
那是架腐朽的钢琴,虽然鲜亮却只演奏靡靡之音;叔母有副好嗓子,往往能与她的钢琴引起共鸣。
银色高脚杯,蕾丝花边舞裙,摇椅上睡着叔母的猫先生。
我莫名坐在盛装的人群里,动着不属于自己的手指。
叔母一曲终了总会赢得阵阵凌乱的掌声和虚浮的口哨,我不清楚哪几个是她的情人,哪几个正在向她示爱。
叔母在游戏其中获得的乐趣,我无法体会一二。
我甚觉不公。
明明我也一样的坐在这里;
明明我有叔母一样的眉眼;
为什么我没有爱情?

“你,干嘛总是生气?”
某次跳舞的间歇,一个男人不声响地靠近我。
我认得他,因为他与别人很有些不同。
与名牌洋服皮鞋比起来,他的校服显得褴褛。他从不送花,只是静静喝酒。与叔母跳舞时候也不露笑容,板着脸仿佛在数舞步。
他是名校的高材生,身材挺拔眉目清明,即便只是无声站着,旁边一干纨绔子弟官僚老板便愈觉萎靡不堪。
我只当只有我在看他,不想他也在看我。

我生气的理由很尴尬,所以我不回答他。
“我在教堂时见过你,那时你弹莫扎特,你弹肖邦。我知道你是和我一样的人。”
他自顾自地说,我想他是为我惋惜着。我心里笑他:你不同样是寄居在这酒池肉林中么。
“你没想到外面去?这样的手指,应该制造更动听的声音。”
我以为他是比学生派更现实的功利主义者,没想到他也相信梦想之类美丽的东西。
他抬起我的手,不分明的视线中藏着坚定。
“不想走吗?离开这地方。”
令人心潮澎湃的邀请,他似乎是在指引着一扇门,门缝中投射进丝丝光明。

我被那朦胧的光线所鼓舞,我想站起来表示我的决心。
“豪?豪?”
叔母叫他了,他脸上的神采黯淡下去,松开我的手。
“直久,一定有一天……”
他话未说完猝然离去,我想他是说:一定有一天要你和我一起走。
猫先生在钢琴上伸懒腰,我轻轻搔搔它的脖子,它眯起眼镜露出和我相似的笑容。

于是许多日来,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的念头。
“走啊!走啊!到外面去!”
去哪里?
“到欧洲去,维也纳,巴黎……”豪向我絮絮他的计划,“听最棒的交响音乐会,拜访最好的老师,交许多和你我一样的知己……”
豪描绘了一个乐园,我把自己置身其中欣喜不已。
豪是我的天使,与他相关的事情都令我愉悦。
他刻板的说话方式,他轻易不示人的腼腆笑脸,他举手投足间流露的艺术家气息。
我也许正在迷恋豪,在这灯红酒绿中我终于也找到我的爱情。

12月24日,平安夜。我在摇椅上睡着了,猫先生在我怀里。
醒来时厅堂是黑色的,无论是叔母还是宾客,统统融在不寻常的寂静里。
“叔母?叔叔?”
我摸索着点燃灯烛,原来一直坐在我身边的叔叔正慢慢抬起头。
“直久。”他站起来,眼里流着泪。
“你知道吧?你知道这是计划好的吧?”
计划好的?难道叔叔知道我要离开的计划吗?
“是……和豪一起……”
“是啊是啊!你知道的吧?那个女人拿着所有的钱和那学生私奔去了欧洲!”
什么?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为什么不阻止!?”
叔叔摇晃着我,我在摇晃中逐渐清醒。
“你是要看我的笑话吗?你和那女人一样憎恨我吗?”
不,叔叔。
真正可笑的人是我,我一直以为我是主角之一,还在鼓励着煽动着:走啊!走啊!
走到哪里去啊……

叔叔跪在我面前哭着,我望向窗外,模糊的琉璃色。
这样混沌的色彩中没有爱情。
豪仍是功利主义者,最真实的功利主义者。
他委身于这泥沼之中,可最终他得到了飞翔的翅膀。
我们还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所以,豪的乐园里没有我。

我走到钢琴前,右手弹着已然陌生的莫扎特。
旋律不过是跃动的游戏,我的手指没有豪那样高尚。
我放下琴盖,手指葬身于下面。
猫先生慵懒地叫着,它是在期待谁的爱抚吗?

ps:这是个简单纯良的故事嗯。用一般向眼光一句话概括就是:两个有志青年的不同人生囧。豪在我第一印象里就是尖刻,猜不到脑子里在想什么。nao么,嗯有点闷骚,但是应该是很单纯的人。那么其实……这两个人的性格一点没塑造出来orz。
关于bgm,两曲其一,某e选择这首,俺也喜欢三拍子,而且能听出猫的感觉来,不错w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27 00:53 | 同人作品
(果然日记的第一页要被hc猫神吐槽占领了么……順便试试新表情~)
「エス」系列到11月份第四部残光发售后完结,人物悉数登场。接下来再看看12月的卡司……忍不住要掀桌!
猫神你的攻都是为了完成「エス」的怨念而生的吗!「エス」果然是集结了作者、众多读者听者怨念的产物吗……じゃあ,让俺逐一吐槽一番吧017.gif

主人公椎叶昌纪,随着和不同结局性格职业都发生变化囧,唯一不变的就是女王本性。

■可攻略人物一:宗近奎吾(小西克幸x神谷浩史「エス」)

good end:不用说了,就是「エス」那个结局。宗近支持东明到他能作为组内老大独当一面,然后隐退黑帮,成为配得上椎叶的男人。

bad end:宗近和椎叶在武器工厂被五堂烧死了嗯。或者宗近被五堂暗杀嗯。

■可攻略人物二:安东隆也(杉田智和x神谷浩史「束縛のアリア」「骑士堂俱乐部」)

good end 1:如果安东能够勇敢一点的话026.gif,大概就追到椎叶了。用什么手段追呢?弹弹钢琴之类的(「束縛のアリア」),椎叶女王被感动了嗯,舍弃了约束自己的姐夫(谁让姐夫总让他考公务员……)和姐姐的死(囧),预备开始自己的人生然后俩人抛下s和刑警的身份……到同一公司就职开始新的生活。(爆)

good end 2:如果安东能够强势一点的话026.gif,直接把椎叶强制束缚在自己身边,变成自己的驹(喷——)参加高级俱乐部的比赛(「骑士堂俱乐部」)。至于束缚的理由……椎叶明明是父母双亡啊囧。只能说绵羊安东发飙后是不需要啥理由的。然后……表明心意的俩人就这么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了囧。(这是good end么= = )

bad end:「エス」里安东的悲惨结局,被来路不明的台湾黑帮一枪杀死。

■可攻略人物三:筱塚英之(三木真一郎x神谷浩史「しなやかな熱情」「しなやかな殉情」)

good end:姐夫么,姐夫……先借宗近手把五堂弄死,然后把宗近抓起来,然后辞去警视官去当画家囧囧囧,椎叶还按s里面的路子到小地方档小警察。然后俩人在乡下再次邂逅,姐夫变成年下(?),在椎叶的诱惑中,两人互吐心声,happy ending~(这是啥啊囧)

bad end:按照「エス」,俩人就这么暧昧下去吧026.gif

■可攻略人物四:鹿目(中村悠一x神谷浩史「恋に命を賭けるのさ」)

good end:囧囧(俺正在打滚)「エス」里面鹿目曾经认真地说过:我也喜欢椎叶先生,因为他很可爱。于是,椎叶被五堂囚禁后,趁着宗近受伤在医院动弹不得的机会,鹿目出动鸟w联合东明(?)把椎叶救了出来。然后不知道鹿目受了啥刺激突然开窍了,对椎叶展开热烈的攻势。椎叶碍于自己是警察,而鹿目是黑帮不肯屈尊下嫁(和「恋に命を賭けるのさ」反了……),为了打发鹿目与其嘿咻一次囧。但是鹿目穷追不舍(这是鹿目么囧),终于在被椎叶甩了三个巴掌之后顺利(?)追到鸟!俩人逃到了鹿目的老家,进入鹿目哥哥的公司,happy ending~(宗近嘛……在医院死了算啦囧)

bad end:不用说了,鹿目干脆没啥出场机会……只有寂寞地跟momo生活在一起。

■可攻略人物五:永仓康介(黑田崇失x神谷浩史「欲望という名の愛」)

good end:永仓既然要追椎叶,当然不会为了小鸟游杀了老大,也就不回被黑帮暗杀。其实呢囧,永仓自己隐藏警察身份潜入一鸿会后,和椎叶以黑社会干部的身份接触过,当时呢囧,椎叶正在歌舞伎町以牛郎身份做调查囧。永仓因为喜欢椎叶于是以椎叶的朋友(谁啊?)欠高利贷且把黑帮某头头(五堂?宗近?)的女人肚子搞大而跑路把椎叶作连带保证人为借口,强x椎叶。椎叶再遇到那个朋友(谁啊||)时,被朋友告知你被骗鸟,就是永仓说服俺让你当连带保证人。正在这时,那个戴绿帽的黑帮头头(五堂?宗近?)出现鸟,说:既然椎叶是连带保证人,等于卖给俺们一鸿会鸟,乖乖跟俺们走吧~原来此头头也要椎叶,结果椎叶又被灌药了囧(「欲望という名の愛」里是这样的……俺并不想让椎叶反复喝药囧),危难之际永仓出现救出椎叶,俩人顺利完成类似s第一部最后部分的情节……(最后俩人可能知道彼此都是警察了吧囧)

bad end:永仓始终爱着小鸟游,杀了一鸿会的头,然后被杀死嗯。

□推测可攻略人物一:五堂能成(成田剑x神谷浩史 作品未知)

和这人可能有good end么……最后应该是鬼畜结局吧囧。椎叶不是被五堂杀死就是被五堂圈养起来,终日被虐来虐去……
成田叔快吃掉猫神吧,最好是个虐点的作品以完善俺们的エスAVG事业004.gif

□推测可攻略人物二:永仓东明(远藤孝行x神谷浩史 作品未知)

兄弟大战,弟弟胜鸟,椎叶是奖品囧。
虽然从第三部才开始出现,东明这个角色始终分量很重,如果他比宗近更早遇到椎叶会怎样?吃掉椎叶吧,别老弄那无聊的穿环啦,这方面你都比你哥不着调- -

□推测可攻略人物三:小鸟游真生(神谷浩史x武内键 作品未知)

好囧的配对,如果是小鸟游的话,椎叶就可以攻了吧(?)但其实武内同鞋是攻过中村的啊囧。俩受会有啥结局呢?俺不知道囧。

□推测可攻略人物四:吉泽纪里(神谷浩史x远藤绫 作品未知)

(被自己雷到)俺去死一死了,各位白白017.gif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26 14:16 | ACG吐槽

囧生活。

头疼,早睡。
滚下去听猫娘,目前mp4清单如下:

[071128](岸尾大辅+吉野裕行+神谷浩史)Voice Calendar Story of 365 days -chapter.HEART-
[071221](中村悠一x神谷浩史)恋に命を賭けるのさ
[071221](黑田崇失x神谷浩史)欲望という名の愛
[071219](小野大辅+神谷浩史)Dear Girl ~Stories~
[071215]神谷浩史・小野大輔のDearGirl ~Stories~ 第36話
[071218]神谷浩史·新谷良子の さよなら絶望放送 第17回【重力の二次】
【CyberBoysCity】 Webラジオ Phase004 神谷浩史 ゲスト:三宅健太
【CyberBoysCity】 Webラジオ Phase006 神谷浩史 ゲスト:小西克幸

总之俺沦陷了- -
以上,俺滚了,晚安w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23 21:44 | ACG吐槽

腐女的365日·1月~3月

Voice Calendar Story of 365 days -chapter.HEART-


■キャスト
岸尾だいすけ(桃心KING)
吉野裕行(桃心JACK)
神谷浩史(桃心A)

発売元:キャラモモ
販売元:アルドゥール
Momogre原创,源自少女为了少女的新企画!!
有着豪华GUEST阵容的Voice Calendar CD
工作啊学习啊失落的时候…疲惫的时候…烦恼的时候…向希望用美好的声音治愈每日倦意的少女们,大推荐!!
【収録内容】
以扑克世界为舞台,由男性声优一日一言组成的message集,从情人节啊white day啊之类的特殊节日到普通日,“1年365日”每天都欢乐!是在治愈系的台词中加入着各种笑料的新感觉CD。第一弹,从一月到三月分90日收录。

以上的介绍都是骗人的,尤其是治愈系三个字(爆)
Momogre是个腐公司,于是这voice calendar也很腐(?),于是某人听得超欢乐。
感想如下3点:

其一,俺被尾巴TX着。(尾巴是此张CD中俺唯一有BG感觉的声音……)

1月15日 草莓日
尾:每个月的15日都是草莓日,知道了么?手伸出来~草莓!买来了w
虽然现在时机还有点早,又红又滑,多好吃呀~
想吃么?那~让我来喂你吃吧~
来~啊~~
(俺:张嘴)
吉:啊——嗯!好吃!
尾:(殴)你过来干啥啊!

1月19日 聊天日
(有一条新留言。)
尾:你好。是我……那个……其实没有特别的事啦……
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啊,这个时间打来真是对不起,那明天我再打过来吧。晚安。
(俺:俺还没说话亚,晚安个鬼吖!不过那句哦呀粟米好萌>////<)

3月22日 放送纪念日
尾:今天是放送纪念日,所以把我们的真实想法用话筒传递出去吧!
吉:啊——啊——试音——
现在俺最想要的东西是:游戏软件!!
猫:(清嗓)现在我最想要的是:钱!!
尾:你们俩还真是放得开。
吉:那你要啥啊。
尾:我最想要的东西嘛~当然,是你了~
(俺:……被TX)

3月28日 岸尾大辅生日
尾:对,今天是我生日。不知道吧?
礼物?那种事不要介意啦,不~需~要的哟~
但是,一定要送的话,想要的东西还是有的。
……你的heart~当然,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珍惜的。
(俺:肉麻的话别随便说吖!*掀桌*)

其二,neko被俺TX着。(超级别扭受,还有点害羞www)

1月28日 神谷浩史生日
猫:那啥,今天是啥日子你知道么?
(俺:啥?)
猫:虽然我觉得你不知道吧……没啥,还是忘了吧。
今天晚上也能和我见面么?
(俺:为啥?)
猫:没啥,就是这么想的……
这啥,这个包。礼物!?啊……你知道的啊,我的生日。
啊!真是的!我真是太丢人了!!
(TX别扭受w)

2月21日
猫:早上了啊……早上好……
好困,我昨天晚上睡得晚啦……而且怎么也睡不着……
(俺:起床吧!)
猫:啊……再让我睡一会儿嘛……
(俺:上班时间到了啊!)
猫:啊……已经到时间了?我知道啦,我起来了。
我起来了所以,稍等……(又睡着鸟……)
(娃~昨天谁害你晚睡还睡不好口牙XD)

2月22日 猫日
猫:你这家伙是从哪来的哟~啊~好可爱(心)
还是小孩子喵,嗯~
吮着我的手指呢,你以为能吸出啥来喵?
好好,现在就去找点牛奶来喵~
吉:好牛B地喵啊!难以置信!
(俺:撞墙中。)
猫:啊!看见了啊!真的吗!!千万别跟别人说!特别是那家伙!
尾:怎么办呢~吼吼吼吼~(ai證實是尾巴w)
(俺:那家伙是哪家伙XDDD)

3月9日 Thank you日
猫:男人啊,经常是心里有,嘴上却不说。虽然知道不说出来对方是无法知道的但是……
最后我还是没说。
可是,我真的特别的感谢你。因为,如果你不在的话,我是完全不行的。一直以来,谢谢了。
(不说是因为你别扭啊,戳!)

3月15日 草莓日
猫:想让我喂你吃草莓!?什么嘛,那种丢脸的事我不可能干吧!自己吃吧!
……喂,摆那种脸……下,下次再喂你啦!
(俺:萌翻!和昨天看到S番外如出一辙!猫就是椎叶,宗近正张着嘴巴等着吃草莓……)

其三,小吉被大家TX着。(基本上可以被54,不过很可爱~)

3月12日 钱包日
吉:没了没了没了,果然没了!
猫:怎么了啊?
吉:钱包丢了,在哪也找不到!
猫:真的假的啊!那不是太糟糕了嘛!我也帮忙一起找吧。
尾:这个,是你的钱包吧?接住了哟~嘿。
吉:啊!Thank you!救了我了!啊?但是为啥你知道我钱包的事?
尾:现在啊,把喜欢的人的相片放在钱包里的人啊,真少见呢~
吉:啊!不要看啦!!
猫:嗯~?是这个人啊……拿到了~!
吉:为啥啊!还给我啦!还给我啦!喂!
(因为是少年声所以被欺负么…真可怜……)


说到那个nya……真想撞墙啊,居然能发出这种声音……
另外在1月20日时,最后问道neko的意见,neko就是不说,尾巴像抽筋似的喊:告诉咯告诉咯告诉咯!真是太可爱了w完全可以想象抽筋的样子orz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20 17:02 | ACG吐槽

夏蜜柑


BGM:流歌(おだちえり feat Luca)- 夕鈴

高中2年级的夏天,放学后我穿橘色T恤坐在屋顶上弹吉它。
铁走过来说:“你像个蜜柑。”我想他也许在听我弹琴。
我试着把衣襟向上挽起,于是我身上遍布了许多皱纹。

“结生!你怎么把衣服弄成这样!”回家的时候妈妈呵斥我。
我只是想更逼真的模仿蜜柑而已。
夏天时候没有蜜柑,空气里却洋溢着恬淡的橘香。

“唷,蜜柑。”
早上铁骑车从我身边经过,从此他再没叫过我名字。
我希望自己是个蜜柑,那件橘色T恤反复洗反复穿。
橘色是温暖的颜色,和铁脸上的阳光一个颜色。

终于有一天妈妈发怒了,我不得不换下那件橘色T恤,穿着仿佛我沮丧脸色一般的白衣服去上学。
我做不成蜜柑了,铁会认不出我了。

“唷,蜜柑。”
回过神来时,铁已走在我跟前,他不迟疑地这样叫我。
我没答应他,因为我是不称职的蜜柑。
“怎么啦?你今天,是得了白化病的蜜柑。”
铁在笑了,长手臂伸过来拍打我的肩膀。
我如释重负也想笑一笑,眼泪却徘徊在眼眶里。

我穿红色衣服,铁说:“熟透的蜜柑。”
我穿黑色衣服,铁说:“坏掉的蜜柑。”
我穿绿色衣服,铁说:“好酸的蜜柑。”
太好了,无论我是什么颜色,我都是一个蜜柑,铁的蜜柑。

我想永远做个五彩蜜柑,可惜那年夏天结束的时候,铁转学了。
得知消息后我穿那件橘色T恤跑到车站,早已不见那个高个儿身影。
长长的电线杆遮住了倾斜的阳光,车窗中映出我红色的脸。

铁,你看我。
你看我此时多像个蜜柑!
铁,你看看我!

十年后的夏天我来到铁居住的城市。
同学会他没来,名簿上记录有他的地址。
我确定我想见铁,于是我踏上那条新干线。

白色的楼房公寓,我站在一扇门前反复确认铁的姓氏。
来应门的是个女人,随后铁从门里出来了。
我站在夕阳里,我在这个城市里迷了路。
所以我甚至分辨不清这是不是铁的脸,更瘦削,更尖刻。

“你是谁?”铁也迷了路,那嗓音仿佛是敲打钢板的声响。
我后悔自己穿了件白T恤。
为什么不是橘色?那样他大概会满脸笑容地脱口而出:
“唷,蜜柑!”

“我,我是……”
我承认我有点紧张。
“我是得了白化病的蜜柑。”
夕阳是橘色的,我的脸是红色的。
一定是和铁走的那天一样,我像极了蜜柑,所以看看我铁,看看我吧!

“你是白痴吗?”
灰色的铁门重重关上,瘦削的脸尖刻的眼神消失在光滑的平面里。
夕阳沉下去了。
今天的夕阳和昨天没什么不同;
今天的铁脸上却没有温暖的阳光。

回家后我扔掉橘色T恤,我的夏天只剩下蝉鸣和暑气。
曾经的橘香不过只是幻觉。

我不再是谁的蜜柑,也许曾经也不是。


这是个超エロ的文,乃们看出来了么囧。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18 12:29 | 同人作品

世界是个自杀俱乐部

我不爱看电影,因为不太能理解电影。我只是不想让迅雷闲着,打开经常去的迅雷下载网站,第一个,《纪子的餐桌》,标签上写着“06年恐怖力作”。我恍惚是听过以前有人介绍过,这片子很恐怖。好吧,反正是白天,恐怖什么的效力也减半。
我被骗了。首先这是05年的电影,另外,这根本不是恐怖片,或者在我的认知水平上这不是恐怖片。
摇曳的镜头,晦涩的血腥场面。
主人公,主人公周围的人,大家都好好地从开头活到了结尾。
但是这的确是个哀伤的故事。

纪子是一个四口之家的成员。
家人有父亲,母亲,妹妹,自己。
一家人住在名为丰田的小镇上。父亲铁三是镇报社的主编,以采集镇上微不足道的新闻糊口;母亲妙子是沉默的爱画画的家庭主妇;纪子和妹妹优香在镇上的中学念书。
“父亲是个自私的人。”纪子想。
当然父亲意识不到自己的自私,他只局限于活在自己脑海中构建的完美家庭中:温柔的妻子,乖巧的孩子,和谐的气氛。
铁三没有发现,什么时候开始,两个女儿已经不会在照片上露出笑容了呢?他也许是发现了,但他忽略了。他认为那是微不足道的,笑容啊,倾诉啊,家人之间这些都是过于形式化的东西,两个女儿在自己跟前,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她们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
“我爱这个镇,我爱你们。”
铁三对纪子说,手中攥着剥下来的蜜柑皮,可惜纪子只顾着看蜜柑皮听不见父亲的话。
她选择性失聪,因为她头脑里只有离开这里去东京读大学的念头。

纪子为什么要离开家呢?
因为她觉得这个弹丸之地不是她的归宿吗?到东京去是为了更加出人头地吗?
一定不是那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我用纪子的脑袋想。
纪子不好看,打扮不入时,事事都很笨拙;她其实是害怕像东京那样的大都市吧?
因为她会比在小镇里的时候更没有存在感不是么?
那么她为什么要离开家呢?
她应该只是……想要引起父亲的注意吧?
对于纪子来说,这应该是个悲哀且不愿承认的理由。
父亲很自私,自私到只要他认为她们幸福就可以了,他认为这个家很好就可以了,他从不会问自己在想什么,需要什么。
他究竟是爱这个家还是爱他自己呢?他是把自己当成女儿还是维持家庭现状的工具呢?
纪子大概是为了向父亲求证才离家出走的吧?
可惜她没听到父亲的答复。
“我爱这个镇,我爱你们。”
那一定是铁三的真心话。
于是纪子心灰意冷地在一个停电的夜晚偷偷离开了家。

纪子曾在名为“hiakyo(废墟)”网站上得到过一个叫上野站54的人的开导,在东京,她找到了那个人。
一个叫久美子的女孩,没有姓氏,她的母亲是上野站54号储物柜——出生三天后,她被母亲遗弃在那里。
久美子没有关于家庭的记忆,一点没有。她从各处搜集来各种东西藏在储物柜里,并给每样东西都安排了背后的故事。“第一次跟母亲要的礼物,一双雨鞋”;“母亲生弟弟时候穿的孕妇服”……她把这些东西一一向纪子炫耀,纪子明白,没有比久美子更悲哀的人了。
连人生的需要捏造的人,多么悲哀。
尽管意识到很悲哀,纪子还是加入了久美子的“公司”——I.C,家庭成员出租公司。
每天,久美子和她的社员们按照客户的订单要求到不同的客户家里去,扮演他们的妻子、儿女、同学等等。他们开着车,从一家到下一家,和“奶奶”共享天伦或是为“爷爷”送终。
尽管大家都是陌生人,但在开门时都堆砌了满脸的笑容,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无论是演员还是客户。
“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家庭么?”纪子自问,这样看来,自己家那个沉默的餐桌简直就像是在快餐店。虚假的东西看起来不是更加美丽么?人人都喜欢美丽的东西,就算它是虚假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忘掉就可以了吧?把它当作是真的就可以了吧?
这样看起来比较幸福不是吗?
于是纪子泰然接受了这种工作,称自己为光子。

纪子离家出走了,餐桌上只剩三个人,父亲看到了,父亲知道女儿走了,父亲没有去寻找。
妹妹优香怀着怎样一种愤怒,但她说不出来,她眼前的父亲泰然地吃着饭,家里和从前并无差别。
这种无视的态度几乎让优香窒息,于是她在写下了种种自己出走后父亲可能的行为后,来到东京投奔了纪子。
女儿们消失了,但铁三仍旧工作吃饭睡觉,直到两个月后妻子自杀。
铁三终于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切,生活已经完全失去意义。他翻看了优香的日记后,在歇斯底里中明白:全部,全部是自己造成的。
自己近乎冷血的暧昧态度;自己的自私……
这时才想起来挽回的铁三辞去工作专心调查,知道了“废墟”网站,知道了地铁站54名中学生集体跳轨自杀的事情,知道了久美子以及I.C。
他找到相关的人,问:你们是个自杀俱乐部吧?
那个人的回答让我记忆深刻,他说:
“世界是个自杀俱乐部。”
这是为自己开脱的谬论,仿佛全世界人都自杀的话,他们的组织就是正常合法的了。
“狮子吃斑马,你能说狮子是杀戮俱乐部吗?”
持续地混淆视听,铁三一直在劝说自己冷静冷静。
“我们不是所有人都要死,只有在客人要求的时候才会死。”

知道会死却带着笑脸迎上去,难道不是自杀么?
无论是以怎样的形式,这个组织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求人们走向毁灭。
铁三不想让女儿成为接下来集体自杀的成员,他布了个局,让纪子优香以及久美子扮演朋友的女儿和妻子,自己则躲在橱柜中等待把女儿抢回来的时机。
全剧的高潮在这里,如果说恐怖的话应该也是这里吧?而绝不是恐怖片里的恐怖。

扮演父亲的朋友大声喊着:“今天我要给你们介绍个人。”后,铁三缓慢地从橱柜里走出来。
原以为女儿看到家里的摆设,看到自己后就会想念亲情回到自己身边。
铁三却看到了女儿冰冷的眼神。
“这个叔叔是谁?爸爸。”
女儿们问,天真的语气,撒着娇问着根本不是她们父亲的朋友。
这是种不寒而栗的恐惧,绝望之感油然而生。
假的代替了真的,真正的亲情不存在了,什么良知啊,感动啊,早就消失殆尽了吧?
眼前的女儿们正在竭心尽力地扮演陌生人的角色,为什么呢!?

铁三知道的吧?这是报复不是吗?对于他自私默然的报复!
铁三想把女儿夺回来,可是他能做些什么呢?就在他无可奈何挥动着手里的刀时,保镖冲进来,试图把铁三带走。
铁三杀了所有的保镖,于是满屋子的鲜血,缩在角落里的优香在嘤嘤地抽泣,蹲在阳台上的纪子木然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

有个人杀人了,但这和我们没有关系。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戏接着演下去,久美子从外面买肉回来,踩着血水把外套脱掉。
“我们吃晚饭吧?”
女儿们瞬间便绽放了笑脸。
这仍然是个完美的家庭,即使屋子里满是尸体。
“我们重新开始吧。”饭桌上铁三这样说,他也只能这样说说而已了。
未来在哪里呢?
这样绝望的世界,果然是个自杀俱乐部了吧?

可是即使在这样的绝望中,纪子舍弃了“光子”这个名字,做回了自己。
与此相反,优香迷失了自己再次出走。
这样的结尾,是暗示着出走是青少年成长的必经之路么……

电影有两处最打动我的地方:

其一,纪子和久美子扮演一个由于赌博失去家庭的男人的女儿,这个男人要体会学坏的女儿迷途知返,与自己破镜重圆的相逢。于是纪子和久美子打扮成太妹的样子哭哭啼啼地在男人面前说:“爸爸,我们回来了。”然后三个人抱在一起。
当然是虚假的,但是纪子由此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仿佛自己真回到了家似的,到了时间仍不愿意离开。久美子喝斥她:“你难道想在这里待一辈子?你以为他真是你爸爸?”
男人看着痛哭流涕的纪子,歉意地笑了。
那个意思仿佛就是再说:可以了,时间已经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认真地可怜那男人,孤零零地面对为了迎接女儿回来做的一桌子饭,5分钟前还在大谈特谈未来的打算,5分钟后又变成孑然一身。
他难道就是为了体验这种落寞才租女儿的吗?

其二,公司里的一名成员决坏,应一名客人的要求扮演背叛他离去的女友。客人最后要杀了她,决坏几乎是欣喜地接受了。她的理论是,人人都想当狮子,总得有人当兔子。既然有人想杀人,就必须有人扮演被杀的人。
翌日,她和久美子在去约定旅馆的路上,久美子问她进去以后会放什么歌,决坏说你猜。久美子猜了很多次,决坏都顽皮地用“嘟”告诉她错了。到敲开旅馆房间的门,男人迫不及待冲出来拉着决坏的领子时,久美子还在猜,结果决坏百忙之中仍空出嘴来对她说:“嘟。”
好像玩笑一样,好像游戏一样。
“30秒后开收音机。”之前决坏告诉久美子,于是在男人抓着决坏控诉:为什么要离开我!时,房间里响起了决坏点的歌,玫瑰盛开。决坏大喊着:“你来一起唱吧,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歌吗?”男人拿着刀,红着眼睛,不成调地和着曲子。
直到这里我都觉得是游戏,心想也许下一刻男人就被感化了,丢下了刀和决坏抱头痛哭。
但是男人的刀在下一刻插进了决坏的身体,接着他反复这个动作,直到歌曲完毕。
脸上手上都是血的男人把一沓钱送到久美子手里说:谢谢。
久美子心想:决坏扮演好了她的角色,愉快地死了。

这部影片之前还有一部《循环自杀》讲的就是54名少女集体自杀的故事,算是前传。正在犹豫要不要看,毕竟那一部是货真价实的恐怖电影。不过大概看完那部后不会像看这部时感受这样深刻,然而这种感受并不好。

人性被揭示的过于赤裸时,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人了。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2-02 23:57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