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7年 11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毛毛的点名。

Q1.如果你是哆啦A夢,有一天當你要去找大雄時,打開房間發現小靜跟大雄脫光光在被窩裡,旁邊還有用過的保險套,你會?
大喊:那咱俩是啥关系,你给我说清楚!!

Q2.一早醒來,發現身邊的人都變成了殭屍企圖吃掉你,你拼命的逃命,結果在一個小暗房裡發現了紀錄點,你會?
把自己掐醒。

Q3.你在公廁裡上大號,正當進行到一半時,馬桶忽然開始進行引爆的倒數,你會?
炸死我算了= =

Q4.今天的午餐附上了小布丁,正當你要吃它時,布丁不斷抖動,還發微小的聲音"不要吃我....",你會?
骂:“莫装纯!” 然后吃掉。

Q5.咖哩味的大便跟大便味的咖哩你要吃哪個?
当然吃咖喱,谁会吃大便啊- -

Q6.有一天,你在媽媽的衣櫃裡發現了蜘蛛人套裝?
难道我爸是蜘蛛人!?

Q7.你最愛看的連續劇在最精采的時候忽然停播換成美食節目,你會?
跟着做然后吃。

Q8.你在學校圖書館的陰暗角落發現了死亡筆記本,你會?
如果反着写能不能把人写活?

Q9.有天你收到了不記名的信,裡面寫著某星雲總站被外星人襲擊,要你拿著這封信到最近的雜貨店裡報到立刻加入支援,你會?
54掉。

Q10.最後一條內褲被變態大叔偷走了,怎麼辦?
买新内裤……

Q11.一天醒來,你養的娃被換上了愛妻圍裙,而且圍裙底下什麼也沒有,你會?
我的娃是公的么……

Q12.香蕉長了毛,怎麼辦?
扔了。

Q13.只吃草莓的話,會拉出草莓嗎?
消化系统正常的话,拉不出整个的吧?

Q14.傳給你這個問卷的人愛妄想嗎?
毛毛么……总的来看是实际的。

Q15.老師穿了墨西哥裝來上課,還想教大家彈墨西哥琴,你會?
跟着学。

Q16.早上起來變成花媽捲,怎麼辦?
非常高兴,顶着去上学。

Q17.書包變成任意門,你想去哪?
随意。

Q18.眼鏡可以發出死光,你想把誰幹掉?
没有。

Q19.你喜歡玩老爺好壞的遊戲嗎?
哈?

Q20.為了喜歡的人,你下定決心要找到四片葉的苜蓿草,好不容易找到了,螞蟻朋友卻告訴你,要是帶走了它,世界就會毀滅...此刻你面臨了艱難的二選一,你會?
那就给蚂蚁朋友吧,世界不要毁灭比较好,况且没有喜欢的人- -

Q21.OPEN將的頭那麼大,為什麼不會摔倒?
哈?

Q22.鼻毛長出了善良又會說話的小花花,你忍心將它拔掉嗎?
我会去死- -

Q23.點七個人吧,不然鼻毛會長出小花花的!
某e,熊酱,老脸,马鹿子,13,小kyo,小米。

Q24.即將接力的几個人,如果變了性(男→女,女→男)請各自形容他們

某e->顶着西瓜头的型男。
熊酱->交际花。
老脸->肥婆!
马鹿子->冰山受。
13->女王受。
小kyo->健气受。
小米->米正太。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1-28 22:52 | 日々吐槽

花园

礼拜一在三院,住院部骨科主任的办公室。
入门一个柜子,上面凌乱地摆着衣服病例水杯。
嗯……还有一幅画。
画很寂寞,因为画没有挂在墙上或是摆在显眼处,只是淹没在生活垃圾里;另外,还因为画上没有人。
画里面是座花园,平静的风景。
一束束的紫罗兰,一丛丛的岩蔷薇,一簇簇的吊钟柳,以及蔓延的绿色丝绒般的草地。
这是一座欧陆风情的花园。
正中间是扇白色木制的半圆形小门,紧挨着列队齐整的栅栏。
门里的世界花团锦簇,门外的世界仍然延伸着花团锦簇,这门仿佛是多余了。
但是我却被这门深深吸引了,母亲与外祖母在那边激烈地与医生争论几乎与我不想干。
那门是半开的,虚掩的部分充满了郁郁葱葱的绿色。
门外的景色有些朦胧,碧空和青山若隐若现。
半开着的门,似乎是邀请人们走出去。
去看更广阔的天吧,去看更多的花吧。

我站在医院一个被遗忘的角落里,对着一幅满是灰尘的画发傻。
我大概喜欢这幅画吧?但我完全没有把它放在屋子里的欲望。
画里的世界太美好,死气沉沉的墙像被开了一个洞,愚蠢的违和感。

我是来干嘛的呢?
扶着姥姥走出办公室,被汹涌的人流淹没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想。
医院这样残酷的地方,干嘛挂那么温柔的画啊……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1-21 00:19 | 日々吐槽
是小记来的,因为只看过4篇……可是,居然写出了这么多字= =||||

以「エス」为契机,接触到了英田先生所描绘的独特世界。
这里所谓独特,并不是指无人涉及的领域,而是新颖的视角。
无论是「エス」的间谍题材,「DEADLOCK」的监狱题材,还是「不想说再见」、「今晚与天使共饮」的极道题材,先生偏爱的不是平实的高中生,不是庸庸碌碌上班的欧吉桑,而是游走于社会边缘硬派而心怀柔情的男人们。
这样的题材也许有很多作者写过,但是能写到如此专业地步的英田先生是我所知的第一个。先生的视角没有停留在你侬我侬的爱情上,而是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体系,其间有多个相关人物,多种是非关系。主角的恋情是主线,但却不是着墨最多的,在恋情发展的同时穿插各种事件的次第发生。情节路线由此展开,人物形象由此鲜活。
此文重点便在于老师塑造的那一个个跃然纸上的男人们。

-攻篇-

◆宗近奎吾(「エス」)黑色的线人。

乍看起来是个强势得不得了的人,上代组长的私生子,交际广泛,手腕灵活。形象又是高大威猛,一副任谁一看都会胆战心惊的老大模样。
但宗近也是个人,并不是坚不可摧的,因为他遇到了更坚硬的冰——椎叶。
他接近椎叶,发现椎叶的弱点并企图乘虚而入。按理来说对于饱经风雨的宗近,搞定这样一个无后台背景又长了一副女相的男人应该轻而易举。
只可惜这位老大动了真性情,意识清醒地落入椎叶布置的拙劣的温柔陷阱。
“我想让你成为我下一个S,宗近,成为我的人吧。”
椎叶理智地说,宗近理智地听。两个人保持可笑的距离进行一场货真价实的性交易。
也许开始只是出于好奇心的宗近,最终没有刹住闸,任凭这种感觉升华成了爱情,所以交易理所应当会成功的,因为宗近的价值观已经存在于拥有椎叶之上了。
此时的宗近在椎叶面前再抬不起头来,用语言旁敲侧击好不起作用时只得依赖于暴力和身体确认。
「咬痕」中宗近把椎叶打得遍体鳞伤,看似是胜利的统治者,实际上却是失败的奴役者。
那么冷静的宗近居然会不顾一切地出手打人!?
因为他害怕,他完全没有安全感。就算把椎叶搂在怀里,椎叶仍要想方设法地逃脱。
他和椎叶都看到另一对刑警和s的恋人接近毁灭的下场,于是他害怕,害怕自己好不容易抓到手爱情被椎叶否定。
他想用这个臂弯保护椎叶,他恐惧椎叶离开他后独自确认永仓的灭亡。
可是椎叶执意要走,这种冰冷的执意,就仿佛他们之间根本什么都不存在一样……
狼狈不堪的宗近确实感到了被丢弃的挫败感,于是理智飞走了,他所能做的就是牢牢把眼前人束缚在视野之中。
事后宗近当然后悔不已,后悔到不敢主动找椎叶道歉的地步,结果却是椎叶自己找上了门。
因为宗近算错了,他的爱情不是单方面的,不仅仅是他,椎叶同样有需要确认的感情。
“别哭啊,你哭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此时有点手足无措的宗近,实在太可爱了。
接下来的发展,使宗近的忠犬特质越来越明显了,虽然这是一只奇妙的忠犬。
「裂罅」中,宗近试图以调查流言为条件让椎叶对自己撒娇,结果当然不能如愿,末了宗近还是自己提出要帮忙调查;在五堂面前被要求侵犯椎叶,尽管一万个不愿意,宗近还是执行了。行为过程中,宗近尽可能的低声下气,他也知道无法挽回了,这种伤害对椎叶来说接近致命。
由于无法保护椎叶,他又开始懊悔。
于是,这个钢铁男人的软弱面暴露出来,他几乎要放弃了。
“我害怕,一想到因为和我在一起你会发生什么事,我害怕得受不了……”
这种过于直白流露的真情实感,任谁看到都会想要上去抚慰吧?
读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宗近,的确是个好男人啊。诞生于老师笔下这个栩栩如生的人物,不仅是椎叶,身为读者的我,都忍不住要爱上他。

◆迪克•汉夫顿(「DEADLOCK」)金色的CIA卧底。

迪克是团沉默的火焰,他拥有冰冷的表情和炽烈的感情。
但是由于他过于冷静,处处顾忌,致使他和由人的爱情之路格外漫长。
他把自己包裹得像个粽子似的,些许的感情流露都被禁止,所幸他有惊人的克制能力,所以即使他轻易不使用暴力,在囚犯们的眼中看来,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壮汉非常之强。强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迪克用这种“请勿打扰”的气势默默进行着自己的任务。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按部就班地进行,可惜最后即将成功时他遇见了由人。
他为由人所吸引,并稍稍乱了阵脚。只是稍稍,还不至于功亏一篑。心里念着:“还好还好。”的迪克尽量避免与由人交流以求安然度日。
由人却是个不安分的人,至少在迪克眼中。
由人有惊人的美貌。被sister们剔掉胡子后判若两人的面孔使得迪克很失形象地惊呆了。
由人似乎也在执行任务一般四处打探着什么,但全然不得要领。看见他巴巴地跟在格连后面差点引来杀身之祸,迪克对他的愤怒无可奈何地爆发了,然而除了愤怒还有些别的,仿佛心疼之类的东西……
由人不够谨慎,被BB骗到浴室侵犯了。迪克产生了类似悲愤的情绪,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信心完全驾驭自己的感情。这是巨大的意外,对迪克来说承受的可能是比由人更沉重的打击。因为迪克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心灵防线正在迅速瓦解,为了由人。
“你要是想那家伙死,我会让你如愿的。”迪克的意识中单纯剩下「复仇」二字。
一切皆由他而起,最终迪克沉沦在由人身体的诱惑之中,同时他和由人一样不再迷惑了,那确实是所谓的爱情。
迪克也是个钢铁男人,虽然不似宗近那样诚实,但他的温柔体贴可以加分。
从跨出肖申克监狱的那一刻起,这个硬汉便又舍弃了他的柔情披上了装甲外衣。读者和作者都不会满意让这个好男人这样跑掉的,所以重逢便得以实现。
那将是怎样一段绚烂的恋情呢?

◆四方隆史(「今晚与天使共饮」)灰色的极道成员。

27岁,英俊,挺拔,后背上刺着天使图案。
没有喜欢过别人,也不曾被谁所喜欢。即将在2周以后接受一个必死的任务,就在这时他遇到了生命中的天使,柚木成彦。
天使35岁,是个酒鬼,是个勃起功能障碍患者,还是个事业家庭双重失败者,听起来低俗又猥琐,无论哪一条和天使这个神圣的字眼都不搭边。
可是天使在他最需要的时刻出现了,抚慰了绝望中的自己。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在黑道生活中一直紧绷神经的四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
尽管柚木酒醒了以后不认账,四方还是像个快溺死的人一样牢牢抓住了这块自己也摇摇欲坠的朽木。
果然,四方在柚木那里得到了拯救,2周的交往期间他得到了依靠和寄托,即使她不奢望得到柚木的回报,仍然心满意足准备赴死。然而他比自己想象得要幸运许多,他除了获得柚木的同情之外,还得到了超级大礼包,柚木的爱情。
他看到,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他哭,有人为他笑,有人为他不惜一切,甚至于预备舍弃生命。
灰色的人生于是开始有了星点的光明,那曾经被四方放弃的,没有价值的人生也就得以延续。
四方这个笨拙的钢铁男人,终于在被柚木包容接纳之时获得了幸福。
此篇的基调虽然一如既往的凝重,但实则却很温馨。无口却有着超级行动力的四方,依然是个可爱的角色,在虽然未知但明亮的将来,请继续幸福下去吧。

-受篇-

◆椎叶昌纪(「エス」)蓝色的搜查刑警。

说到椎叶,首先想到的是一张扑克牌脸。标准的事业型男人,精明得可怕,为了目的可以出卖身体,甚至不惜生命。
在他坚硬的外壳之下,隐藏着一颗时时都在隐隐作痛,比任何人都要脆弱的心。为了使自己更坚强,椎叶逼迫自己忘记情感,心无旁骛地在那条危险道路上全速前进。
自己的s安东对自己抱持着不平凡的情感,聪明的椎叶心知肚明。可是他过于聪明了,构筑的心灵堡垒过于坚固了,以致安东到死都未能将心声吐露。如果椎叶确实是铁石心肠了,他会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可惜的是,椎叶的冷酷是伪装的,面对安东的死他的良心受到了激烈的敲打。
就算不承认,他仍然无法否认自己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安东。于是,安东的死便成了他这种不纯动机的惩罚。他反复在心里纠结这件事,希望找出杀害安东的犯人来使自己得以释怀。偏偏这样的想法被宗近看穿了,宗近以此来嘲笑他,羞辱他。强烈的自尊使椎叶痛苦不已,但正因这样,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僵硬的人生。
自己在禁情禁欲的生活中获得了什么呢?不仅仅伤害了自己,安东不也是牺牲品吗?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吗?不想承认自己恐惧的椎叶再次投身到危险之中,仿佛只有行动才能证明他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价值。
但他失败了,这种类似赌气似的单独行动引来了更大的屈辱,也由此宗近得以乘虚而入。
也许椎叶是不想说,也许是他根本没意识到,游走于危险边缘的他的确需要一个人来依靠,需要一个人来保护。宗近就是那个人吗?接下来的种种事件使椎叶得到了答案。
「咬痕」中看到永仓和小鸟游无奈的感情使椎叶开始动摇。自己和宗近的感情是否要发展呢?是否要继续呢?他这种半吊子的心情引起了宗近的愤怒,面对歇斯底里的宗近,椎叶恍然了。
这个人的一心一意,容不得半点的背叛。
证实了宗近的心意,椎叶安然而疲惫。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承担得起,宗近的感情太过沉重,而之前的自己只顾着畏手畏脚,全力自我保护。这对宗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安东已经给了自己一个教训,难道还要在宗近身上重蹈覆辙吗?
有此觉悟的椎叶坚强的面对了自己的感情,即使满身伤痕,仍然坚定地站在了宗近面前。
想象此刻宗近眼中的椎叶,应该是美如般若吧。
再到「裂罅」时,动摇的人换成了宗近。此时的椎叶倒是什么都不怕了,在心中反复重复的“不要爱上宗近”的警告,却在宗近面前随着眼泪一起流掉了。
豁出去了,爱上就爱上吧!即使不作钢筋铁骨,为了这个男人,也是值得的。
此处的椎叶,无论怎么看,都有种贞节烈女的味道(笑)。但即便有女性的代入感,椎叶还是一个标准的男人,刚正坚毅,不卑不亢。无论如何,还是希望他在宗近面前更加坦率些啊。不过,椎叶那独有的撒娇方式,似乎比坦率的言辞更加有杀伤力呢。

◆由人•莱克斯(「DEADLOCK」)白色的冤狱犯。

由人是个纯粹的人,所以他在牢狱生活中格外亮眼,不知不觉中将其他人吸引到一起。
美丽,坚强,冲动,讲义气。这样一个绚丽的生命实在不应被植在高墙里。
相信由人始终是迷惑的,自己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为了赎罪?自己是被冤枉的;
为了执行任务?那用自由做交换的情报几乎是可望不可求的;
为了……
几乎是没有目的的,自己在这里受到殴打,咒骂,像被畜牲一样对待。居然还要被黑人侵犯!?
由人不够强,他无法像迪克那样保护自己。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时,心灵和身体已接连遭到重创。而另一方面,由人确实极强大的,即使被打,被关禁闭,即使被侵犯,他仍然坚韧地坚持着,因为他得到了迪克的支撑。
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发,发誓要给自己报仇的人,可以依靠吧?可以爱他吧?
就算是敌人,就算是立刻即将迎来离别……
由人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想要逃避的迪克。
“我什么也不要,我不要承诺,我只要现在,你看着我,就够了。”
“……比起我来,你更像个男人啊。”
被拥入怀中的由人,应该已经不会再迷惑了吧。自己来到这个监狱的目的,不正是为了和这个男人邂逅吗?坦然自己纯粹情感的由人,即使在送别迪克之后,也会继续坚强下去的吧,因为他不是做了那个梦吗?
那个蔚蓝色的重逢的梦。

◆天海泰雅(「不想说再见」)红色的极道组长。

天海是个美丽的毒舌男,可惜我们不太能看见他的美丽,记住的只有他的毒舌。
“无能侦探。”“冒牌侦探。”……“捻两下侦探。”“搓两下就射侦探。”……
被这机关枪似的恶毒语言不停地刁难的,正是他那爱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恋人,阵内拓郎。
天海17岁时与25岁的阵内相遇,阵内是个警察,天海是个承受父亲家庭暴力的高中生。因为天海打架受伤,两人有了进一步接触。阵内同情天海,天海也微微依赖着阵内。直到后来天海杀死了暴力父亲,被关到少管所为止。
再次重逢时,阵内还是警察,天海已经成了黑社会。天海的自暴自弃并不是全因为在少管所里呆过,以他的个性来看,他多多少少是想以此来吸引阵内的注意。阵内果然注意到了,并且开始自责,自责自己没能把这个边缘少年拉回正道。
如果那时阵内坦白地说出来,天海该是多么高兴啊。可是这个笨蛋侦探只会闷在心里,表情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天海感到受到忽视,在强烈自卑的驱使下,做了会长的情人。他努力扮演秘书与情人的角色,力图忘记阵内,不巧五年之后,两人再度重逢,阵内成了私家侦探,天海已经成为周藤组的干部,具有“周藤之虎”名号的干部。
天海极力地想抓住这次重逢,但阵内看起来完全不积极。于是天海茫然了,自卑更添一层。只有自己一头热,只有自己单方面地在付出。
天海不甘心,可他又张不开自己那张坚硬的嘴,好容易张开了,吐出来的却是:“笨蛋!无能!”
不对的,自己本意不是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可是嘴仿佛就不是自己的一样,一看到阵内就痉挛着说些难听话。因为难以表白紧张到发烧的天海,不是很可爱吗?
还好,阵内也并没有笨到底,最终察觉了天海的心意,并开始慢慢理解。最终还是在天海的诱惑之下被降服。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概天海也不太能说得清楚,不过能旷日持久地对阵内迷恋了12年,应该可以说是爱上他了吧?那么抓住他就是正确的,即使经历了12年。
这一篇比较轻松的小说读起来也很舒服,而且即便大部分是从阵内的角度描写,天海这个角色仍然十分生动,语言和肢体都很好的诠释了一个神经质的流氓形象,也许不高大,但是格外真实。

综上,老师笔下的男性们的一点小结,如此优秀的男人形象目不暇给,在感受老师笔触魅力的同时,一起期盼更优秀的作品吧~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1-10 18:06 | ACG吐槽
不能不说是命运的相逢啊!(殴
神谷浩史(下敬称neko神样),随着你发射过来的一股一股激烈强劲而无力的萌光波,俺已彻底被你击败。
回首这两个多星期来mp3里装的东西,除了一部junjun的作为调味的南遥的作品外,其他全部都是neko主役的drama……而且有的还不知听了1遍,甚至在3遍以上。
这是一种怎样可怕的魅力……对于俺这个日语处于四级以下水平,放弃drama两年以来的人来说,该是多么强大的吸引啊!
那么就我这个伪饭听的顺序来做一点火星评述。

以下。
[PR]
by albino_zuki | 2007-11-07 14:19 | ACG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