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7年 06月 ( 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久违的点名www

FROM:e

1.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你会让你未来的爱人为你亲手做这道菜吗?
我现在超喜欢烤鳗鱼的……
可以的话当然要他做啊~*不过我更想自己试试。

2.你曾经在逛街或者地铁站幻想过遇到一个帅哥/美女,他/她主动和你搭讪,你希望你们之间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吗?
嗯……基本上,我是腐女。不过现实生活的残酷让我无法yy……
偶然性是不可靠的,但是大概可以很浪漫。
但是,浪漫是啥?能当饭吃么?

3.老天就给你只剩3天的时间可以活了,你打算怎么度过这宝贵的3天,期待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
我想吃比较有水分的鳗鱼饭,伴随抹茶味道的冰淇淋。
所以期待这一天有个受君请我吃,当然要冰山女王受!(我是外貌协会的哦~)

4.假如你有一个魔镜,你打算用它做什么?
魔镜是干啥用的?
如果它知道世界上谁是最美的女人请一定不要让我知道,只会徒增自卑而以。

5.谈谈你未来10年的远大计划吧。
未来1年半,读研。未来5年内,相亲。未来10年内,结婚生子。

6.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公主是谁?
木有,反正王子不会看上我,想也白想。

7.会要求自己的老公或为自己的老婆做家务?
不会,基本上这是家庭不稳定的因素之一,我会尽可能自己做,而且乐在其中。

8.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不满意,可是没办法。

9.如果现在给你10万块钱,你会拿来做什么?
存起来,为了未来供房或者老人看病用。

10.打算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或娶老婆?
希望是在29岁。悬崖边上。

11.男女之间有纯粹的友谊么?
以前我觉得是有的,现在有点不相信了。

12.最近一次失眠是为了什么事?.
下午睡多了,晚上睡不着。

13.爱情重要么?
大概吧,其实我不知道。

14.我在你眼里是怎样的人?
完全可以沟通。
完全可以和我沟通的人不多哦www

15.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颜色的?
有点乱,我看不清楚。

17.你对自己的性别满意吗?
大概满意吧,不满意能怎么样呢?
作为女性的话,可以yy不是吗www
虽然很花钱,但是漂亮衣服我还是喜欢的。

18.如果可以随意选择,你想要上什么大学,什么专业?
北京语言大学,新闻系。

19.如果世界上只能保留一种艺术,在音乐,绘画,雕塑,诗歌,etc.中你会选择哪一种?
音乐。

20.说说自己喜欢的季节和原因。
具体来说的话,我好像对那个季节都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可能是因为我容易厌倦的缘故。
硬要说的话,我喜欢季节更替的时节。

21.会不会因为文字和音乐莫名的喜欢上一座城市,是哪个和哪座。
因为文字,嗯,我喜欢上的是巴黎,因为读93年,特别特别想经历那样一场革命。
因为音乐,嗯,我想是名古屋或者京都吧……冲绳,也说不定,因为我没有具体的概念。我喜欢那种小城镇,大家互相都认识,民风淳朴,夏天的时候有祭典,有烟火大会……
现在正在听些民谣,于是不知不觉就想到这些了。

22.最近在看什么书呢?有什么心得吗?
叹气,什么书都没在看。刚买了一套台版百鬼,于是都在复习。
心得……果然还是好男人,三郎。

23.本命年你会选择穿红色内裤吗?为什么?
会吧。
为什么,不知道。

24.最近生活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我毕业了,告别大学生活。
我居然,完全不留恋。

25.老妈和老婆或是老公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
老妈。
现在还没有老公,不知道老公是什么。

26.你最想改变身上的哪一个缺点?
缺少社交性,不会喝酒。

28.你未来最想定居的城市?..
长春。
消费水平一般,收入水平一般。
没有地震,冬冷夏凉。

29.最近有没有很想为自己买的东西?
想买欧泊来的粉底。
因为上一个用完了,只用隔离霜总有不安全的感觉= =

30.最近什么事情让自己很开心?
知道有人在远远看着我,突然觉得有点开心。
再有就是,我有个健全的家庭。

31.爱情和金钱有关吗?为什么?
有。
是不安定因素。

32.对于另一半的标准你最看中什么?
性格。
实际上标准这东西,不太可靠吧?

33.最討厭什麽的男人或女人?
自私的。

34.最喜歡怎麽樣的男人或女人?
笑起来很开朗,笑脸很漂亮的。

35.告訴我能讓你感覺倖福的理由
身边的人的平安健康地活着,一想到这个,我感到非常的幸福。

36.人生最大的悲哀
无法坦率。

37.独自一人的时候会想干什么?
经常是一个人……就像现在?
洗澡,喝茶,上网,写文。

38.最喜欢的电影或者书籍,为什么?
电影……我的储备太有限了,一定要说的话……隔壁的山田君,我看了无数遍……
书籍……漫画可以么……百鬼夜行抄。
山田君……不知为什么,一看这个片子,我就有食欲了,压力也消失了。
百鬼……应该也说过很多次了,可以看尽人情冷暖。

39.希望做女人还是男人?为什么?
无论做哪一种,都很辛苦。

40.觉得现实重要还是理想重要?为什么?
现实。
吃得饱穿得暖最重要。

41你恨出了那么多题目的始作俑者么
不恨,好久没做题了www

42喜欢诺基亚还是三星
nokia,周围用三星手机的同学,10有89都坏掉了。

43无聊到想自杀时会做什么
睡觉。

44你的大本命是誰
mucc

45你會彈樂器嘛?(吉他,貝斯,鼓,kb)
kb学过,但是都忘掉了。

46:你有养宠物么~是什么~叫什么~?
没有,好想养龙猫!要是养了就叫小白。

47:如果可以的话最希望见到谁~?
要是以前的话……一定会说mucc
不过现在好像没有那种欲望了,完全消失了,我到底还是流俗了。
现在的话,很想见到未来的另一半,从现在就考察,不行就换。

48,你是神经病吗?为什么?
不是。
因为不是。

49,你是男是女?
腐女。

50,你如果要死 选什么死法 为什么?
睡眠中,无痛死。
换种说法就是,老死。
再换种说法,寿终正寝。

51:你会为死去的人做些什么...
中元的时候流眼泪,做个梦看看他们。

52:对69这个数字滴看法~~
嗯,其实69day对我来说还是很特别的日子……

52:(我的问题)觉得册册cee将来的真爱会是怎样的人?
cee/_\我不认识啊……

53:什么情况下会看天空?
躺在床上,耳朵里塞耳机,听mimei的曲子时。
躺在操场上,黑天,旁边有对打架的情侣,远处有正在嘶吼的毕业班。
不过天空令我眩晕。

54:觉得自己是个有情调的人吗?所谓的情调是什么呢?


点名:阿扁,枪枪,嘟嘟,熊猫,ai,老头,乱。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6-29 00:18 | 日々吐槽

嗯...小小的推荐

因为毕业和天气大脑一直处于停滞状态。毕业应该算大事情吧?但是现在其实还没离校,所以不急着来记录。
今天要说的是……上个月还不这个月出版的B级美食俱乐部。
我想起个大题目:从B级看今市子的风格变化。
莫非我要学术……那是不可能的XDDD

原来,说实话,不太喜欢这个设定。
因为作为攻的鬼冢学长……实在是太像浅田了,囧
浅田从受变攻(我先看的乐园)是接受不能的事……
另外,受看起来比较小白,虽然很可爱,但是小白受是我的雷。
几日前看了2。
>////////////////////////<
怎么可以这么萌的,画出这么萌的“爱情”故事的,是今大姐!?
有点不敢相信,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这故事……未免太甜蜜了吧!?

在1里面,两个人磨磨唧唧地终于凑到一起,最后终于嘿咻成功。
大姐的特色在于两个人别扭来别扭去最后HE,其间登场无数人物,鸡飞狗跳,冲突不断,最终和谐。
B级的一,已经完成了以上使命。
可是,居然出了二!单从这一点看就有点不像大姐了。
接着一口气看完,就会觉得越来越奇怪。

首先,H明显变多了。
嗯,说到绝对清水的BL作者,我能想到的就仨人,大姐、二宫悦己、茶屋町胜吕,欢迎补充。
大姐就连H也仅仅画到kiss的程度,参见相爱太早、乐园在身边……而且费劲拔力至多凑出一两格,微笑的作者感言中她自嘲说:“ 3页的床戏用了13页来说明。”可是她那3页的床戏中,也仅仅出现kiss而已啊orz
可是!B级里面居然出现了给青少年示范的2页,整整2页的完整过程OTL
这是真的吗真的吗?大姐画了完整的H!!
这个世界……
太美好了……

第二,出现了个忧郁米少年。
忧郁米少年并不少见,不笑的人鱼里面近藤年轻时候就是忧郁米少年,最典型的是律,绝对的忧郁米少年。
但是大姐笔下的忧郁都有点非典型,忧郁的都不是青少年该忧郁的事情。
这次鬼冢的弟弟,是在认认真真地为自己的性向而烦恼啊!而且还是非常狗血地因为被自己的好友告白而烦恼啊!
我一直以为大姐与这种正常的BL情节无缘的……
而且……这个米少年……很时髦……
仔细回想一下,律的整个形象,基本上代表了大姐的服装概念。品味算不上土吧?但是和时尚绝对不搭边。
但是鬼冢的弟弟,如果不从服装上看,单单看如下这一张:
d0023728_23434651.jpg

……我有种在看水名濑作品的错觉。
这个头发,这个眼神……
怦然心动。

最后,情节埋伏着各种必杀死。
比如早上起来,两个人在被窝里XXXX。
比如误会结束后饥渴的两个人在家附近的草丛里OOXX。
比如小攻小受互相吃醋……
比如……

真的真的是泛滥的情节,可是,被大姐画出来就是很萌很萌……
所以,虽然狗血,大姐的作品仍然值得推荐wwww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6-26 23:45 | ACG吐槽

全班的毕业旅行

长白山2日游归来。

说是2日游,实际上只有1日,其余的1日在睡觉坐车。
周6,69日那天,上午坐6个小时车到松江河镇,住在一个名字想不起来的旅馆,吃午饭。
下午便是全副武装去漂流了。选在一处,水流不湍急也不深。和阿扁2人一个筏子下去,无论是盆或者瓢,统统带好,身上裹雨衣救生衣,脚下穿拖鞋。
如此滑稽的装扮,到底是为了啥,囧。
基本上不管用。
下水还没2分钟,遇到了同学的船,3、4只聚在一起,打得不亦乐乎。
无论男女,全部弃船站在没膝盖的水里,瓢盆齐上,手脚并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头发凝结成一束一束,挂在脸上,场面非常惨烈。
我们的船无防备地慢悠悠地从这群狂人身边擦过去,不过是一瞬间!一瞬间……俺们俩就变成跟他们一个样了……周同学的瓢犹如神助,劈头盖脸地落下来,所谓目不暇给。但是我们的船很不配合他,疾速漂走了。只是湿了一半吧?我拼命保护的唯一一条裤子。阿扁没穿雨衣,所以悲惨过于我。但是……那水大概不脏吧?千万不要脏啊!我灌了好几口。

于是这船继续顺流漂着,离狂人们渐行渐远。环境开始安静起来,两岸的群山,林中若隐若现的鸟鸣,柔和的日光,清澈的碧空。悠然气氛顿生。
偏偏好景不长,不久就看到水中半游泳状态的杨小乐同学,接着无悬念遭攻击。水顺着脖子淌下去,没有通过雨衣,雨裤也没有,直接进到裤子里,唯一带的一条牛仔裤,第二天要穿着上山的牛仔裤,湿了!!!!!!!
居然湿了!!!!
于是隐忍受变成腹黑攻,虽然变成攻也没啥战斗力,最终求全与杨小乐结盟,同时四处招募盟友。一面结盟一面挨打,队伍渐渐壮大。
最终7个船联盟,浩荡荡一大排横在某处,向着不远处那群暂时搁浅的狂人叫嚣。10来个人齐刷刷地喊:“周XX——!”“赵XX——!”……
然后来一个拍一个,盆瓢水枪齐上阵,直到那边的船里的水多的将要沉下去为止。
蔚为壮观。

出过了恶气之后,爽过了的7只船各自跑路。
我和阿扁相对仰面躺着,我用雨衣帽子遮着日光,速度慢得几乎静止,惬意得也几乎要睡着了。
结果,被迎面赶上的敌人袭击了,连武器也被缴获,船人都变成俘虏……
不过再挣扎下去也没有力气,于是趁人不备我们俩偷偷漂走了,然后就维持着悠闲的状态直到终点。

景色是清幽的,我们一来就火爆了。
这水大概也喜欢笑声,所以这么柔和。
上岸之后,我惋惜我的裤子,惋惜我15块钱的雨衣,惋惜我透彻湿掉的头发。
是很高兴地惋惜着。

晚上有联谊。我不太适应喝酒的环境,于是在房间里看红楼梦中人。
车弟弟真可爱wwww

第二日,周日。
早上驱车上山,路过大峡谷,看松桦恋。松树和桦树一个挨一个分别生长着,虽不同种但是比同种却更加亲密。所谓亲密有间。
之后便是重头戏登山了。蜿蜒着山路上去,有残雪,有黄色花朵,有雾气。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色,激动得几乎落泪。
为什么要落泪呢?
即时是初次见面,但是却亲切得不得了。
其实景色没有那么美,但是我还是看到山了。这一点就够我感动的了。

如果是七、八月份的话,就能赶上满山遍野的各色花朵竞相绽放。虽然没看到,但是可以想象。
回去翻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到了半山,剩下的1200级台阶要自己上去,这是整个行程中我最期待的时候。
终于可以向乐园迈近一步了,海拔2000米的乐园,笑。
川江的乐园在3000米,以后我会向那个方向努力的。
上去的时候有点累,但是非常愉快,同路有许多游客,互相勉励着,互相赞叹着。
山给了人们这样大的乐趣,就算是光秃秃的,不会言语的山。
所以这山是非常可爱的。
这时候我稍稍可以理解一点川江啊,猿并啊,他们爱山的心情了。

到顶的时候稍稍扫兴,因为太多的人,吵吵闹闹地聚在天池旁边。
天池冷冻着,凝固着,没有丝毫生气。仿佛是睡着一般,没有欢迎我们的意思。
我很生气,我没有体会到浅田在山顶上那种松口气的心情,我被天池骗了。
但是好歹是看到了,没有落雨也没有浓雾。

下山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我想当一次猿并,笑。
背着书包,笑着看还在向上努力的人们。
听不同人各色的对话。
“得锻炼啊,以后吃完饭运动2小时。”丈夫说。
“我身体很健康,不需要锻炼。”妻子。
“我跟你说……”丈夫。
之后我超过他们了,不上山的中年人是无法知道自己身体好不好的,我想。
“上次我登九华山……”
不晓得是跟朋友还是同事在炫耀自己的登山经历,之后我也超过了。
“来,给美女让个路。”
大概是一对父子吧,我很想说谢谢夸奖,但是只说了谢谢,我相信裹着棉衣的我算不上美女的,笑。
“我们跟上大部队了吗?”一个女孩子问身边另一个。
“跟上了一个。”另一个说。
原来她们在说我啊,我哭笑不得。她们和我同车来的,不过我算不上大部队吖,笑。
之后我也超过她们了。
虽然是一个人,但是一点不孤单。
这山是巨大的容器,承载所有人的心事,温柔地安抚,所以下山的时候,整个人轻松着,不自觉地笑着,仿佛已经和这山是老朋友了。

山底下的太阳很灼热,我钻进环保车里,挥别山,同时期待重逢。
我要看那满山遍野的花,还有敞开心怀的天池。

回去的时候就是在睡觉,不停睡觉,变换姿势睡觉。
晚上8点半到学校,然后浑身零碎着倒在床上。
游记完毕。
很愉快,以上。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6-11 23:43 | 日々吐槽
BGM:FIGURE'71 - 恋人はラムネ色


“妈,我走了。”
因为低血压,早上我常常睡过头,匆匆忙忙地,于是来不及吃早餐,一天就是这样开始。
母亲已经习惯不多余问一句:“不吃东西么?”我也习惯在飞奔出去时不回头看她无奈的表情。那是我的世界中最荒凉的景色。
我叫岩上绫子,在报社做文字编辑,站在29岁的悬崖边上。
虽然每日努力上班下班,遗憾的是薪水微薄;加上相亲失败,自然而然地沦为与父母挤在一处的不孝女兼老处女。
我的神经够粗,没有房子没有男人鲜少社交,生活还是一样过.。即使时不时地还是从母亲构筑的凄凉中感到幸福的距离。然而我并不知道幸福,所以不觉得自己可悲。
或许,这样倔强生存的我,只是不愿承认寂寞。

那一天,那个人来了。
那个人是父亲兄弟的儿子,与我同岁,一直留在老家茨城。他父母早逝,据说还有个姐姐,但是也非寿终正寝。常在父母嘴里听到这些事情,我的荒凉也减半。
他最终仍然是放下矜持,跑到东京来投奔叔叔婶婶。长达20年的矜持是可笑的,大概只有我可以不费力地理解,那骨子里类似家族性的固执。

傍晚时候,我请假到车站去接他。
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他的相貌已全然忘记,找到他却没费一点力气。
我去晚了,突然要求加班,提到请假主编就要吃人。
好容易在日落西山前抽身,却已经比约定时间晚了2个钟头。
他瘦高个,穿白色T恤,手边一只小包,倚在石柱上。没有吸烟,手上拿一瓶玻子汽水,不时噙一口,一点不畅快。
即使淹没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能认出他。
他完全被隔离了,他的世界只有石柱、夕阳、玻子汽水。
我想,他大概也不期待我来,他的世界有他自己就够了。
“达琅?”
应着我的声音,他转过头,随即拿起包,婉转地笑着:“绫子。”
我不住道歉,他只是维持着笑容。白色的T恤没有花纹,白得刺眼,如同他干净的笑脸,看不到伤情。
与其这样说,不如说他没有表情。既不哀愁着、也不欢喜着;既不妥协着、也不坚持着。
我的眼前仿佛摆了一面镜子。

“给你们添麻烦了……”他跪坐在那里,茶水也不喝。我们许多年没有联系,语言也丢失了,所以客套与寒暄也显得贫瘠,家里从此添加了一名沉默的住户。
每日里他早出晚归,看来是在外面打零工。我晚上晚睡,常常能听见他在玄关脱鞋蹑手蹑脚进门的声音。
一日我在厨房里喝水,看他拄着头睡眼惺忪地倒在门口,摆着无可奈何的姿势。
我过去搀他进屋,他像树叶一样飘摇着身体,头发遮住了半个脸。看不到也无所谓,反正也没有表情。
夜静悄悄的。
他就这样死了,我想,也没人知道吧。
“他在外面做什么?”隔天我问母亲。
“好像是建筑工地的工作,还有些别的。你爸爸拿着他的简历拜托过别人,始终没有消息。我们家也没有势力,他连高中也没念完。”
“这么拼命挣钱是干什么?”
“高中时候犯事,撞死了人,现在还没还清罚金。头几年我们也帮忙还过一些……”
他的世界比我的荒凉,我知道,而且是望不尽的荒凉。

仲夏夜,我难得地参加报社的聚会。因为明天,报社就要解散,我就要失业。
我对眼前这些喝得烂醉的人没有感情,我只是为了延长明天到来的时间,晚点接受失业的事实。我没动酒杯,直挺挺地坐着。环绕在身边的觥筹交错与我不相干,男女同事越轨的情话也与我不相干,主编身边的狗腿获得新的工作同样与我不相干。
我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
明天我想干什么?什么也不想干。
我直挺挺地坐着,伴随越来越沉重的心。

“绫子?”
不知何时,同事们三三两两结伴去下一摊了,我自暴自弃站起来准备回去。这时,听到有人叫我。
“啊,真的是绫子。”我回头,看到达琅拿着扫帚站在跟前,柔和地笑着,亲切地叫:“绫子。”
原来他晚上在这里打工,真不巧,我颓唐的样子还是被人瞧见了。我能回答什么呢?努力地想了几秒钟,我只吐出两个字:“拜拜。”
我踏进黑夜里去,溶在寂静之中,心无旁骛地向未知的方向迈进。
月色稀疏,树影婆娑,这条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只能听到自己鞋跟节律的响。
“绫子,绫子。”
达琅一直跟在后面,时不时叫我。
昨天还被我嘲笑的人今天过来可怜我。
或许他并不为着我值得可怜,只是下了班与我同路。我到哪里,他到哪里。我的家是他的家。
我们一前一后,没有一句对白,他仍只是叫着:“绫子,绫子。”
就这样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海边。
那是怎样的海,我看不分明,也不想看。我转个弯,沿着岸边走,夜风很凉,脖子里面灌着寒冷。
前面是施工地,我于是转身,冷不防达琅伸过手来,握着一瓶玻子汽水。
“口渴吗?”
施工地灯火通明,蓝色的瓶子附着着柔和的光,搭配一张纯净的笑脸。
我接过来,没有喝。这次我们并排走了,他毫不抵触我挽起他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
我需要有人给我温暖,更需要有人给我爱情。

那个人是你吗?达琅。

失业之后的我隐瞒事实装作每天去上班,其实只是不停参加面试,不断增加失败记录。
即使这样,我还是比以前稍微快乐了一点。晚上的时候我都到那家店去找他,然后一起回家。
别人看来沉默到尴尬的气氛,我们却在进行交流。
或者散着步,或者不着边际地问彼此情况,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一起喝玻子汽水。
他仍是小口噙着喝,小心侍奉着,他说这是温柔的液体,我猜那其中有他的记忆。
就算是像我们这样的人生,也曾是有过美好相遇的。

连日来的淫雨几乎退净夏天的暑气,某个凉爽的傍晚,从茨城来了一位不相识的客人。
“你好,我找岩上达琅。”一个高个儿男人,名字是佐佐木信二。
母亲招待他,并打电话给达琅。
“有位佐佐木先生找你。”
我当时正在那家店里等他下班,我看到他接电话时颤抖的嘴唇。
“佐佐木?我马上会回去。”
他显然是喜悦着,从他僵硬麻木的脸上突然幻化出许多表情来。此刻我才发觉他还是和人一样在活着的。
我们于是请假早退,第一次坐地铁回家。他焦虑着,我插不进话,我对佐佐木三个字起着怨恨,同时也对自己起着怨恨。
这是一种什么感情?这真的是爱情么?

“信一!”几乎是喘着,他拉开房间的门。
里面端坐的男人微微摇头:“达琅,我是信二。”
他顿了2、3秒,即使背对着我,我也能看到他的失望。
“不管我是谁,这一次请跟我在一起。”男人安静而庄严地说,达琅仍然以进来时的姿势站着。许久,他转过身轻轻说:“请让我们单独谈谈……”
他用他对我惯用的表情,眼角渗透的玻子汽水色的液体。

“这一次请跟我在一起。”
我的怨恨变成真实,隔天,达琅便以找到栖身之处为由搬了出去。
他告诉我:佐佐木是他的恋人,他认为我应该知道,我应该理解。
我于是笑着送他出门,笑着面对落幕后的空虚。
或者这并不是我爱情的落幕,因为它从未开启。
这是一种什么感情?这真的是爱情么?

从此,达琅隐约地出现在我生活里,我知道他的新住处,新工作,但是一次也没找过他。
他再不是我的战友,他与我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那是个我未知的世界,不再荒凉,不再满目疮痍,但是,那真的很美好吗?

大概一年之后,同样是夏天。
我终于相亲成功即将搬家,房间里琐碎地摆着30年的回忆。
毕业照、同学录、退职信、工资单……
角落里的蓝色玻子汽水瓶也一并扔掉。
我不需要记忆,我从30岁才开始人生。

这时候我收到一条莫名的短信。
达琅死了。
署名:佐佐木信二。

我凭着模糊的记忆赶到那所公寓,推开门时,房间里一片狼藉。
野兽曾在这里生活过,我想。
“佐佐木先生?”
那个男人颓然跪在地上,达琅的血浸淫着他的裤脚。房间潮湿背阴,弥漫着腥臭与绝望的味道。此刻外面适时的下着雨,纱窗外面透着清冷的空气。我跑着去开窗,刻意不看地上白色红色的尸体。
“佐佐木先生,为什么不叫救护车?”
男人喃喃:“晚了,我发现的时候……”
“是被人杀死的么?”
男人点点头:“被信一杀死了。”
我微微一低头,可以看到佐佐木手上一把尖刻的刀,还有达琅脖子上触目的伤痕。
我有点害怕,但是不惊慌。
“怎么回事?佐佐木先生。”
“……”男人白色的嘴唇小心移动着,我几乎听不清他艰涩的声音。
“信一没有死……他嫉妒着我们,于是他到底回来了,回来杀死达琅。”
我不懂这个人的话,他精神错乱着,或者只是幼稚地辩白自己的罪行。
“信一……是谁啊?”我皱着眉头,对着发呆的男人重重地说,“信一难道不是佐佐木先生您吗?”同时手下不留情地拨通110。

这个男人不停哭泣着,现在的我一点不害怕了,眼前的杀人凶手不过是胆小鬼。
我的爱人——我终于肯定那是爱情了——在他手下变成无生命的肉块,他却以卑劣的方式掩盖着,还假惺惺地哀伤着。
会有谁相信呢?
他愚蠢的伎俩任谁都会一眼识破吧?
很快警方来了,带走毫无抵抗的佐佐木,无悬念的破案。
死刑宣判的那天我在法庭旁听,佐佐木几乎没有回答问题,一概用“信一杀死的”来敷衍。
达琅为什么会爱上这个人呢?
爱到情愿被杀死也要生活在一起呢?
这样的爱情真的存在过吗?
我在达琅的葬礼上望着熟睡中的他自问自答。
或许他……并没有爱过任何人吧?
一切只是出于他的温柔,不是吗?

我释然走出灵堂,心里怀着大大的喜悦,嘴里情不自禁地哼着:
恋人はラムネ色。(玻子汽水色的恋人。)
大好きな優しい人。 (我最爱的溫柔的人。)
……
外面连绵的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门前停着未婚夫的车,他探出头来问:“结束了吗?要去试婚纱吗?”
明天就是我的婚礼了。

終わり

PS:
终于完结,拖拖拖出这一篇来。
如果不是与宠那次彻底对谈,以及宠写出的设定,我肯定这一篇就没有了。
这个绫子的视角就是从宠那里来的~*
显然,这个绫子非常可恶……但是只要狼可爱,俺牺牲了么关系=v=
按照约定的全……灭结局……算是吧orz,放过可怜的大龄女青年吧||||
本想绫子得知信二杀死狼后恼羞成怒杀了信二,后来发现她根本就没有爱达琅到那种程度嘛……还是报警算了。
至于信二为什么把死讯告诉绫子,大概是因为害怕吧?大概吧。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6-04 00:36 | 同人作品

和田薰+与宠的rp对谈

如果是「绚烂舞蹈祭」和「犬夜叉」大概都不足以让我对和田薰这个人产生这种崇拜到近乎迷恋的感情,叹。
还是……「SAMURAI7」的OST在我心中可以称为极品。
一年以前听到的image CD,只8曲,虽说阵容是一流的,但是完全满足不能。
于是这一年里对正式OST饥渴到要把anime一一转为mp3来当drama听的地步。
去年4月份终于正式发行了OST,但是……我居然才听到!
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不过还好,如果再听不到的话,真的要去败了,这是我的死穴。
知道一张CD,一定会萌到死,但是听不到,世界上最悲哀莫过于此……
还好没放弃,时不时就在google百度大婶那里地毯式地进行搜索一下,终于有成果了/_\
这种幸福只有自己体会得到啊……

现在每日听着这个,终于重新提起写同人的勇气,并且开始搜集和田先生的工程。
很想听他那些纯音乐的集子,居然有那么多,而且完全无从下手,OST里面目前还是「SAMURAI7」的感觉最好,或者我真的需要全部都看了才萌的起来?
不只是和乐,交响或者是幻想题材也做得得心应手,不过和田先生明显最爱的还是和乐器。看这洋洋洒洒的爱啊。

1989
座興七重
日本音楽集団
日本音楽集団の委嘱作品として作曲。音楽集団の標準形態の七重奏で書かれていて、各楽器がそれぞれ「みせ場」を持たせるよう構成されています。

二面 の琵琶のための綾
半田淳子、坂田美子
新典音楽協会の委嘱作品として作曲。
「初心者でも演奏できるアンサンブル曲を」という依頼で書かれたシリーズです。二面 の琵琶が各々掛け合うように書かれています。

尺八と三絃のための和楽
日本音楽集団
新典音楽協会の同シリーズの委嘱作品。栃木県日光の「和楽踊り」のモチーフをベースに書かれています。

尺八、三味線、箏のための夜叉舞
日本音楽集団
新典音楽協会の同シリーズの委嘱作品。アレグロの快活な作品で新典シリーズでは最も人気がありました。

1990
三絃と二十絃箏、十七絃箏のための絃魂
花房はるえリサイタル
三絃と箏の奏者である花房はるえさんのリサイタルのための委嘱作品。この時花房さんに三味線を頂きました。

1991
三面 の箏と二面の十七絃箏のための雅俗五響
五人展リサイタル
箏のアンサンブル集団である五人展の委嘱作品。「雅」と「俗」のアダージョとアレグロの二つの部分から構成されています。

二本の独奏尺八と尺八合奏、打楽器のための風聲鼓響
東京尺八合奏団
東京尺八合奏団の委嘱作品。

1995
雅俗四響―尺八、三味線、十三絃箏、十七絃箏のための―
邦楽アカデミー
邦楽アカデミーより4人のアンサンブルのためにという依頼で作曲された作品。

2003
和太鼓アンサンブルのための 
打響三章-長門の印象より
太鼓オーケストラ翔門 近松祭in長門実行委員会委嘱

2006
和楽器オーケストラのための三連譚“熾・幻・舞
和楽器オーケストラ あいおい若い演奏家を中心に結成された“あいおい”の委嘱による3曲からなる邦楽オーケストラ作品。初演は真新しい兵庫県立芸術文化センター。
多么勤奋努力的老师,不过他作品越多我的遗憾就越大……真的很想听太鼓那张/_\

-------------------------------------不相干分割-------------------------------------

前日和宠关于后编的对谈……限制内容含,囧。

前话:之前跟宠商量好要宠写恋人はラムネ色后编,宠要圆满自己的h愿望。于是……开始了漫长的催文过程……好容易某日宠牙膏似的挤出一点……于是引发下面的对谈。

前情提要:恋人はラムネ色前编本编。佐佐木信一因为父亲车祸死亡人格分裂,以其二重人格信二为第一视角描述的他与信一的恋人兼杀父仇人达琅的故事。

RP谈话内容-慎入-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6-02 22:02 | ACG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