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7年 04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夏天!夏天!

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期待夏天。是因爲這個春天太寒冷了嗎?
不對。年年的春天都寒冷,今年格外冷是因爲自己脫得過早了……
是因爲今天夏天我要畢業離開這該死的大學嗎?
不對。研究生明明還要繼續在這該死的地方念兩年。
那麽,我是被什麽刺激了嗎?
賓果!是少年,亞吧裏是少年啊!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WATER BOYS從一到二到2005年SP通通看完了。
啊……怎麽可能不感動?連續看了3次的彙報演出俺竟然仍然熱泪盈眶……
爲什麽天是那樣藍啊?
爲什麽水是那樣清啊?
爲什麽瑛太醬是那樣可愛啊?
爲什麽小池是那麽黑啊?汗……

俺看的順序有誤,從2開始看的。當時是爲了看小池(?)或者我是不太喜歡山田熊猫(?)
所謂先入爲主,2給我的歡笑和泪水是最多的。
從市原掉進溝裏時我就開始笑,到學生叫:“乙女(處女)老師早!”老師(男)更正:“我不是乙女(處女),是早乙女!”我開始大笑。
看這個之前看的是鬼嫁新娘第一部,完全笑不出來……
之後我媽和我一起看,金子貴俊實在太出彩了,竟然能讓我媽耐著性子即使看字幕也要看這個人妖老師。
我當時很想找華之亂給我媽看,證明金子貴俊其實挺爺們的……
小池……餓滴神,你真的是小池麽?小松鼠變成了小泥人兒……一點也不起眼,不過那個粉書包給了我鮮明的印象。還有那個笑臉啊~2004年,小池18歲。18歲的笑臉真是無比燦爛。
市原,由于我看到的他的角色都差不多,所以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有什麽過人的特質。不過少年麽……可愛就可以啦~
我喜歡2的結尾勝過1,失敗了一次但是重新建立起來的五層塔、市原最終的離去、DV裏面大家送別的影像、以及最後那一句:這個夏天我們都成熟了一點點……對我來說都是重磅催泪彈吖!
最可貴的是,我沒感到一點矯情,少年之間不含絲毫雜質的友情、少年與少女之間朦朧的戀情、擁有一起奮鬥的同伴、擁有共同要實現的目標……
成不成功無所謂、告不告白無所謂、在不在一起無所謂。
只要曾經有過那樣美好的回憶就可以了。
這就是青春吖!(毆

後來過了許久看了1,突然發現!裏面有耳朵君!
耳朵君在UNFAIR裏面很有型,激萌!
耳朵君在交響裏面頭髮很有型,激萌!
這個是2003年21歲的耳朵君吖!
毒舌的生徒會長,化敵爲友的角色,和小池是一類的。
但是無論怎麽看耳朵君的分量都要重于小池亞,難道是因爲個頭的緣故看起來比較顯眼嗎,囧
後來2005的SP更成了第一主角了,而且穿的衣服都很可愛~
山田熊猫原來是慢熱型,不是市原那種熱得快型。雖然開頭看起來有點悶,不過後來慢慢就出彩了。熊猫的戲看得還太少,以後要補習。
玉木宏出來的時候俺把大腿拍疼了。刺猬頭很KUSO,那顆大痣是咋回事?您的外號是不是叫做鼻屎君亞?(摘自本仁戾《高速狩天使》)最早的那部WB電影我還沒看,如果電影裏面也有那顆大痣的話,教俺如何看下去啊!!
重考第2年的學長,仍然對曾經熱中于花樣游泳的事情不後悔。
這正是WB從1到SP貫徹始終的精神:
人生總要熱血一回!熱血笨蛋們在拼盡全力之後,就會看清自己的未來之路。
啊……我還沒有熱血過就已經變成枯竭的大人了,咋辦?
大人其實……也可以熱血的吧?

題外話,看了玉木的千秋之後,我終于明白《最後的留言》(藤堂夏央)裏面那冰山受是啥樣子了。
轉眼冰山受變成了鼻屎君……接受不能。

剛剛看完2005年SP,耳朵君的頭髮帥。
雖然沒有連續劇展開的那麽多,而且發展大致也差不多,也沒有特別有新意的情節。(島上的設定,護士的設定,不能不聯想到五島醫生……)
但是最後村裏人都跳到游泳池裏,每個人都露出笑容的時候,我到底又跟著哭了,囧
這個東西再拍第三部,第四部,我也會跟著看,大概也會哭。
我對少年沒有抵抗力吖……
話說萬一今年拍第三部,是不是該輪到三浦春馬啦,都已經邁進90年一輩鳥,不能不承認自己已經是老人,Orz

另外……第一部有32個少年、第二部有32個少年、SP有24個少年……
爲什麽……我居然YY不能!
難道一熱血我的YY功能就退化鳥?
還是實在太CJ了,讓人不忍心YY?
あ~もう~
快樂第一、YY次之。

最後要說音樂。
這難道不是神作嗎?完畢。

夏天,快點來吧。其實我們學校也有個游泳池……
今年的畢業晚會,如果在游泳池那裏開……是不可能的///_\\\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23 09:45 | 日々吐槽

拿到鳥TAT

劇中BGM 17曲(音楽 森英治) 
主題歌「ねがいごと(TV Ver)」(フォノジェニコ) 収録。
■ 収録曲
  百鬼夜行抄~序章
  妖艶
  夢幻
  木洩れ日
  妖の宴
  疑念
  闇の淵
  見えざる者
  百鬼夜行抄~安息
  孤独
  桜模様
  妖の街
  策略
  死闘
  遠い約束
  祈り
  百鬼夜行抄
  ねがいごと(TV Ver)・・・Fonogenico

完整的,非44s試聼版~*
up到mo了,路過的孩子還沒收的孩子過來讓大姐tx。

提取碼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8 12:53 | ACG吐槽

遇到大衰神

昨天出門下樓的時候,一腳踩空滾下樓梯,摔成半身不遂……
一覺醒來,突然發現( ̄□ ̄;)ガーン落枕了……
於是現在是全身不遂(━┳━◇━┳━)

還要寫論文啊啊啊啊啊,爲什麽!!!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7 22:07 | 日々吐槽

妄想幻月樓奇譚之四

這個東西終于寫完了……其實也只是無聊的產物,去年冬天就開始寫了,今天才算完工Orz...
至於爲什麽要寫,只是因爲太喜歡這個人設了,非常想寫同人。當然這個還不是,只是將舊有故事以文字的形勢加以敍述,算是同人前的熱身好了。
這個故事在第一卷中是最喜歡的,讀了無數遍。這個年代,這個人設,這種朦朧的氣氛,把我萌的七葷八素吖!沒有任何過激場面,敍述也很平實,可是爲什麽就是這麽萌///_\\\,如果我能寫出漫畫氣氛的一半就好了,但是一旦用文字表現,明顯就蒼白許多啊……

——————————妄想分割綫——————————

妄想CAST:

鶴來升一郎——北村一煇(CV:三木真一郎)

與三郎·神田川月平·杉浦周士——及川光博(CV:櫻井孝宏)

老闆娘——稻森泉

井坂宣明——西島秀俊

井坂弟弟——忍成修吾



=w=最終妄想才是真正樂趣所在~*
北村叔眉清目秀,及川叔目秀眉清。雖然沒覺得有多登對,但是北村本身那一點野性氣質+及川那一點脫綫與嫵媚……妄想成立。
另外,及川君一定要戴眼鏡,北村叔一定要穿洋服。啊啊啊啊!
這倆人將主角的年紀明顯擡高了一個層次= =
所以下面角色的選擇……
西島最適合腹黑,忍成那麽可愛,唔唔,妄想成立。
關於CV……就是第一感覺鳥。
這個出ANIME或者電視劇基本都不可能,但是drama還是可以期待的。
脫綫攻+脫綫受……那個人比較適合呢?

以上,妄想結束。



幻月樓奇譚之四

—上篇—

昭和初年。

「哎呀,說到這個故事,年代已經無從考證。在一個叫做幻月樓的堂子裏,在熱鬧喧嘩的三味弦的琴聲中,藏著一對若隱若現的私會男女的身影。一個是幫間,一個是藝妓。這在花柳界是不被允許的,因為這等於監守自盜,一旦被發現就將在花柳界無容身之地。然而這一對男女不顧大忌,傾心相愛。奇怪的是,他們的關係一直沒有被發現,他們如何辦到的呢?令人好奇。
終於有一天,幻月樓的老闆娘忍不住對那藝妓說「我真服了你了,你怎麼還敢跟這種人在一起?你站在這裏,好好看看抱著你的男人吧。」藝妓在老闆娘的催促下,站在廊下,偷偷看著那幫間。
她的心上人剛巧路過,影子投在格子門上,一看之下……
他身上纏著乾癟的骷髏,多得數也數不清……」

「呀——」
「與三郎,你別說啦!」
藝妓和客人嚇的大叫,與三郎笑嘻嘻地住了嘴。
「本來說是餘興節目嘛,你怎麼把幻月樓的老闆娘說的像妖怪似的。」藝妓向客人杯中斟酒,客人驚魂未定地埋怨與三郎。

說到這個與三郎,就是幻月樓不起眼的一個幫間,生得白淨清俊,因為高度近視添上的一副圓眼鏡,更襯得臉形秀氣儒雅。沒什麼本事,只是靠說鬼故事混吃混喝,從沒有人叫座的,前一陣子竟然也有了一個恩客。

「哎喲,客人您不知道,幻月樓老闆娘本來就不是普通人呀。您就想像不出她有多大年紀……」與三郎正煞有介事的編排老闆娘,突然聽人叫「與三公,老闆娘叫你呢!」把在座的全都嚇得不寒而慄,與三郎躬一躬身從拉門出去了。

「只會講鬼故事也有恩客嗎?」
「客人您不知道呀,與三郎呀,是鶴龜屋小當家的相好喲。」
「哦呀哦呀,我只知道鶴來屋的小當家是個大草包呀!男人和男人,堂子裏不忌諱麼?」「這種事情,誰說的清楚喲……」
藝妓再斟上一杯酒,客人也不再多話了。

與三郎腳步輕快的向老闆娘的帳房走過去,路上遇到一個熟悉的面孔令他不由得側目。
「不會的……不是他……」
這樣嘀咕著,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地方,正趕上老闆娘送客人出去。
「老闆娘,那是你的恩客麼?」與三郎知道自己過來晚了,笑著迎上去。
「是呀,」老闆娘轉過身來,也是一臉的笑容,「你的恩客也來咯,在荻屋等了你好久呢。」
與三郎一激靈,哭喪著臉懇求老闆娘換一間。
「今天客人很多呀,你就將就一下吧。」老闆娘說著出去應付客人去了。
與三郎不願去的原因有二:
一是為他那個沒常識的草包恩客,鶴龜味增的小當家鶴來升一郎;
二是荻屋有個升不了天的怨鬼,好死不死與三郎偏偏是那種「看的見」的人。
沒辦法,他只有一步變三步的磨蹭過去。

「你好慢呀。」升一郎果然在悠然的喝酒,似笑非笑地望著與三郎,偌大的荻屋冷冷清清,擺明瞭是在等他一個人。
「叫局吧,小當家。」與三郎蹭在拉門不願進去。
升一郎晃著頭歎口氣「不用了,我剛從另一席上溜出來。大村的老太爺囉嗦得很呀。」

聽他這樣說,與三郎大概猜的到他又去相親了。老當家剛去世,小當家成家立室成了全族的責任。憑著升一郎挺括的身資,輪廓分明五官細膩的臉,媒人蜂擁而至。可這位小當家的心思卻不在女人身上,倒是格外照顧這個沒什麼才藝的幫間,說來實在可笑。
於是相親屢試屢敗,升一郎終於忍不住跟心急如焚的家人說「不要相親了,只會增加敵人而已。」管家勝子教訓他「樹敵的小當家你自己,誰讓你總跟人家說:與三郎比你好多了!」有了這句話,相親之後對方的親眷都是一副恨不得當場給升一郎一刀的神情。
最近升一郎似乎更加肆無忌憚,不把相親看在眼裏,連味增店的太郎都看不過眼。
「又要相親?這是第六次還是第七次了啊?」終於有一次,太郎看著勝子拿來的女方照片開了口。
勝子自然也是無奈十分,賭氣說「反正小當家興趣缺缺,不如太郎少爺你去算了。」
太郎嚇得連連推辭,畢竟自己只是個豆瓣醬師傅,前老闆義弟的兒子,既然升一郎在,自己就算不了一把手,更何況太郎他只對豆瓣醬感興趣。
「小當家和吉原的那個幫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我見過那男人一次,一看就是飽經事故老奸巨滑的狐狸,而且他也比小當家大吧?」升一郎相親的話題最終總要糾結到與三郎身上。
太郎一直努力周全地維護升一郎小當家的面子,惟獨在這個問題上他實在無能為力。
事實勝於雄辯,不成器的小當家不正在幻月樓和那幫間鬼混麼!

「……」升一郎此時此刻只是覺得耳朵很熱,忍不住要歎氣。
與三郎笑吟吟地斟上一杯酒,輕描淡寫地說:「小當家,我教給您一個好方法。像您這樣的好男人,不趕快結婚穩定下來,周圍的人是不會停止說閒話的。」
升一郎挑起眉毛,「不要說那樣無情的話嘛……」
說著就用那輕佻的表情向與三郎身邊靠過去。
氣氛正好,門忽然刷的被拉開,同為幫間的男人闖了進來。
「對不起,借過一下。」
他身後傳來密集的腳步聲,看來他是犯了什麼事被人追趕,從荻屋抄個近路。
與三郎示意他後院的拉門,「傳助兄,快從那邊的院子逃跑。」
男人三步並兩步地過去打開拉門,一面回頭道謝。
與三郎為了作好掩護,趁勢一把拉過升一郎。升一郎會意,恨不得假戲真做,乾脆抬起與三郎的腿,順便把襯衫扣子也解了。
「小當家,配合得太過啦……」與三郎心裏正在哀鳴,追趕傳助的那群人適時趕到。
「哎呀——」看到這種場面,任誰都會嚇一跳,那幾個人磕磕巴巴地問,「你們……你們看見有人從這裏……」
與三郎似乎羞愧難當,一把推開升一郎,面紅耳赤地回答,「傳助兄剛才是闖進來了,不過我把他轟出去啦!」
「那……那麼,他往哪里去了?」
「裏面。」升一郎隨意指了個方向,一群人立刻一個不剩地過去追了。

既然荻屋拉門被打開了,與三郎和升一郎的窘態自然暴露無遺。本來就有很多人好奇這兩個男同志在裏面安安靜靜地幹什麼,這一衝擊性的畫面立刻滿足了他們。
藝伎們掩口微笑,幫間則一臉的鄙夷。

「鶴來屋的,我都看見了哦,一起來喝一杯怎麼樣?」還有這種不識時務的客人過來湊趣。升一郎回頭,發現原來是相識,那個滿身酒氣一臉凶相的男人是三原屋的當家。
三原屋探身到與三郎跟前細細打量,「這就是傳說中的與三郎啊?不是很懂得招呼客人嘛。我一直想拜見尊容,不成想今天竟然撞見你們親熱的場面,看來傳言是真的啦!」隨後又轉向升一郎,輕飄飄地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你喜歡這種的,我們是不太懂啦!」
升一郎不急不緩地再斟一杯,笑容可掬地應答,「三原屋,男人可是很好唷,畢竟只有身為男人才最清楚如何讓男人身處極樂之境啊。」
升一郎從來口無遮攔且無常識,與三郎終於也忍無可忍,一拳打過去,咬牙切齒道「小當家,少在外人面前炫耀我們的關係!」
這下子周圍的人更加得趣,與三郎本來就是幫間藝人,習慣在眾人面前賣弄,此時便誇張地申辯「各位——這是開玩笑的,此身貞潔有如富士山上的千年之雪!我的貞操可是存在銀行保險庫裏!」

看著與三郎嘩衆取寵,三原屋向自己的客人說「嚇壞了吧?這種下流坯子在吉原也不多見。」升一郎這才注意藝伎身後默默無語的客人,那是個年輕男人,身著淺色洋服,神情謙卑有禮。
「這是我客戶的公子,雖然沒有什麼介紹的必要……不過第一次來吉原就讓人家遇到你們這樣的人,吉原的面子可謂蕩然無存啊。」聽著三原屋的介紹,年輕男人連忙陪笑,「哪里哪里,敝姓井坂,我是鄉下人,禮數不周,還請兩位多指教。」說著便向升一郎與三郎行禮。
說話這樣得體,人也很可愛。井坂給升一郎留下了這樣的印象。
「其實呢,我來吉原是要找一位叫做神田川月平的幫間,請問你們認識這樣一個人嗎?」
這句溫吞吞說出來的話給與三郎好大一個驚嚇,但是他不露聲色地遮掩過去,故做沉吟然後搖搖頭。
在座的藝伎幫間也都一臉迷茫,有人出主意讓井坂去見番問問看,因為全部幫間都在那兒登記有案。
井坂露出失望的神情,有些手足無措地說「其實是這樣的,家父曾經忘記帶錢,是這位幫間墊付的,所以我想借此機會把錢還給他……」
正說著,外面三原屋的僕人進來報告矯夫到了。三原屋的立刻起身,迫不及待地往外走。
「那個叫與三郎的,讓他出點醜!」出了門,他吩咐自己的手下,一臉氣急敗壞。
不過是幾天以前,三原屋的妹妹和升一郎相親,結果又被升一郎用與三郎做擋箭牌拒絕了。這位三原屋的當家就是為了摸摸與三郎的底細才來,好死不死遇見了升一郎,說話當然不會客氣。

「小當家,小心夜路走多了遇見鬼呀!」
不知是多少次,與三郎這樣勸戒浪子不會頭的升一郎,被當事人這樣講自然不會有什麼效果。
這個時候的升一郎只是忙著繼續剛才被打斷的部分,不顧懷裏的與三郎死命掙扎。
「你是富士山上的前年之雪呀?讓我瞧瞧。」
「媽呀——」
荻屋慣有哀鳴之聲,今晚也無人理睬。
不知過了多久,與三郎不勝酒力醉到在荻屋。雖然知道這樣就睡著很危險,荻屋一直逡巡著不詳之物,可是偏偏就醒不過來。就在有意識卻無法行動的情況下,與三郎覺得有什麼東西壓住了自己。
「……不對,不是小當家。」與三郎掙扎著睜開眼,屋內儘是黑暗。莫名的仿佛能看見似曾相識的情境。
粘滿血污的雙手,淩亂恐怖的房間。
是的,那時侯也是在荻屋裏……
d0023728_116453.jpg

與三郎幾乎要找到那不散陰魂的來歷了,脖子上卻忽然感到沉重的壓迫。
「嗚嗚……要窒息了……」思考也無法繼續。
好象鬼壓床一般,與三郎動彈不得也發不出聲音。
這時,荻屋外面的走廊裏響起腳步聲,漸漸的,脖子上的束縛變輕了。拉門打開時,升一郎走進來,與此同時,與三郎重生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氣。
那個東西離開了,屋子裏也亮起來,與三郎眯著眼睛立起身子。
「你醒了?那我們接著喝吧。」
剛才自己差點被殺死,跟前的男人不知不覺中救了自己。那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還在,與三郎瞥見臥在角落處暗淡的黑影。
不能在荻屋多待了。
「容我先告退……」與三郎不顧升一郎的挽留,逃也似的離開了。

這東西雖然存在已久但是並沒有對與三郎下過手,今天竟然變得這般猖狂起來。其中玄機與三郎心知肚明。
「因為井坂來了……」
「來要我的命……」
雖然害怕,但是與三郎並沒有放在心上。今日這個來找神田川月平的井坂,是不會那麼輕易就發現自己的。

第二日。
「今天荻屋也拜託了。」跟在老闆娘身邊奉承的與三郎冷不防接到任務。
「哎呀,饒了我吧。昨晚太可怕了!」
這樣的話只能跟老闆娘才說得通,因為老闆娘蝶子本身也是通靈體質,她負責接待的客人大多是往生後仍對世間流連忘返的人,送客人離開的時候也絕不會說歡迎下次光臨。與三郎一直希望她把荻屋的那個東西也送出去。
「你昨天不是也親眼看見我都送出去了嗎?如果還在的話,大概是跟著你的東西吧?」
老闆娘這麼說與三郎無力反駁,那確實是因為自己而存在的東西。

「歡迎光臨。」拉開荻屋的門,裏面並沒有人,但是與三郎清清楚楚地看見那個東西還在。
難道是小當家出去了?這樣想著,與三郎忽然發現桌子上的一本筆記。
那是自己的東西,或者說曾經是自己的。
看到這個令自己心驚肉跳的東西在這裏,與三郎立刻慌張地把它藏入懷中。
不多時,升一郎走進荻屋。
「我才剛到哦,剛才叫你的不是我。」升一郎脫掉洋服外套屈膝坐下,「這人真怪,叫人之後自己卻走掉了。不知道是誰,不過還怪識相的。那是什麼?」
升一郎一眼發現了與三郎懷中的筆記本,把正拼命想著怎麼藏這個東西的與三郎弄得措手不及。
「啊?這個……是我的枕邊書。」還是輕浮的話說來最順嘴,與三郎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這麼說當然不妥,一下子就激起了升一郎的好奇心,上來就奪。
「我亂講的,亂講的!」這時候反口當然沒用了,與三郎的力氣向來不如身高體壯的升一郎,筆記本順理成章的到了升一郎手裏。
「什麼啊?日記?」升一郎嘩啦啦地翻,與三郎趁機搶了回來,「不要看!這是客人落下來的!」
重新藏好筆記本,與三郎為了轉移話題說起了昨天逃跑的幫間。
「早知道就不幫他了,傳助哥把大家辛苦攢的錢以集資開店的名義騙到手裏,昨天逃跑了。」雖然是說給升一郎聽,與三郎大半是在自責。
「這樣的人你們也幫。」
「這是規矩,這樣一來,自己有需要的時候也可以得到幫助。」
一邊為自己開脫一邊為升一郎倒酒的與三郎看起來有些寂寞。
「你也會有那樣的時候嗎?」升一郎的手帶著溫熱的氣息安撫般地落在與三郎的脊背上。

「與三郎,美裏屋指名你哦。」外面傳來不知是哪位姐姐的聲音,升一郎立刻興致掃地。
「你今天還真忙。」皺起眉頭,升一郎酸溜溜地說,「不會是背著我花心吧?」
「沒辦法,」與三郎禮節性地一躬身,「美裏屋就在附近,我去去就來。」

只有幾十步的距離,與三郎很快來到美裏屋門前。
剛剛打完招呼,後面突然冒出個人來,與三郎沒來得及回頭,就被一條結實的繩子勒住了脖子。明明已經出了荻屋,不會是那東西跟著出來追殺自己吧?
拼命掙扎的與三郎不防碰到了那人腰間的刀子。鬼魂不會佩刀吧?那麼這是個活生生的人了。一瞬間,與三郎如釋重負,儘管現在不是如釋重負的時候。
與三郎雖然瘦弱,但也是個男人,力氣不算太小。兩人在撕扯的時候,那人被他重重地踩了一腳,手上的力道明顯輕了,與三郎得空喘了兩口氣。無意間碰倒地上的刀子,大概是剛才扭成一團時,那人的刀掉了。與三郎也顧不上其他,一心只求保命,一把把刀子捅向了身後的人。
「啊啊,好痛!」果然刺中了,脖子上的繩子松下來,那人在身後倒下去。與三郎捂著喉嚨狂咳不已。連續兩天被勒,誰受得了?
「啊啊!來…來人啊!救命……殺人啦……」那人忽然開始求救,月光下看那傷口,血正汩汩地湧出來。很快就有人被驚動,大呼小叫地趕過來。
明明是加害者,此刻卻好意思擺出受害者的姿態,果然任誰來講,生命都是最寶貴的……
與三郎雖然莫名其妙氣個半死,但明顯是自己傷了人,這種事一句兩句說不清的,更何況現在有人要故意為難自己。
稍微考量一番,與三郎一聲不響地逃走了。

那邊升一郎坐等與三郎不見回來,卻聽到外面發生了不小的騷動。擔心與三郎會不會出事,升一郎跑出去,看到通往美裏屋路上有斑斑血跡,還有,剛才與三郎極力要藏起來的那個筆記本。
果然出事了,美裏屋裏沒有人,與三郎消失了。

—下篇—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5 01:23 | ACG吐槽

4月新番


某火星生物從今天開始看新番。
一口氣把覺得是自己的萌物的都看了。
决定追四部:

鋼鐵三國志
一邊噴一邊看完的,我的電腦啊……
雖然之前看了人設就已經感到很囧,但是正片比我想象中還腐啊!
那麽詭异的CP,那麽渣的劇情,上來就開始崩的畫面,OTL……
突然覺得不追不行,這麽娛樂的片,不追豈不是要落後時代?!
OP開始我一直忍著,只覺得臉在抽搐。
陸遜原來是健氣受?孔明一定是腹黑攻!師生愛大好~*
周瑜竟然是忠犬攻。孫權……一口血||||
看POPGO裏面一直都有人在研究孫權淩統的性別問題。第一遍我真的沒看出來啊///_\\\
原來孫權和淩統都是蘿太|||||
看到曹操我終于開始拍大腿了,這片渣得有水平……
基本上12集的東西可以54劇情當drama聽下去,然後就等待收同人XD

Darker than black-黑之契約者-
第一集還看不出來能不能萌,Orz我看anime就這點追求。
話說第一集就能看出來萌不萌的就只有鋼鐵那樣的基情片了八,囧
感覺節奏非常好,音樂也不錯,死魚眼讓我想起銀古……
男猪是個受,嗯,搞不好會腹黑。
目前只看到和那個金髮的有發展前途……
即使不萌也會追下去的,劇情還好。

精靈守護人
爲啥要看這個呢?OTL
難道是爲了IG?爲了民族風?
看了之後發現原來是爲了音樂去的。
OST激萌!OP不太有愛……爲啥好好的民族風要用英語來開場?
爲了OST,追下去八~

羅密歐與朱麗葉
GONZO改編名著,這兩點一結合就是我的萌物。
比如SAMURAI 7、岩窟王,最後都變成了基情片~*
而且稍微看了一下人設,基本上米正太米少年米青年米大叔都全了,坐等攪基。
現在就有人說羅密歐攪基。理由是羅密歐沖著女扮男裝的朱麗葉發情OTL
囧,原來男人是如此愛好攪基的生物!
第一集感覺非常好,大叔們終于從LOLI的邪道上回歸了,泪。
這麽說其實沒根據,因爲從百合片RED GARDEN到米娜我一看人設就PASS了。
大叔們玩膩了BL跑去玩主流的LOLI,我還以爲再不會對GONZO有愛了……
但是羅朱大好~*節奏適中,畫面也不錯。
OP贊。ED……原來是12012,雖然覺得不太搭……
OST是樂音舍做的,等著收。
不要讓我失望啊G社,難得爲了你我從電視劇回歸下看anime。
就算爛尾,也請爛得圓滿些ORZ。

SB我還是不看了……
渣劇情有鋼鐵就够鳥||||
地球也不想看了……
萬一被SF雷了怎麽辦?竹宮大神,我還是看漫畫好了……
今天起開始迎接華麗麗的4月……雖然有點晚orz。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1 22:15 | ACG吐槽

古女房的逆襲

七郎次……
你的飯覺醒了!
看看2007年以來出版和即將出版的SAMURAI 7同人志:

97
d0023728_1130404.gif


d0023728_1132693.gif


勘7
d0023728_1132309.gif


d0023728_11363118.gif


78
d0023728_11391214.gif


7MAIN
d0023728_11402796.gif


(; ̄Д ̄)!S7的同人向來以CP混亂著稱<---私以爲||||
有7,沒問題……
勘7也沒問題……畢竟小7是古女房……算是半個官配。
78……總感覺是跟我沒關係的東西||||78誰上誰下我一點也不關心。

可是,爲什麽爲什麽會有97這個東西出現???
混了一年多的S7同人,這個CP從來沒有看到過啊啊啊啊啊!!!
居然還有同盟!!
這簡直是超級逆天!(天=我)
9總受!!
就算是和4站在一起也應該是年下攻啊!(RP犯了,49到現在我也沒見過= =|||)
爲什麽小9要當攻?!
原來攻勘兵衛的那個CP我忍了,大叔受也是我的惡趣味……
9攻7簡直是忍無可忍啊啊啊啊啊啊!!
想象不能,不能想象。
想象就很可怕。
某人處於癲狂狀態……
97的主催怎麽還不去死!
快去死吧!
溫和派也終于爆發了,囧rzzzzz
啊咧?我是溫和派哦?因爲萌上S7這個東西想不溫和都不行,如果爲了CP逆襲生氣的話一年前俺就氣死鳥|||
可……可是……97俺真的接受不能////_\\\\
難道是因爲以前看了超級RP的79?不僅79,而且還是勘79的3P,另外還有799(其中一個9是79生子)的3P?我根深蒂固的9受情節啊……嘆氣。

難道說去年是勘9爆發年?
去年的某人錯過了很多很想要的同人志和EVENT,但是托同人志和EVENT的福,作者更新都很勤快,某人過了滋潤的一年~*
今年莫非變成了七郎次年?啊啊啊啊啊!
2007年,恍然大悟。
那麽明年就使平八年,後年就是九藏年鳥=wwww=

希望俺在腦子裏醖釀了無數遍的勘9巨製……能在09年完成八,Orz

最後丟個超級怨念的東西……
キュウゾウ×キララアンソロジー企画
9攻雲母……居然如此的強大!
華麗麗40多人的執筆陣!
我所見過的最強大的S7同人志|||||||||
雖然都是我不太萌的作者,但是還是有一個我很喜歡的勘9的作者叛變鳥。
雲母來干啥,女人都去死。小9是男人(們)的!

繼續……S7同好者募集……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1 12:32 | ACG吐槽

我回來鳥


今天從學校回到傢。
復試結束。

然後,回家就下了GV看,囧。
因爲不知不覺閒佐佐木翔的片子多了起來。
俺看了這個BEAST-PREMIUM DISC 005 酒井孝弘&佐々木翔
俺不能不到這裡來發洩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是GV,怎麽拍得像XXXLIVE CLIP一樣啊啊啊啊啊啊
爲什麽還有翔君唱KTV啊啊啊啊啊啊!

翔君,你居然……居然唱的是GACKT的LAST SON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俺徹底愛上您鳥,女王受君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洩完畢,俺去吃飯鳥,囧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02 19:21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