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7年 02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嗯……
実はね……

我還是打算不放棄這個電視劇了=w=
因爲看完了第三集,被製作組的精神打動鳥~*
不僅僅是龍型的青嵐,連尾黑尾白也認認真真地作了,無論是鳥型、鴉天狗型、人型,一應俱全。
而且,尾黑尾白的對白基本上也達到了原作的搞笑效果。
雖然情節上刪減不少,但是影響不大。

哎呀呀~俺被尾黑尾白感動鳥/////_\\\\\
那麽今後的6集或者可能的話9集裏面,俺會努力地54律堅強地看下去的!

人物出場的差不多了,小小總結了一下。

人物①:
d0023728_1655487.jpg

昨天聼ishia說這個一臉受相的孩子有182……
這麽大的塊頭,如此弱智的髮型|||||||||
跟俺心目中的冰山女王受有天壤之別啊啊啊!!!
細田xxxx,你可以去54星了!

人物②:青嵐
人型:
d0023728_1694730.jpg

e看了這個很受打擊,俺可以理解,因爲長臉變圓臉是質的飛躍……
但是俺覺得這個演員還是蠻不錯,眼神很神似,張得差這麽多是導演的問題。
其實俺心目中這個角色的人選是漂白后的北村一煇XD
龍型:
d0023728_161484.jpg

這個做得不錯,其實俺對龍沒有特別的概念。

人物③:
d0023728_16161590.jpg

RAY裏面我比較喜歡的MODEL就是酒井,司呆裏呆氣的一面多多少少表現出來了。
司的地位一直是不輕不重的,只要形象過得去就差不多。
但是……第二集裏面司跟青嵐搶飯吃的設定真是雷,Orz||||||||

人物④:八重子
d0023728_16203624.jpg

囧。
歷史上最年輕的外婆,完畢。

人物⑤:
d0023728_16214291.jpg

這幾集裏面都是花瓶,同樣不痛不癢的角色,所以麽有啥要求啦。

人物⑥:尾白
d0023728_16235416.jpg

這個算人物麽,Orz。
眼睛太小鳥,衣服也不夠華麗。
不過!
那個配音實在是意想不到的符合俺的想象,不知道是不是動用了dramaCD裏面的那個聲優,實在太可愛鳥~*
本來是小鳥卻用老頭子的口氣説話,這就是尾黑尾白最搞笑的地方亞XD
不知道有麽有拍逢魔之祭那一話,俺太想看尾黑尾白唱歌跳舞鳥!!
導演如果能滿足俺,你的罪名就會少一點了,囧。

人物⑦:尾黑
鴉天狗型:
d0023728_1629966.jpg

配音萌~*

人型:
d0023728_1631275.jpg

啊啊啊啊啊!!
這個簡直太萌了,跟俺想象中的絲毫不差啊啊啊!!
尾黑就應該是這種猥瑣樣!!
期待尾白的人型!

尾黑尾白的鳥型:
d0023728_16333119.jpg

如果倆鳥不說話的話,分明就是文鳥與我,囧
左面的是内臟,右面的是阿福……
或者左面的是SASAME,右面的是SUMOMO,Orz

真的用了文鳥做尾黑尾白了,大姐說尾黑尾白不是文鳥亞,文鳥嘴是紅的,尾黑尾白嘴是白的……
不過不用文鳥的話好像也麽有太合適的鳥。
最後那個場景萌,百鬼就應該是這麽美的感覺,如果沒有那個煞風景的律就好了= =
不知道大姐是咋想的,看到這個律的時候|||||||
啊,努力54!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25 22:08 | ACG吐槽

被雷到了

白癡劇情是我的雷。
受受互攻是我的雷。
群體BL是我的雷。
白攻黑受是我的雷。

今天下午看完「BOYS LOVE」之後,突然發現,
我怎麽有這麽多雷啊??
炸死我鳥!
終於明白啥叫自作孽不可活。

下午無聊,一邊刷JJXQ一邊把花園字幕做的這個東西拖下來看。
500多M的東西好容易下完鳥,於是滿懷期待興致勃勃地開始看。
俺承認錯鳥,看這個題目就不應該有想看的念頭。
「BOYS LOVE」,囧。
可想而知劇情應該和題目一樣。

(紅色字是俺的RP咆哮)

攻君是娛樂雜志記者,受君是高中新晉畫家。
光看臉和身材本以爲是年下,結果受君第一次見面就開始誘惑攻君,直男攻落跑,第一回合結束。

從此,無節操受君就愛上了攻君Orz,以攻君侮辱自己的作品為名要攻君到自己家道歉。攻君去了發現受君正在和一大叔嘿咻,並在遭到受君百般引誘後終于不能自已——再次落跑,第二回合結束。

之後,攻君有事沒事都往受君家跑,終于遇到第三者,某一眼鏡受,受君的青梅竹馬,從小暗戀受君但是一直沒有表白。敏感的第三者發現兩人之間漸漸產生的感情,開始向攻君發難,攻君:「我們不是那種關係!」眼鏡君:「那你們是啥關係?」諸如此類的臺詞,我已經有點爆走了。

同時眼鏡受也向受君表白:「我從小就喜歡你,我們之間算啥?」然後在後雙手環抱受君,有欲侵犯之意。這個時候我終于爆走,忍不住大喊:「都是受,你喜歡也沒有用啊啊啊啊!受君看著也比你攻啊啊啊啊!你想幹啥啊啊啊啊!」多虧家里沒人。
當然啦,最後啥也沒發生,怎麽可能發生,發生了才可怕,囧rz||||||||||||第三回合結束。

受君和眼鏡君吵完架跑出去,被人強X並被揍成五眼青。這個時候俺已經被雷得頭昏眼花,這世界太可怕鳥,出門就遇上HOMO大叔,個個都長得那麽kuso,而且兼有暴力傾向。我說,無節操受君巧克力色,嘴唇奇厚,完全不符合俺的米少年標準,怎麽如此招人……

受君的演藝生涯受到阻礙,經紀人讓他在家反省,於是自暴自棄,繼續胡搞起來。其實這個經紀人人高馬大很有攻的意思,難道是我明3玩多鳥?某一次被攻君抓個現行,受君的床友穿上褲子馬上消失鳥,然後攻君罵:「咱倆不是說好不亂搞的嗎?」受君答:「說啥了俺沒記住。」諸如此類車輪話。然後受君哭,攻君抱,然後……
此處是個大雷,照常理看來,大概是要嘿咻的,但是,受君睡著鳥!囧
俺恍然大悟,此劇原來是偽YD,真CJ啊啊啊!我死。
受君在攻君身旁穿著衣服——當然攻君也穿著衣服——睡覺的情景被眼鏡受看到,眼鏡受狗急跳墻,把2人的關係告到報社,麽有想到這樣雖然令攻君失去工作,但反倒促進了攻受2君的感情。
某日,攻君到受君家慶祝自己再就業,受君要為攻君畫像。正在其樂融融之時,眼鏡受拿著刀衝進來,受君擋在攻君前面,被刺到了。
某人的反應:哦,那下面該上醫院了,受君被搶救,攻君再輸個血,生死邊緣受君的前男友再出來給個啓示,眼鏡受再後點悔什麼的,然後受君復活,性福生活開始。

一看進度條,俺遭遇了晴天霹靂。
馬上到頭鳥|||||||||||||||||

受君就……就這麽死鳥! 冏<----下巴掉了。
結局是,攻君帶著受君的屍體,赴海殉情。

……
俺對不起導演,俺實在看不出來他倆感情有多深,俺實在感動不起來亞……
您安排的雷,實在太多啦/囧\
被炸飛的俺忽然意識到,這不是泡菜劇情麽|||||||||||||
貨真價實的泡菜劇情啊啊啊啊,俺居然從頭被炸到尾,可以去死了啊啊啊啊。
此劇完全可以總結為一句話:被掰彎的直男、誘受、誘受的青梅竹馬之間的情殺事件。
爲了這一句話,俺連下帶看花了一下午……
既不是萌片——沒有一個人是我萌的。
也不是劇情片——俺是沒看出啥劇情。
同樣不是少年片——完全麽有少年感覺。
更不是GV片——眾:你怎麽還不去死。
俺是爲了啥要看呢??

亞巴黎爲了積攢雷的經驗亞。Orz||||||||


附送下載,不怕雷的入内。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24 20:54 | ACG吐槽

刺激1:
百鬼居然真人化了,居然真人化了,居然真人化了……

刺激2:
居然是深夜剧,居然是深夜剧,居然是深夜剧,……深夜剧只有30分钟,以百鬼一个故事的容量来看,30分钟……能讲出啥來亞,囧囧囧rz

刺激3:
終于看到了第一話。請問……
d0023728_1143159.jpg

這是誰啊??
這真的是律嗎????啊啊啊啊啊???
這個頭型太囧了吧……
我先去死一會兒||||||||||

刺激4:
請問……
d0023728_1174944.jpg

這又是誰,囧rz
把律糟踏成村姑的造型師……
難道你認爲有了白頭發就是老年人嗎啊啊啊啊啊?
八重子是奶奶亞!!
我看到最後才明白那不是司她媽,囧囧囧rz

刺激5 :
看到最後終于明白爲什麽30分鐘能講一個故事了。
故事完全變白癡!
今市子那麽多條故事綫路完全被砍掉,只剩一條最簡單的。
整個情節就是:司被妖怪附身,律和青嵐除妖。
那個妖怪怎麽來的,和爺爺有什麽關係,另外還有覺的情節,完全都沒有了……
單純的變成講述律和小司的不倫之戀?
律和青嵐的不倫之戀?
百鬼不是這麽簡單的啊啊啊啊啊啊,////_\\\\

刺激的結果是,YY因子大爆發。
俺要報復!俺要報復!俺要報復!俺要報復!俺要報復!俺要報復!俺要報復!
於是有了以下產物,囧。
d0023728_1264420.jpg


請54俺……
其實這個DRAMA的THEME曲很好聽,大推薦(只有這一個優點了吧T_T)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17 01:29 | ACG吐槽
泡影

BGM:少女チャンネル - 白紙の日記

「珀,你先跑,到我们以前去过的湖。」
哥哥松开我的手,手心恍然褪去的温度使我迟疑地停下脚步。
「那么哥哥你……」我拉住他的衣襟。
「在那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哥哥这样回答我,我并不相信他,后面凌乱的脚步声那样近。
我死死地拉住哥哥的胳膊,白皙赤裸的皮肤上有清晰的被树枝刺伤的血痕。
「……」
我这样无声的抗议被哥哥无声的否定,他轻易甩开我的手,向来的方向返回。
月光下他纤瘦的身躯渐渐蒙上了层层树影,最后消失。
我像被抛弃般绝望地哭起来,踏上与哥哥相反的路。

今天是满月夜。
哥哥和我看到在暧昧的月色里,在荼蘼架下,刚刚被掩埋起来的尸体。
一辆白色汽车旁边,3、4个男人围在那儿,上下舞动铁锹,我看到扬起的沙土,以及乌云散开后鲜明起来的男人们狰狞的面孔。
明亮到残酷的月光下,同样鲜明起来的还有我们的面孔。

「有两个小鬼!他们看到了!」
恼羞成怒的杀人犯们开始猎捕,我们开始逃亡。

我努力辨认方向,寻找藏匿的林中小径,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是我和哥哥的秘密基地。
密林中一个小小的湖,是哥哥发现的。

那年我和母亲随父亲调职来到这个镇,一个纤细略高的男孩子站在我面前。
他低下头笑着对我说:「我叫takuma,从今天起是你的哥哥。」
哥哥是父亲前妻的孩子,由于他母亲过世,他便开始与我们一起生活。

「这个湖是我的,但因为你是我弟弟,所以分你一半。」某一天,他带我来到那个湖,慷慨地说。
是的,那个湖非常隐蔽,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钓鱼,或是游泳,还是在湖边小憩,都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回忆。

到了,那个湖,近在眼前。
我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充满喜悦。
但是我听到了不远处汽车引擎的声音,仿佛是开走了。我踮起脚尖望了望,白色汽车。

是不是那群男人的车?我懒得想。
车子为什么会开到这里?我懒得想。

双腿瘫软的我几乎是匍匐着来到湖边,倚着石头,沉重地喘息。
「在那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啊啊,我到了,哥哥你在哪里?

我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猛烈跳动的心脏也恢复了正常节律。
夏天的夜里没有风,湖面上没有一丝涟漪。
我焦躁不安的情绪没有敌过这样安详的气氛和疲惫的身体。
我的眼前变得朦胧,月色下,湖水亮得耀眼。
从我不分明的视线中,在那银白色的世界里,一顶黑色的帽子一沉一浮。

那是哥哥的帽子吗?我懒得想。
哥哥的帽子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懒得想……

少年合上眼睛,约定变成泡影。
随着他梦呓的呢喃,天色微曦。


「啊啊,哥哥……我多想保护你……」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16 21:06 | 同人作品
白紙の日記

少女チャンネル「赤色日記」より

よこそ、皆様
おこしさいました 私のパーティー
時がたつのを 忘れの遊離と楽しみ下さい

赤、青、緋色の鳥
僕、彩色の景色
ママ唾棄さえ忘れて

永久の眠りの中え
独入りのこうじゃり
赤い宅里を
大好きな絵本を
剪みて切り裂いた

大人に名と なりたくない
拒む心膨らむ胸
何時の日が あんな風に 
汚れた顔て笑うの

大人に名と なりたくない
強張る声 高鳴る事
何時の日が あんな風に
汚れた涙なバスの

白、黒、灰色の花
僕、最初にの世界
ただただ涙流す
哀れな子供は誰

回しろ何意きり
私の思いてを
大樹な黒髪も
剪みて切り裂いた

大人に名と なりたくない
拒む心膨らむ胸
何時の日が あんな風に 
汚れた顔て笑うの

大人に名と なりたくない
強張る声 高鳴る事
何時の日が あんな風に
汚れた涙なバスの

*****************************************************

歡迎大家,
請坐下來,
我的party時間已到,
請享受忘卻的游離

紅、藍、緋色的鳥兒
我眼中五顔六色的景色
連被媽媽討厭的事情也忘記

在永遠的安眠中
獨自走進來的小孩子
在紅色的宅院裏
將最喜歡的繪本
用剪子剪成碎片

不願成爲大人
拒絕的心情膨脹的胸懷
有朝一日,也會在風中
用污穢的容顔微笑

不願成爲大人
強硬的聲音,轟轟烈烈的事情
有朝一日,也會在風中
在巴士上落下污穢的眼淚

白、黑、灰色的花
我眼中最初的世界
不過只是不停地流淚
那個哀傷的孩子是誰?

輪回的意義是什麽
我思考著
大樹的黑髮也被用剪子剪掉了

不願成爲大人
拒絕的心情膨脹的胸懷
有朝一日,也會在風中
用污穢的容顔微笑

不願成爲大人
強硬的聲音,轟轟烈烈的事情
有朝一日,也會在風中
在巴士上落下污穢的眼淚


*無責任翻譯*
**轉載禁止**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15 01:25 | V系吐槽
本仁戾,同人志作者出身,以網王和銀英爲主。92年在b-boy出道,曾為山藍紫姬子的系列作品配插圖。

第一次錯過本仁老師大概是在2年前,聽到『偵探青貓』的drama,因爲沒有翻譯,而且有种一般向的感覺,所以沒有對這位作者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錯過本仁老師是看過『耽美季節』特刊上的青貓特別篇『夜鶯』。除了對本仁老師的黑白綫條嘆爲觀止外,沒有對本仁老師的故事產生足夠的愛。
第三次注定不會錯過了,半年前的時候完整地看了『偵探青貓』,終于愛上了本仁老師。

「我試圖融合文學與漫畫,卻被批判為對白太長。其實我只想發揮所學。有人卻告訴我:現在的讀者看不懂這樣的詞彙啦。難道現在的讀者都這麽笨?」老師在『怪物王子』的扉頁上這樣寫道。於是我一瞬間拜倒在老師的鋒芒之下,並努力不做笨蛋讀者。
但是老師……想要完全理解你設計的冗長又隱諱的對白,似乎還是很有難度的。

下面通過幾部老師的代表作討論一下我對老師風格的理解。

#1:『偵探青貓』

1998年連載至今。
入門作品,大多數人提到本仁戾都會想到的作品。
極富娛樂性,在架空的舞臺上,衆多被賦予血肉的人物演繹了一幕幕愛恨交織的悲喜劇。
如果先聼了drama再看漫畫,一定會有种被欺騙的感覺,老師用了2話為她的惡稿作鋪陳,青貓這個偵探也只認認真真的做了2話,從第3話『藍色内褲』開始,本仁老師露出了BL作者的真面目……因爲,本作的重點不在「偵探」而在「青貓」啊。
青貓父母雙亡成爲玻璃蝙蝠的養子、愛人、徒弟的正太時代;
青貓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四處援交的少年時代;
青貓左右逢源成爲偽男爵偽偵探的青年時代;
青貓成爲受與自己的助手小林虎人愛來愛去的中年時代……

青貓恭二郎。
無節操攻受可逆男女同吃的魔性同性戀男人。
本仁老師就是用這樣一個完美(?)的主角肆無忌憚地進行調侃。所以本作的CP史無前例的混亂,笑料百出。剛剛覺得玻璃蝙蝠是青貓的真愛,他卻又落入追逐蜂王子的無限循環中,或者偶爾與鶯玩玩偽友情遊戲……
本仁老師用機具張力的綫條和黑白分明的著色詮釋她那仿佛舞臺劇一樣的對白。看起來似乎是嚴謹而且學術性的作品,内容卻令人噴飯……本來長眉細眼的男人對我來說就是必殺死,加上每一處必殺死都如此的有表現力,我只能對本仁老師膜拜了。
本作現在出到第五卷,我還沒有看到,而且實在無法想象這幾個人還能怎麽配了,但是老師總是會出人意料的……
順便說一句,本作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鶯,另外,我覺得三木似乎比13更適合去配青貓……

附送:
d0023728_16175931.jpg

其實我比較萌這一對。

#2:『飼育係・理伙』+『飼育係・理伙 テツ×リカ(對我好一點)』

與『偵探青貓』相比,本作及其續篇簡直是煉獄。
不明白爲什麽本仁老師對這種題材有著令人費解的執著,480頁畫了6年。最要命的是:『飼育係・理火』第3部・最終編へ続きます。現在休載中。
我先看的是續篇,即『對我好一點』,這個台版的翻譯題目實在無法表現出其間的凝重。
只有黑與白,鮮少的網點。
滿篇的血腥暴力,兇神惡煞。
黑夢、三島由紀夫……許多熟悉的字眼歷歷在目。
裏面每一個角色都是瘋子,無論是愛小鉄的理伙,小鉄愛的比呂;還是和小鉄上床的家庭教師、學校中的種種飛禽走獸。我通通無法理解,這些人到底是用什麽樣的眼睛在看世界?
小鉄用自己扭曲的愛情毀滅一切,最後選擇與自己母親相同的死亡方式——上吊自殺。
看到那個占了2頁的特寫,我相信沒有人的心會不抽搐。那麽熱愛黑色幽默的本仁老師在本作中沒有開一句玩笑。一口氣從頭看到尾,絕對有一種想要歇斯底里的衝動。

再看到『飼育係・理伙』的時候,就覺得非常無力,雖然明知道這是前編,但是我總是認爲比呂這個角色很多餘,他的出現除了讓所有人的傷疤被揭開以外,沒有任何作用。由此可以判斷本仁老師有嗜虐症,看本作的人(不知情的除外)有被虐待症。
看完『對我好一點』以後我下決心再也不看了,但是爲了寫文到底又看了一遍……結果晚上失眠,滿腦子是小鉄在呐喊「比呂……救救我……」。
爲什麽沒有人來拯救小鉄呢?
理伙也好,遠籐也好,杏二也好,爲什麽從來就沒有阻止過瘋狂的小鉄,只是看他一步步走向深淵呢?這就是他們賦予他的愛嗎?
然而,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本仁老師把「虐」字推向極致,然後讓虐待的根源自我燃燒掉,完事。
所以本作的話,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還是不要看得好,因爲看完的第一遍的一段時間内,我對整個BL題材都有點抵制了。
順便說一句,本作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遠籐。

附送:
d0023728_1616938.jpg

令人崩潰的最後一幕。

d0023728_16194144.jpg

我喜歡戴眼鏡的理伙。

#:3『ポイズン・チェリー・ドライブ(網住愛情)』

超級惡搞,超級爆笑。
覺得老師能把『高速狩天使』裏面那個白癡飯田拿出來再畫實在太美好了,因爲『高速狩天使』不是BL向……
故事結構很簡單:一個稱爲Cherry Drive的網絡公司以為別人提供各種服務為己任,其中以同性戀和少年優先。社長是缺根弦的飯田;會長是頭腦極好,但從來不用在正地方的阿菽;除了社長和會長以外,只剩下打工者一人,唯一的正常異性戀者健太;以及由於事件被迫加入進來的類似于小林虎人一般早熟的正太二本木。故事就是圍繞這四人展開的不合常理令人啼笑皆非的委託事件。
本仁老師是第二個能讓我笑到噴的作者(第一個是今市子),老師的笑話基本上已經可以脫離畫面而存在了,當然,配上老師筆下的那些極富表現力的表情動作,更是讓人欲罷不能。
情節節奏非常緊湊,很快就可以消化的娛樂小品。如果讓我現在去受理伙的煎熬,我寧願看飯田發傻。就算是深度無法相比,仍然是可以愉悅身心的好作品。
順便說一句,本作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飯田(不用説也知道。)

附送:
d0023728_16203918.jpg

阿菽這句話讓我噴了n次。

d0023728_16212555.jpg

被人侵犯的時候,阿菽……你只能想到哆啦x夢嗎?

d0023728_16223299.jpg

可憐的飯田,我知道你親的不是饅頭……

#4:『Dog Style(狠狠愛)』

這個標題翻譯得實在太囧了,台版的標題翻譯難道都不看原作的麽……
這也是一部比較輕鬆的校園作品。
野狗千秋被美人學長美紀收養了,結果個子180且年長的美紀做了受,身高168的黃毛小鬼千秋做了攻……不知道爲什麽,我覺得這兩個人仿佛是參照QT設計出來的,diru的飯請自行想象。
這是一個講述男人之間友情與愛情的故事,一群生動健康(?)的男孩子每一天都在很有精神的打架。打著打著,愛情的火花出現了。但是成功的只有野狗和他的主人而已。野狗的主人小美紀與青梅竹馬的柏之間的戀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是即使是悲傷也不會讓人想要嘆氣,因爲這就是青春的魅力。所以看本作的時候只要跟著笑就可以了,至於被朋友背叛的野狗和被單戀的柏耍來耍去的小美紀,只要當作插曲就可以了。野狗和美紀的春天才剛剛開始,大塊頭的受敏捷的攻才嘿咻四次不是嗎?笑。
雖然不知道野狗和美紀這樣閙來閙去的意義是什麽,但是有這段回憶的青春不是很美好嗎?但是本仁老師是絕對不會讓它成爲回憶的,因爲老師是行動派。笑。
很高興老師這次沒有用理伙的方式來演繹校園故事,而是選擇了『我的麻辣老師』(雖然這部我很不喜歡),為老師沒有用少年開刀瘧三呼萬歲吧。本作目前單行本到第2卷,連載進行中,爲了野狗和美紀的第5次嘿咻,我拭目以待。
順便說一句,其實我更想看美紀和柏嘿咻,誰上誰下都沒關係。啊,本作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小美紀哦。

附送:
d0023728_16233763.jpg

強勢的小美紀,這才是所謂強攻強受。


以上,總結許多天來突擊本仁老師作品的感想。
關於本仁老師的畫風我覺得不用我多說,看到的人自己都會評價。
剛一看到青貓的時候我就怦然心動了,老師筆下形形色色的男子都是長眉細眼(正太君除外),這麽多必殺死就足夠殺死我,何況加上老師那麽獨特的行文方式。
總之,推薦本仁老師的作品,對老師有愛的人請加入愛哭痣同萌吧!(這是什麽同盟,Orz)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08 16:27 | ACG吐槽

春告げ*小米20嵗慶生文*

這個文……實際上原來的題目是miya27嵗慶生文Orz||||
但是去年的時候只開了個頭……
今年連小米的生日都錯過鳥,俺有罪,但是還想不到別的題材……還是把這篇翻出來補完鳥||||
m(_ _)m一万次。

春告げ

BGM:志方ぁきこ—春告げ

昭和初年。

「學長,你看那家的院子,好大喔!」
「岩上,你好吵啊。」矢口皺著眉頭嘟囔說。
眼前這個學弟岩上達琅比自己小一歲,個子卻高了一頭,是個從鄉下來沒什麼見識的農村孩子。托投奔親戚的福,才能到東京來念書。
「那一家啊,是有名的大商人高尾的宅子。」雖然嘴裏埋怨著,但是矢口仍然覺得這樣一來,回家的路也沒有那麼長了。矢口家裏不富裕,住在城郊的小房子裏,和達琅正好一路,兩人同樣沒錢坐車,於是要走過長長一段鐵軌。
「高尾呀!我聽舅舅說過,那家世世代代都風光的很。」即使走過了,達琅仍然依依不捨駐足回望。「上流人家真是厲害呀,可惜我沒托生在那樣的人家。」
「切。」矢口不屑的啐了一口,「你以為他們家憑什麼這麼顯赫?還不是每代的兒子都娶了富賈的女兒,那帶過來的嫁妝啊,足夠他們吃到下一代再娶。」矢口前幾天去打工,就是因為高尾家娶親,搬嫁妝的人手不夠才臨時受雇。那些闊老神氣活現的樣子,想起來就令他鬱卒。
達琅不答話了,轉過頭來跟上矢口。

高尾家的親事是遠近聞名的大新聞,街頭巷口都在談論。每一次話題的中心都是高尾家人財兩收的好福氣,但是這一次卻大相徑庭。高尾家的兒子不再是眼羨的焦點,反而成了嘲笑的對象。
「高尾家的新媳婦是個二手貨!」
「是啊!是啊!據說在外面有了男人,所以才這麼小父母就揮淚大甩賣了。」
「哎呀!現在的女學生真要不得……」
矢口和達琅在高尾家舉辦婚事的時候看到了傳說中的「二手貨」。
新媳婦非常端莊,雖然沒有從正面看到臉,但是從雪白高貴的下顎看就知道是個美人。風傳她是17、8歲的學生,還沒從學校畢業,但看上去成熟得多,矢口暗暗想著,是不是女人一結婚就頃刻間變老了呢?

「新娘子真漂亮。」
從那經過後達琅的眼睛依舊追逐著新娘子,嘴裏絮絮叨叨。
「你沒聽說嗎?二手貨唷!」矢口撇撇嘴。
「就算是……」達琅搔搔後腦,咧著嘴笑,「那樣的美人我也滿喜歡的,嘿嘿。」
矢口沒回答他,心裏說他沒出息,同時回避達琅貼上來的臉。
「喂,學長將來要娶什麼樣的媳婦?」那張臉笑得天真無邪。
「……」矢口心裏一沉。
「什麼樣的……」達琅追問著,漸漸發現矢口難看的臉色,於是識趣的把臉收回來,兩人各沿鐵軌的一邊走著。
矢口一直緘口不言,因為他第一次被問到這個問題,不知道怎麼回答。
或者說,他從來……沒想過?
「什麼樣的什麼樣的,反正不是她那個樣子!」
走到盡頭的時候,矢口憤怒地拋下這句話,然後達琅莫名其妙地踏上與矢口相反的回家路。
為什麼憤怒呢?
因為那個二手貨?
還是……因為達琅?

在那之後,高尾家媳婦這個話題已經不再盛行。高尾家的醜兒子無言地接受這個女人,使喜歡討論家長里短的人們少了許多樂趣。
同樣,它也不再是矢口和達琅之間的談資。取而代之的是即將舉行的運動會,達琅參加了長跑項目,每天放學後都要參加集訓,儘管如此,矢口仍然每天等他一起回家。
「西崎那個傢伙呀……哈哈哈……」
達琅總是喜歡說集訓時候的趣事,矢口覺得他是個不會讓人覺得乏味的傢伙,這大概就是等他一起回家的原因吧?
可是有一天,達琅沒有參加集訓,問他同班的同學才知道他這一天都沒有來上學。

「我啊,昨天去神社了。昨天是我媽的忌日啊。」
第二天矢口等不到放學就去找達琅,達琅一臉歉意的這樣回答他。
「我跟老師請了假,可是放學以後忘記告訴學長了,真是抱歉啊。」
說實話矢口確實有點擔心,所以聽到他這樣說松了一口氣,至於為什麼擔心,矢口自己也忽略思考了。
「學長,你知道嗎?昨天我去拜拜看到了高尾夫人唷!」放學路上,達琅一臉神秘地告訴矢口,「沒想到能遇上她,好高興!」
矢口哭笑不得地說「你媽忌日你還好高興……」
「高興不只是因為看到了她唷,還因為她跟我講了話。她說:唷,這不是岩上嗎?好久不見。她是我們學校的,居然還認識我!她說她是2年級的西崎,是集訓隊西崎的妹妹,她說我跑得好快啊……」
「我說,」矢口打斷喋喋不休的達琅,「你又不是念男校,幹嗎像沒見過女人似的。」
「嘿嘿,」達琅用他一貫的笑容揶揄著,「不是因為她是個美人嘛……」

達琅喜歡女人,和喜歡的女人搭話興高采烈也是理所應當。
可是矢口討厭女人,特別是這個女人。
可惜達琅的神經比較遲鈍,而且他只擅長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於是,高尾夫人又回到了兩人的談話中。
「中午的時候集訓隊一起吃飯,西崎的妹妹去給他送便當了唷!!看起來很好吃的便當,她還多做了一份分給隊員,可惜當時只有我在場,所以讓我獨吞了。你知道嗎?不只是看起來好吃,真的很好吃哦!!」
達琅的辭匯很貧乏,他習慣在語氣和聲調上為他的表達製造氣氛,所以這個時候矢口因為他的高嗓門捂住了耳朵。
「她結了婚以後還是很自由嘛,隨便就可以到學校來。」
「哪里,她偷著出來,她丈夫對她很不好,為這個她還哭過……」
矢口感覺得到,高尾夫人和達琅的接觸正在逐漸加深。達琅隔三差五地就會彙報他與高尾夫人見面的情況,他總是稱她為西崎的妹妹,仿佛這樣她就是自由身了一樣。西崎的妹妹總是做多餘的便當,總是縫多餘的鞋子,總是哭訴自己婚姻的不幸。
矢口麻木的聽,懶得去拆穿貴婦人這些幼稚的伎倆。
「反正不會有結果的,」他想,「雖然對於初戀者的達琅來說殘酷了些,但這不過是無聊主婦的午後消遣。」

「達琅的戀情」——矢口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準確,他只承認那是達琅的單戀——持續了到半年左右的時候,已經是初冬了。
「學長,有件事情……」下第一場雪的時候,放學路上達琅對矢口說,「我只想告訴學長一個人,請學長千萬為我保密。」
「什麼?」矢口心想,終於分手了嗎?怕丟臉不想讓別人知道嗎?還是被高尾家知道捱了打?
想到這裏,矢口特意看了看達琅的臉,沒有血跡或淤青,有的只是焦慮和躊躇。
「雪乃和我……決定私奔。」
……
矢口反應了好一陣。
雪乃,是的,就是西崎的妹妹,高尾夫人。
和達琅……
私奔?!
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詞語怎麼會組合在一起的?又怎麼會從達琅嘴裏說出來的?
「你說什麼?」過長的反應後,矢口沒有說出什麼新鮮的問題。
「學長,大概我很衝動吧,但是我們是真心喜歡對方的,我希望她能幸福,但是她現在很不幸福,你知道……」達琅說著不知從哪里學會的肉麻話,認真的表情幾乎讓矢口笑出來。
但是那表情過於認真了,矢口又很想哭。
「我什麼也不知道!」他大叫著,「你用你那個生銹腦袋想想,她現在過的什麼日子,她要是現在不幸福,將來你,岩上達琅,會給她幸福嗎?」
「學長,幸福不只是金錢的問題,你應該比我更瞭解不是嗎?」達琅不甘示弱,大概因為個頭差距,明顯是達琅比較有氣勢。
「我不瞭解,我怎麼會瞭解……」矢口苦笑著低下頭去。
事情怎麼會到了這一步?矢口不明白。
他只知道達琅有個空腦殼。

第二天,矢口來到西崎的班。
「我找西崎。」
最後一排帶眼睛的男孩子站起來,「我是西崎,什麼事?」
矢口把他叫到外面,一拳打在他的眼睛上。
「叫你的二手貨妹妹收斂收斂!不要結婚之後還出來勾搭男人!」
西崎還沒弄明白狀況就被撂倒在地,肚子上挨了好幾下。他斷斷續續地呻吟著說,「你……是誰……」
就在這時,西崎集訓隊的朋友看到了西崎挨打,馬上叫來別人拉架,其中也包括達琅。
「學長?」達琅慌忙攔在了中間,「你在幹什麼啊?」

是啊,我在幹什麼?
矢口望著地下捂著肚子喊痛的西崎開始彷徨。
「我……」他低聲地吞吞吐吐地說,「我只是……」
這時西崎的朋友已經帶著西崎到醫務室去了,還有人對此忿忿不平,都讓達琅以「誤會誤會,這個人我認識。」支吾過去了。
只剩矢口和達琅的時候,矢口茫然地望著達琅說,「我只是想讓他告訴你,他妹妹不是來真的,只是在利用你而已。」
「學長!」達琅抽動著嘴角,「西崎他怎麼會知道呢!你別忘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啊!」
「……」
矢口無法再給自己的行為找藉口了。
為什麼這麼衝動呢?
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自己是徒勞的,就算西崎知道,他自然會袒護自己的妹妹。
而如果直接去問那個女人的話,自己當然也會敗給她。

「你不要擔心了,學長。」達琅故做輕鬆地微笑,「她是真的喜歡我的。雖然我不再念書,但是只要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一定會幸福的。」
真的嗎?
那個女人是真的愛達琅嗎?
他們真的會幸福嗎?
……
也許是真的,只是矢口不願承認而已。
「你們兩個……」他喃喃地說,「從一開始就應該阻止的……為什麼,我要裝作沒看見呢?」

「誒?學長?」
不理會達琅的追問,矢口轉過身去,消失在大門外。
他因抽噎而一聳一聳的肩,達琅都沒有看見。

10年之後。

矢口25歲那年結了婚,雖然他沒有考慮新娘子的標準,但總歸是有人替他考慮了,於是他現在每日為了家庭四處奔波著。
從公司回到家仍然要走那一條鐵軌,不同的是矢口為了趕時間每天坐車回家。
這樣很好。他開始不去想曾經留在這裏的回憶,不去想那個人,什麼也不想。
某一天,公車出故障,停在半路,無奈的矢口只好徒步走完剩下的路。
禍不單行,那天的雪下得格外大。
就在矢口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家趕的時候,在鐵軌盡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達琅?

「學長!」他招呼著,「我每天都在這裏等你唷,你終於發現我啦。」
好象做夢。
「你怎麼……?」矢口一時語塞。
「啊,我入冬的時候回來的。」說話間,矢口已經來到了達琅跟前。
雖然仍然健壯,但是達琅的神情明顯倦怠了。
「我啊,」兩個人向矢口家的方向走著,達琅多話的性格仍然沒有變,掩蓋了矢口的尷尬,「真的被騙了呢,學長。」
雖然是笑著說的,但是矢口能品味出其中的苦澀。
「雪乃實際上只是想找個人從高尾家逃出來,是誰都無所謂,所以她根本不喜歡我。她出來……是為了找她結婚前的戀人……」
聽到這些,矢口低下頭去,達琅的遭遇應驗了他的話,但是他並不感到高興,連句挖苦的話也說不出。
「岩上……」
「學長,她真的是個二手貨呢!」達琅的笑容很勉強,笑話也很冷,「我就這麼被一個二手貨騙了,書沒念完,一事無成,然後被女人拋棄。
我實在……沒什麼臉面見學長,如果當時聽了學長的話……」
「笨蛋,說什麼臉面不臉面的,跟我你還要臉做什麼?」矢口幾乎要哭了,他多想說,為什麼你不早回來,為什麼要等十年?
「嘿嘿,學長說話仍然是不留情面呢。」達琅搔頭的習慣也沒變,但是笑臉卻事故了,「這些年,我受了很多苦,但都不值得抱怨,因為那是我自己造成的啊。十年間,我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回來看看學長,但是,我害怕學長會討厭我。」
「怎麼會……」矢口終於哭了,眼淚結結實實的落在雪地上。
「學長……」達琅似乎沒看到矢口的失態,自顧自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那麼想回來見你但是仍然等了十年嗎?其實我回到這裏打聽到你的住址後仍然沒有勇氣來見你,而是在鐵軌這裏等你。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矢口好容易從嘴裏擠出這幾個字。
「學長我說不定是……」達琅抬起頭,看著前面站定的矢口。
「前面是我家,」矢口轉過頭,微笑著從容地說,「我太太應該做好飯了,一起吃吧,也沒什麼好招待的。」
「學長……你結婚了?!」達琅瞪大眼睛,狼狽地喊出聲。
「是啊,允許你私奔就不允許我結婚嗎?」矢口的嘴在笑,眼睛也在笑。
「啊……」達琅慢慢低下頭,「其實我……那麼不打擾了……」

達琅沉重的腳步淹沒在雪「咯吱咯吱」的聲音裏。

「喂!」矢口喊道,「喂!」
達琅沒有停,他感覺到矢口追了上來,很快,矢口就和他一起並肩行走了。
「學長……?」達琅疑惑的停下腳步,這次換矢口繼續前行,一邊走一邊說,「你不是有話要說嗎?考慮了這麼久。」
「是啊……可是……」
「這麼長的鐵軌,你可以慢慢地說了。」
站在鐵軌的盡頭同樣也是起點,矢口停下來,漫天的雪在他臉上輕拂著。
「……」察覺到矢口的心意,達琅無聲地笑了。

鐵軌的一側留下了兩排腳印。
腳印那麼深,無論下多大的雪,也是無法掩蓋的。
這時候的雪正是預示著春天的來臨。

「學長……
我說不定是……
喜歡你的。」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04 12:57 | 同人作品
ヾ(@°▽°@)ノあ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

神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萌え

等俺都補完了再繼續發花吃|||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03 14:27 | ACG吐槽

2006出走年记

今天開始做年終總結。
首先是V系以外的音樂部分……
這一年V系除了解散以外對我來說沒啥好總結的,囧。

另外還有一件事:

夢色・十夜(一年前啓動重來沒有更新過的HP)重開|||
點擊進入
歡迎LINK~*
揭示板徵集中,contact部分目前仍然閒置。

那麽正章開始:

********************滾來滾去********************

2006出走年记 -春之章-

Point:太鼓

3月份硬盤崩潰,於是開始沒有歌聼。
不知道是怎麽開始的……啊!大概是因爲那個時候連uptu也上不去的緣故,耳邊貧瘠得要命。
不知怎麽七轉八轉的就開始聼newage了,以前聼過一段時間的和月(Pacific moon),但是不是很萌,大概聼的都是鋼琴的。
在搜newage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論壇,於是聽到了一張井上英樹的album「天河」,開始了春季的太鼓之旅。

#1:井上英樹 ——「天河」

太鼓與二胡的組合,另外還翻版演奏了内蒙的一首民歌。
「天河」的出色不在于奇特的搭配。而是再次挑起我對太鼓的興趣。
寒假的時候因爲看「Samurai7」,OST裏面主要樂器是太鼓。
那個時候(現在也是)對S7萌得神魂顛倒,加上本來就喜歡民族風,追逐太鼓似乎成了必然的趨勢。
「天河」中不僅有太鼓和二胡,同時也加入了三位弦、笛子等等的樂器。
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居然在「天河II」中加入了bass。
這一直是我最憧憬的搭配,在天照的live上曾經聽到過,用太鼓和bass加電琴演奏的「曉」,那種效果是用電子鼓或者band裏面的架子鼓沒得比的!
我曾經最大的願望是音鬼能用太鼓來做鼓……
「天河」幫我實現了一大願望,等那兩個band來實現實在太囧了……Orz|||
兩張album裏風格很多變,有爛俗的pop曲、極具中國特色的民歌、鬥志昂揚的和聲曲……
總之呢,是很值得推薦的太鼓作品。

#2:和平之月 ——「打」

非常喜歡的兩張,由此開始喜歡吉田潔。
後來我才知道naruto的ost裏面除了theme曲之外都是這兩張裏面的曲子。
做得非常精致,裏面的節奏和配樂和S7的很相似。
4、5月份的時候我幾乎是天天都在聼這兩張。
其實那時候S7正在重播,而且正式的OST也已經發行了,但是我到現在也沒聽到||||
「打」暫時彌補了對那張OST的渴求。
比起「天河」來説,「打」要更日本化一點,雖然也加入了許多流行元素,但是並不顯得很圓滑。
每一首主題曲都做得很到位,旋律入耳、節奏清晰。
寫這個的時候給熊貓聼了一首「打」裏面的曲子,她說一聼就是我喜歡的風格……
我的喜好已經完全被大家看穿了麽,Orz|||

# 3:鬼太鼓座 ——「怒濤萬里」

如果說前兩張album不能算是純粹的太鼓的話,鬼太鼓座應該算是正宗純正的太鼓團體了。
完全的日本式風格,每首曲子都很長,敍事組曲一般的排列,有時候有種過於冗長聼不下去的感覺,但不正是正宗的民樂嗎?
節奏有種原始的美感,旋律夾雜著中國的民歌,我聼出來的有「瑤族舞曲」……
沒有一絲的違和感,民族的東西果然是相通的。

以上為春季報告。

2006出走年记 -夏之章-

Point:下北澤系

2006年的夏天,我结识了一群用心在唱歌的2人band。那是一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默默无闻的唱着过往青春的黄昏少年们。
为什么喜欢黄昏少年呢?笑。
因为只有黄昏少年能唱出和我同样的感受吧?这个问题我好象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怪不得耗子说我是大叔控啊…
那么下面正题开始:

#1:唄人羽

这是我寻求少年的契机。
大概是5月末,听到了他们沉寂3年的大碟「be here...」。
当然我不认识这个他们,甚至不知道有几个人,只是觉得COVER很NICE就下来听了。
然后就被打动了……
详情请参看以前的日记。
之后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也许不止。因为这张album始终陪我到考试结束。
那时候我反复听「あこがれ」,带着清风的初夏的夜就可以安眠了。

☆推荐曲目:「あこがれ」、「BORDER」

#2:ケイタク

2001年5月結成
内山敬太
生年月日:S.55(1980).9.9 出身:佐賀県
担当:Vo.&Gt 血液型:O型
15才の時、アコースティックギターを始める。
遠山卓也
生年月日:S.53(1978).7.29 出身:熊本県
担当:Gt.&Cho 血液型:A型
16才の時、エレキギターを始める。

听到这个band是因为他们发了一张名字为「少年」的单曲。
我的动机真单纯……||||
然后发现原来是2人band,感到亲切了,大概知道是哪钟风格了,于是去听大碟。
这是温柔的2人组,比起唄人羽略带锋芒的歌词来,他们更倾向于描述生活。
淡淡的木吉他,寂寞的口琴。
当我躺在床上听着「カンマ」,眯着眼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时,夏天的岁月就悄悄流逝了…

☆推荐曲目:「カンマ」、「陽はまた昇る」

#3:19

岡平健治
1979.3.28
岩瀨敬吾
1978.8.29

这支band是唯一我慕名而听的,同期听的还有柚子,残念吖,柚子一直以来就没有给我好印象。
但是19还是留给我很好的回忆了。
这支Band比较激情,尽管声音还是温柔的。
吉他热烈的弹,口琴用力的吹。
仿佛能嗅到汗水的味道、海的味道。
没错啊,这的确就是盛夏骄阳下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年啊……

☆推荐曲目:「あの紙ヒコーキ くもり空わっ」、「恋」

#4:ちめいど

2001年結成
中越 雄介(ボーカル•ギター)<兄>
兵庫県出身/会社員
中越 雄大(ボーカル•ギター)<弟>
兵庫県出身/会社員

兵庫県篠山出身の兄弟ユニット。小さい頃からピアノとギターと歌に囲まれて育ち、音楽好きな二人が自然に結成。
現在、会社員をしながら音楽活動を続けている。

这个band只发表了一张2首歌的单曲,所以谈不上印象深刻。
但是从这对兄弟的身份来看,我感觉他们是真正热爱生活的人,以后还会唱出更美丽的歌。

#5:Something Else

他们的资料我没有搞清楚。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他们已经解散了……
听到这支Band也是因为他们发过一张名为「少年」的单曲||||
他们的风格不突出,但是vo的声音是我很喜欢的那类型。
他们发过一张以夏天为主题的album,虽然旋律不出色,但是描绘的意境还是很适合夏天来听的。

☆推荐曲目:「夏唄」、「残像」

#6:Lost in time

2001年
1月、同じ学校の仲間であった海北 大輔(vocal、bass)、大岡 源一郎(drums)と
現在、THE LOCAL ARTで活動中の横内 武将がGUITARで参加し結成。
精力的なLIVE活動によって徐々に動員を伸ばしていく。

海北大輔(かいほくだいすけ)
(vocal、bass)
生年月日 1980.4.24
血液型 A型
出身 岩手生れの埼玉育ち
大岡源一郎(おおおかげんいちろう)
(drums)
生年月日 1980.12.20
血液型 A型
出身 東京生れ大田区育ち

这个band……该怎么说呢?我应该谈不上喜欢吧?
但是它的确在这个夏天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有两首歌深深的感动了我,伴我度过了最后的夏日。
这个vo的声音很慵懒,调子也缓慢,而且组合得很奇怪。
听到这样的歌是无法满足我“少年”的标准的。
但是为什么我听「シャボン玉」的时候会想哭呢?
不可否认,这首歌的旋律有着独一无二的神奇魅力。
不过真正打动我的是vo用绝望的声音反复的唱「一直一直都要幸福……」
感觉他是含着眼泪在唱的,于是我体会到了幸福的距离。
这种伤感和农民所传达的还不一样。
农民是在黑暗中激烈的呐喊;这支band,是在黄昏的夕阳下浅吟低唱。
农民令我抽噎到难以自己,这支band,令我心口疼到哭不出来。
所以,虽然只喜欢他们的两首歌,这支band却已经足够让我满意了。

☆推荐曲目:「シャボン玉」、「北風と太陽」

纵观这些band,不难发现他们的相似之处,2人、79、80年前后的黄昏少年。
当我慢慢的追溯这些年轻的轨迹时,年华已经消散在嘴角不经意的微笑中了……

以上為夏季報告。

秋季生病,故無報告。

2006音乐出走记 –冬之章-

Point:同人音乐

北方的冬天来得比较早,十月末就已经算得上入冬了。
所以呢,大概可以把深秋和冬天连在一起算吧?
10月份,Sound Horizon发售了第一张商业single「少年将剑…」,这是一个开端,令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我的意识里,出现了「同人音乐」这个概念,而从认识Sound Horizon起,我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幻想世界的扉。

#1: Sound Horizon

Revo是神,神是万能的。
神创造天堂,也构筑地狱。
神编写历史,也造就英雄。
神歌颂生命,也赞美死亡。

听了10月发售的「少年将剑…」以后,对于Sound Horizon这个东西还完全没有概念,而且我不是很喜欢kaori的声音,但是由于旋律和编曲实在太出色了,而且营造了一种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气氛。宏大,气势非凡,还有大冢明夫解说的声音,描绘了一幅史诗般的画卷。这是什么?
出于好奇和试试看的态度,当时因为没有时间选歌听各种烂POP而痛苦不堪的我仅仅是因为机械的尝试去听了Sound Horizon第一张商业album「Elysion~乐园幻想物语组曲~」。
接着,我深深陷进了泥沼中……

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张album啊啊啊啊啊……////_\\\\
无论从旋律,演唱,编曲,甚至歌词,在我看来,都已经是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地步。
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美丽的封套后面蕴涵着如许多杀伤性武器。
首先是aramary细腻甜润的唱腔,从第一首「EL的乐园-side E-」里面的LOLI声开始,我就狠狠地被击中了。
啊啊!这是多么美丽的声音!!不含一丝杂质,既优雅又嘹亮,无论高音还是低音,全部处理得自然得体游刃有余。
从aramary开始,我体会到了同人歌姬所独具的与众不同的气质。
那是一种与不带任何商业气息的原始的灵气,后来接触到的霜月、片雾烈火、志方、茶太等等,都有着这样的气质。
但是到今天,我仍然是最喜欢aramary的声音,大概是因为从她开始,我开始意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歌姬。
接着是Revo那已经在「少年将剑…」中就让我为之折服的旋律以及那华丽多变,安插着各式音效,完全打破常规,犹如歌剧般的编曲。
用动听,优美完全不足以形容,对我来说,完整的听下来,脑海里只有「震撼」二字。
每听一次我都会在心里感叹,「华丽!太华丽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变的曲风?」
「吹笛人与游行队」里的长笛,「baroque」里的管风琴,「Yield」里的苏格兰风笛,「EL的乐园-side E-」里的吉他,「EL的乐园-side A-」里的女高音……看似不相干的因素被Revo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得令人晕眩的乐园幻想图(当时我还没有看歌词……)。
最后就是歌词与剧情,再次被萌倒。用华美的辞藻叙述变态悲惨的故事……不就是耽美的精髓吗??Orz||||
而且,Revo的故事也太有震慑力了吧?
父女恋,兄妹恋,百合恋……
一个个乐园的幻想消失在血泊火海构成的地狱之中。
虐心,某人的最爱…
可是在反复地看完歌词直到记住以后,再听「Yield」里面「啪…啪…」的两声砍头声,我终于……听恶心了,Orz||||这是在反复听听「乐园」长达一个般月之后的事情,之后的两周我都没敢再碰这张album……这就是歌词的威力。
而且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去猜Revo那些谜语似的歌词所代表的意义,常常想得自己不寒而栗,Orz.

接着,我便象发现宝库了一样集中去听Sound Horizon,听完「编年史II」后心情稍稍缓解,于是又接连听了「LOST」「Thoatos」等等。除了「编年史II」听得比较仔细外,都没有像听「乐园」那么全神贯注了。
很幸运的,到了11月末,赶上了第二张商业album「Roman」的发售,但这个时期考试迫在眉睫,所以除了比较萌的曲子之外还没有好好研究。Sound Horizon的音乐只有研究着听才不算浪费,虽然我很想研究,可是缺乏爱呀……因为没有aramary,请再多的大牌声优,加盟再多的歌姬也弥补不了吖……

#2: 志方ぁきこ

我是慕名去听志方的,仅仅是看到她的曲名,我就萌了…
花归葬……
某BL游戏的配乐……Orz||||
没想到短暂的萌LOLI后,我又回归到本行…我果然对LOLI没有爱吖……
第一次听到志方的曲子并不是「花归葬」,是一张某个论坛的自选集。
第一首:「迷梦」
第一感觉应该谈不上喜欢,觉得志方的声音非常奇怪。
时而乖巧时而野性,声音高亢嘹亮,高音部分和rurutia有点像。
这些都没有太引起我的注意,吸引我继续往下听的是民族风化的编曲,和其中夹杂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乐器声。
没想到我的好奇心又令我陷入了泥沼……
以至现在不听志方的声音无法睡觉的地步|||||

现在不太能记得那张自选集里面包括哪些曲子了,大概有「迷梦」、「花归葬」、「玄冬」、「废墟与乐园」……
反复听了数遍之后,志方多变的声音和曲风彻底令我折服了。
听她的曲子就仿佛在旅行,一会儿是在教堂听赞美诗、一会儿跑到市井与小商小贩打交道、一会儿是在喧闹的舞场里、一会儿又躲进了静谧的丛林、一会儿在西方、一会儿在东方……
还有从她嘴里吐出的哪些世界各地的奇异语言,日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甚至还有藏语……
这些因素交杂在一起,统统地一气儿让我接受真有点晕头转向。
这就是自选集的坏处,不够系统啊,于是我开始找志方的album来听。
第一张完整听下来的album是「废墟与乐园」,就在前两天,预备考试的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都在听这一张。
使我对志方从萌转变为激萌!这张实在是太好听了呀!!很可能「废墟与乐园」是整张里面我最不萌的曲子……Orz,如果不回过头来听的话,我就会错过志方了呀!!
最让我佩服的是她这个嗓子,如此富于变化的嗓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几乎像是志方在同时 扮演着许多不同的角色,天使、舞女、小女孩……每一种声音都极有表现力,也因此志方的曲子决不会令人感到腻烦。
还有那高音和和声啊,简直如同天籁。
志方的声音不象aramary那么规矩,甚至个性得令我摸不到头脑。
但是相信无论是谁听了志方唱歌都会由衷地赞叹:这确实是天才的嗓音……
于是「MARE」的两个版本都让我听到烂。

接着听到了志方2006年10月发售的「RAKA」,这张album让我对志方从激萌到膜拜鸟……Orz
所谓泥沼……
听「春告け~Raggi di primvera~」终于落泪鸟¬////_\\\\\
整张里面每一首都非常喜欢,某人已经完全适应了志方飞来飞去的曲风,现在每天每天都惬意地徜徉在志方建筑的幻想世界里。

冬天还没过完,我还将继续我的同人音乐之旅。
目前在补习霜月、茶太、片雾烈火等等,为了更系统的了解这个领域,还在批量地听东方系列……这也是个泥沼……
这个假期的目标是把最近几年的同人作品大概都巡礼一遍,但是……单单过去的一年就有C69,C70,M3,C71……差不多每一次都有超过200张CD……
好在同人音乐比较容易入手,但是听不过来是个很大的问题|||||
叹气……我还将出走多久呢?同人音乐的世界实在太精彩了呀////_\\\\
孩儿们一定要原谅俺,俺迟早有一天要回归的……

以上為冬季報告。

這就是16飄零的一年……(<-似乎還挺高興||||)
不管怎麽樣……俺離V系是越來越遠鳥……Orz|||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2-02 17:42 | 同音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