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5年 06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彼岸的幸福

*宠的饯别文*

彼岸的幸福

BGM:人格ラヂオ - 生命

大漠中,风沙编织了黄色的网.
宠窒息着用干涩的眼睛四处张望.
没有变化的景色,浅灰色与黄色的天地.

「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她问着身边的男人,风吹开她的黑色面纱.宠惊恐的重新围好.
男人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走着.
散乱的长发随着肩膀微微抖动.

几天前,宠与同行的商队走散了,落难在沙漠里.
挣扎了几日之后,宠终于淹没在铺天盖地的黄沙之下.
这个男人带着他的马偶然的踏过宠的头.
尚有声息的宠用尖叫挽回了自己的生命.

「我叫tatsurou,要穿过这片沙漠到对面的国家去.」男人告诉宠.
「我跟你方向正相反啊...」宠揶揄着.为了自由,她从家里逃出来,寻找彼岸的幸福.

无奈的是,两个人都迷失了方向.
为了活命,宠不管是回去还是前进,只一味的跟着男人走.
男人有食物和水,但是鲜少说话.
结伴的路上只听得到风声.

这一日的风声仿佛格外的大.
食物已所剩无几,宠也感觉不到背在她身上那个大水袋的重量.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到那边去吗?」
风的呼啸中夹杂着男人沙哑的声音.
「因为那边有我所爱的人.」
「可是...」
男人的话被打断了,他们陷进了砂的旋涡中.
「丢掉身上背的东西!」男人大喊着,甩掉身上的包裹.
宠也扔了水袋.
男人托着宠,像丢东西一样把她丢到旋涡的外面.
「啊...tatsurou!!」
宠伸手去拉半个身子陷在砂中的男人.

男人忽然微笑了.
虽然天地混沌,这个微笑却分外清晰.
「不用管我了...」他大声说.
「......已经找到了!」

宠惊恐的瞪着双眼,发现面纱不知何时不翼而飞...
顷刻间黄砂漫过男人,宠也在窒息中昏厥.

再次醒来的时候,风沙已经消失了.
宠笨拙的移动身体,寻找男人的踪迹.
只有男人的背包还安然躺在她的脚边.

宠无意识的瞥见其中露出一角的画像.
画上的女子酷似自己.
这正是一个月前父母为了约定的婚事寄到对方家去的,自己的画像...
而自己,正是为了逃避这件婚事,在对方答复之前就离家出走...

为了自由,寻找彼岸的幸福...

宠拾起背包,努力的站立起来.
向天地交界处,
沉默着行进.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29 15:54 | 同人作品

今日终于没有下雨!

连着下了N天,将学校淹没的雨终于停了...
看不到经信广场前湖样的大水洼了,因此少了许多乐趣...
我终日没有去教学楼,即使没必要趟水了.
早上起来去楼下上自习.
带了两袋朱古力奶.
喝完了没有感觉,
空虚着念书.
非常想回家,然后还想着昨日梦到TATSUROU...
每次梦到他都很真实...
不可思议!
12:37
上楼回寝室上网吃东西,
才感到饿了= =
阿花把昨日抓的泥鳅放生了.
所谓放生...
就是倒进卫生间.
然后看他们被冲走...

本来想吃完了东西下楼接着学...
结果我果然是意志不坚定.
在论坛上又灌了两小时..||||

阿扁回来了.
一起去体育中心讨回办游泳证的5块钱.
我俩还为着凭空多出来的钱庆祝了一下= =
结果去了沃尔玛,吃KFC,然后买了一堆东西.
然后,她回寝室,我逃回了家...
315换了新车,又小又少...

现在要去洗澡,然后...
接着奋斗>"<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22 21:09 | 日々吐槽

今日早起

今日早起,去布置黑板.
英语最后一节课.老师的欢送会.
一百年没有画过这个...
竟然还生存着这种形式...

人去的意外的多-.-
从上大学到现在,英语课没去过这么多的人.
竟然都坐满了||||
让我去给老师献花...
这种形式竟然也存在= =

老师下个月要结婚...
这是最出乎意料的消息.
她终于要幸福了.
都已经快40岁了...
老天保佑她.
不要再有意外了.

然后又要合影...我后来看了...
都照虚了||||
总之是个失败的欢送会||||||

下午上自习,晚上吃泡面...
学校里发了河,水漫过了马路砑.
我边吃泡面边欣赏穿拖鞋趟水的人们.
还有骑自行车翻进坑里去的,
开车出不来的.
我想,有朝一日水退了以后,一定会发现好东西.
钱啊,手表之类XDDDDD

晚上和阿扁菜菜去看大四毕业的演出.
脖子很疼,因为前面的重重阻碍,
总要仰着头= =
应该是很精彩的,只是我看不太到...

记住了一句很经典的台词.
法学有个音乐剧,旁白是一男一女.
某一处,前面什么忘记了.
女:春!不是叫出来的.
男:(义愤填膺)春!是干出来的!!
女:干的越多,人生就越辉煌!
....
男女:让我们一起----干吧!
双双跳下舞台.= =

我在下面狂拍大腿,感觉要笑抽筋了...
听到有人说,大四真是要走了,脸也不要了.

那个人肯定是别的院的,
不知道这是经信式的幽默.XDDDDD

笑的时候我感到悲伤...
我们大四的时候...谁来送我们?
用菜菜的话讲:
自娱自乐吧.
想象我们走了以后,
经信这个名字就消失了.
真是不可思议...

晚上没有下雨,回去买了西瓜同阿扁吃.
想象着在吃米线喝了一袋牛奶.
睡觉...
希望明日...晴天~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21 22:59 | 日々吐槽

今日大雨.

今日大雨.
下午的时候从家里回学校去.
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厄运= =
走的时候没有下,半路上,忽然狂风大作...
我当时在听「雨のオーケストラ」,
还觉得很有感觉...

等下了车...发现寸步难行.
校门口有个旋涡状的大坑,水流湍急.
我穿运动鞋...洁白的袜子...
很快淹没在黑色的泥浆里...

一路走过去...裤子湿透...
我开始沉重的生活= =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20 20:49 | 日々吐槽

又要放假了...

今日又爬上来写日记...

其实也没什么好写...好久没有写文的我...居然要当文区的斑竹...

要考试了,加油吧~

今日又重新做了LINK,加了小ray,然后去ayame那里转了一圈.

继续受到刺激...

去睡个午觉吧...开始打雷了呢>.<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19 16:30 | 日々吐槽

溺れる魚

溺れる魚

BGM:溺れる魚

上班时间,我没空喝咖啡。
外面的天阴郁着,这是个寒冷的冬天。
我预料电话会响起来,每天的傍晚时分。

「很饿啊……」
想象他躲在暖炉里,慵懒的耷拉着眼皮。

「喂,你好,是铃村老师吗?」
…………
不是他。
我有些烦躁,下楼去买咖啡,刻意要冰的。
全身都战栗起来。

我想他大概是睡过头了,甚至忘记肚子饿。
他半睁着的眼睛,清晰的在我的记忆里。

第一次看到他时,喝得烂醉的他被我撞倒在地。
半睁着那双无神的双眼。

「你怎么样?没事吧?」
他在哭,嘴里呢喃着。
我猜他刚刚失恋,喝多了出来寻找无意义的死亡。
他被我送到医院,毫发无伤,被诊断出酒精中毒。

我和他没有交集,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直到再次在相同的地方遇到他。
桥上。
他蜷缩在角落里。
我以为他已经失去呼吸,可是他的手仍有温度。
这一次他住院了,差点喝掉性命。

「铃村老师,第二节的预备铃响过了。」
我还有一节课要上,可满脑子都是他的事。
今天很奇怪,难道只因为他没有按时打电话过来?
「六点种要开会,不要迟到啊。」
事情格外多,我脑子乱成一团。
现在我只想回家,确定那个人是否安然存在。

「我是铃村漾,你呢?」
「……」
「达琅。」

那时他已经不哭了,酒被强行克制。
没有人为他负责,联系不到任何与他有关系的人。
同样孑然一身的我对他充满怜悯。
我相信他不是歹徒。

「他必须戒酒一个月,得有人看护他。」
于是我就带他回家。
他很喜欢我的暖炉,乖乖的钻在里面。

「这里很温暖……」他说。
「让我想起他。」
「他是谁?」
「……」
「他死了。」

「铃村老师,这个月的教学计划书做好了吗?」
我慌忙的翻,才想起我早就将这件事抛在脑后,根本没有做。
「对不起,我明天交上来……」
「铃村老师最近心不在焉哦,是不是恋爱啦?」

恋爱!?

「你知道吗?」
「我的恋人死了。」

他在我的墙上乱画,用各种笔,甚至用刀子刻。
他用最简单的方式画鱼,千篇一律。
不画的时候他在小声的哼唱什么,又哭又笑的。
我想他疯了。
失去恋人会有这样大的打击吗?
我没有恋爱,我并不了解。

「这些鱼都溺死了。」他向我解释。
「鱼为什么会溺死?」
「因为它们太累了。」
他躺下来,高大的身体缩成一团。
「我也太累了。」

「可以走啦,各位辛苦了。」
我立刻如获大赦的向外跑。
「月森,今晚你不一起……」
「我没空!」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我说不上来。

我现在只想回家。
鱼缸里的金鱼悠闲的舒展尾巴。
他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的哭。
他为什么哭?

「你一个人,不孤单吗?」
他赤着双脚,满地乱走。
笑容天真的这样问我。
我回答不出,因为突然觉得凄凉。
一个人……
当然会孤单。
可是,一旦习惯了,再意识到时,心里像荒野一般落寞。
「我也是一个人。」
他摇着沉重的头。
「我的恋人死了。」

我把电话打回家,没人接听。
我曾叮嘱他不要接电话,但我以为他记得我的号码。
把车子停好,心惊胆战的上楼去。
开门。
没有人。
屋子好象死了一般。
「达琅!」
我不期望有回答,真的没有回答。

他刚刚恢复体力,走路还摇晃,手还痉挛似的颤抖。
但我知道他白天会出去。
疯狂地在人群里奔走。
我曾在街角撞见白色脸的他。
「你在找人?」
他没有回答,几乎昏厥。
我想象不出他是用多大力气在奔跑。
「他还是死了……」他喃喃的说。
可怜的人。

他难道又在重复这样的过程?
按惯例入夜时他都会回去。
今天不寻常。
我的心跳得厉害。
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我找不到他可以混入的人群。

「喂!你……」
他总是粗鲁的拍别人的肩膀,还以为他要打架。
「啊……对不起,认错了……」
这时他的神情瞬间变得沮丧。
那些人清一色是黄头发白上衣的男子。

车子不觉中晃到了初次看到他的桥边。
那个熟悉的身形像尸体一样堆成一团。
「达琅!」
我跑过去,用力摇晃他。

「没用了,那个人早死了。」
身后冰冷的声音是他的语气。
我怀疑自己的听觉。
转过身,发现那个声音来自一个陌生的躯体。
是灯光的原因吗?
我总觉得那个身影很模糊。

「你……」
「我是达琅。」
我讶异的盯着地上那具尸体。
「我只是借他的身体。」
他苍白的嘴唇几乎没有移动。
「我的恋人死了,于是我从这里跳下去找他,可是很久了,我没有找到。
于是我想,大概是我错了。
他并没有死。
我后悔了……但是死比较容易,活显得很困难。」
他自嘲地撇撇嘴。
「等到我想起后悔时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我天天等着有人升天,直到这个醉鬼让我乘虚而入。」
他笑了,那个笑容很熟悉。
「你不找了么?」
我颤抖着发出声音。
「我太累了,我大概找不到了。」
他的影子渐渐消散了,变淡了。
「上次死的时候还有希望。可这一次连我的精神也疲倦了。」
他在流泪。
「我连呼吸的力气也没了。」
「可是……」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想见到他……」
他的影子不见了。
「还有……谢谢你……」
他连声音也消失了。

桥边的路灯刺激着我的双眼,视线变得模糊。
什么也没有,我的精神恍惚着……
家里面的三条金鱼肚皮朝上漂浮着,眼白变的浑浊。
他真的来过吗?
我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兀自啜泣起来。

「喂!你……」
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追逐黄头发白上衣的男子呢?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6-19 15:46 | 同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