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5年 05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奇蹟の声

喜欢vk以来,先后经历了许多声音.
忘记很多声音,不喜欢很多声音.
现在依赖的有4个声音.
所谓依赖,
就是一天没有都不行.
我将此称做:

奇蹟の声

★一★清春
d0023728_16185215.jpg
1968年出生,今年大概37岁了.
2000年的时候我听到了「忘却の空」.听到了这个无与伦比的声音.
有评论说清春的失音是魔音,有非凡的魅力.
我不是他合格的饭,黑梦时期都被我忽略,他充满punk气息的少年时代.
待我认识这个声音时,期间已夹杂了更多沧桑.
最爱他的吐字,铿锵有力,收放自如.
尾音处独特的颤音.
这首歌伴我走过整个夏天.
直到03年,再次被shock.
听到迄今为止认为清春最棒的曲子.
「Masquerade」
这首歌从03年的夏天一直听到现在.
耳朵执着的迷恋那样轻盈的节奏,清春性感的声线.
这首歌描绘了从高中毕业到大学的黑暗年代.
听着它去上日语课,孤独的走夜路.
精神也被清春熏染得慵懒.
不再因他最后一个字的嘶喊而振奋.
开始学会静静的哭泣...
一直没觉得清春有多吸引人的面孔,多么离奇的背景.
只要有他的声音存在,整个人就丰富了.
无论到多少岁,只要他唱下去,他的声音就是一块丰碑.

★二★达琅
d0023728_1854248.jpg
听到达琅的声音才知道什么是心声.
听到「廃」的时候,心脏大概要停跳3秒.
这样的声音...真的存在啊!
无法抑制流泪,不止是因为感动.
还因为终于找到了心灵的契合者,却又远在天边...
唱的是我不懂的语言,可声音又离我那样近.
他在音乐里面哭,我在音乐外面哭.
无论是「ズタズタ」里面的呐喊,或是「溺れる魚」里面的浅吟低唱.
我的灵魂都在颤抖.
心里这样乞求,不要这样唱,不要让我哭啊...
可是达琅就是这样,莽撞的,不份场合的刺痛到心灵的最深处.
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人潮涌动.
听到「溺れる魚」就感到孤单.
晚上躺在床上,还在和朋友聊着.
听到「あやとり」忽然哭出来,绝望的像仿佛要溺死的人.
达琅的声音有点单薄,清脆,并不厚重.
我喜欢这种少年的声音.
似乎是带着微笑无奈的悲伤着.
蹲在街边吐出烟雾.
一个人孤独的唱.
达琅的吐字有时仿佛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有时却温柔的仿佛寂寞的孩子.
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任谁听,都应该听出他是用心在唱.
他毫无保留的将自己融在了歌声里.
所以我以为,他是可以将灵魂托付的人.
他是可以让我随时随地找回自己的人.
达琅,孤单时候我最好的伴侣.
你的声音会刻在我的灵魂里,
一辈子.

★三★愁耶
d0023728_22423497.jpg
开始对愁耶的印象很糟.
声音太柔,很像kalimero里面yuki和kagrra,一志的声音.
我一向讨厌甜的发腻的声音.
直到听到「夜空に咲く花」后,逐渐发觉愁耶的声音决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似乎是我寻找已久的真正年轻的声音.
一听就觉得是美少年哦^^
之后再听clavier的许多作品,渐渐的就迷恋这个美声了.
愁耶的声线非常清澈细腻,还是第一次找到这样符合我标准的声音.
高音不尖刻,低音很有磁性.
温柔的像水一样.
如果要用某个受的形象来描绘愁耶.
我想应该是-----智晴的类型!
听愁耶唱歌有吃棉花塘的感觉^^
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唱下去,不要变老才好.

★四★田代 哲也
d0023728_2339421.jpg
承KAMI所说,这个是我最近的大爱.
好容易「吼ゆる民」公德圆满以后,天天听的都是哲也的声音.
他的声音是让人一听就印象深刻的类型.
如果第一印象是不讨厌,那么离喜欢也就不遥远了.
他的声音非常沙哑,和愁耶形成鲜明对比.
高亢的音色有种随时爆发的感觉.
听起来有点野蛮,但是原始的不加丝毫修饰的声音更加纯粹.
加上音鬼本身的民族乐气息,更加给人田园的feel.
听狼的时候,仿佛在看电影.
完全被带到哲也营造独特气氛中去.
一下子就拜倒了.
他的吐字我也很喜欢.
每个发音到他的嘴里都是艺术品.
似不经意而形成的根雕.
笑,这个形容还真有点怪.
哲也声音最大的特点就是朴实.
拥有足以信赖的才华.
音鬼的历史还不长,哲也请继续加油.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5-29 23:45 | 日々吐槽

暮春...

眼看春季就要过去了,又照往年的习惯把红楼梦拿出来瞧.
读熟的诗再拿出来念几句.
初中时候开始有个诗本子,前面抄古人的,后面有些自己写的.
大学以来快有两年没有碰...
依探春的话,我早已是酒肉之人了> <
现在也没有诗兴了...

初中时候喜欢词,填过两首,现在看来止增笑耳^^
有一首意思虽有,措辞却很笨拙.

如梦令·雨打窗棂

雨打窗棂轻响,
惊起敞轩四望.
未见芙蕖影,
但闻扑鼻香.
微凉,
微凉.
宁不神清气爽.

便像是添了意思的打油诗^.^
高三时留下两首律诗.
现在读来则过于穿凿,但也是暮春所写,搬上来应个景儿.


癸未年四月初七感暮春之雨

云脚斜飞湿雨燕,浅草彩蝶物蹁迁.
结队归巢蝼蚁忙,垂蕤饮露躁蝉闲.
堂前竹鸣风细细,轩后帘湿斑点点.
执伞款步走泥径,落花之处空流连.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5-22 14:26 | 日々吐槽

今日造访Jully的官网.

hotaru和kalimero仙去以后,Jully成了我的寄托.
http://jully-web.com/index.html
非常精致的官网.
时常感慨kalimero不得志的我,如今看到这样结果.终觉豪也应是有造化的.
新的音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倒是激楽隊和梶永大士的音源在5月25日同时发售.
...我又扯上梶永大士...八毛钱关系...
总之...我是希望豪继续努力就对了.
他真是满忙的样子.^^
贴几张官网的图,还是觉得豪长的比较有味道~
d0023728_23262072.jpg

d0023728_23284725.jpg

d0023728_23302165.jpg

d0023728_23313382.jpg

...er...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nao呢...我期待着...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5-21 23:36 | V系吐槽

我终于回家了T_T

exlog屏蔽了大陆用户...我一直蒙在鼓里= =
还以为它坏掉了,结果用代理服务器就能上...
还好,不是太迟...
不过错过了5.1七天的时间...我的日记...
然后又错过了排话剧的一周...
许多值得记的事情都没有记.
我会慢慢补回来的^.^
还是最喜欢这里~~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5-21 22:08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