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   2005年 03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泪~终于盼到了新谱

ココロノナイマチ,我想说是惊喜,仿佛又找到一点家路的感觉,旋律朗朗上口,异常优美。听到了tatsuro久违的口琴声,似乎是回忆到了昏黄的少年时代……用词不当呢……昏黄。PV一如既往的难看^^允许我这么说,不过看到tatsuro的时候真是热血沸腾了呢。留了胡子,头发已经及肩,身体似乎较以往更加细长。但是^^非常man啊~除了外套里面那件红色T恤不喜欢以外,对他真是膜拜得五体投地^^。今天时间不够了,哪天来继续发感慨~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27 23:36 | V系吐槽

大好きです song by hotaru

只是安静的坐着,面对着铺满课本的桌子。什么也不做的达琅以为自己的人生大概就要这样结束了。而现在却仅仅是要高中结业而已。

今天就要离开了,只有百无聊赖的自己还守着这空荡荡的教室。

暮春时节,校园里那棵古树纷扬着樱花。

现在是傍晚,放学的钟声飘了过来。达琅向窗外望去,是欢声笑语离开的后辈们。他自忖着是否自己也该像他们一样呢?于是便努力的编织笑脸。

心里却是莫名的苦涩。

达琅倦怠于考虑问题,他懒得去想刚刚还唱着卒业写真的漂亮女孩子和总是神气活现的级任教师几时不见了踪影,懒得去透彻理解自己的潜意识的感受。

光着脚的达琅坐在窗沿上,自顾自的享受孤独。

他从来是这样的,一个人时这样,一群人时也这样。

……
「你好。」

「你叫什么?」

初入学时,一次历史课刚刚下课,教室里很吵闹,达琅照旧安静的发呆。坐在旁边的男孩子小心翼翼地这样问他。

「岩上。」

「我是浅田。」那男孩儿有点腼腆,嘴唇的轮廓很坚毅,笑起来意外的温暖。

「你是篮球部的吗?」

「你听谁的CD?」

…………

记忆是暧昧的昏黄色,只有不相干的只言片语散落在头脑的各个角落。

达琅同样怠于去追寻那不分明的逝去的往事。他甚至怠于去关心这些曾发生在周围或是自己身上的事。明明才刚刚分手,他却已可笑的记不起同窗的名字。

忘了也无所谓,反正早已预期到未来要各奔东西。

可是那个浅田,浅田……诚?

这个名字却只要不费力的皱一皱眉毛就想到了。

达琅想起高一时的学园祭,与浅田的第二次见面。

他凑近正在台上表演的cos X的团,轰鸣的吉他声夹杂着台下人们的谈笑声,他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岩上!岩上!」

回过头去,达琅一脸的困惑,他忘记这个人的名字,甚至连面孔也陌生。

「浅田诚。」

那个人微笑了,那张笑脸鲜明的印在达琅混沌的记忆中。

达琅仿佛闻到了那个夏天快要结束时空气中浮动的花香,盛开了一夏的紫阳花,就这样为夏天画上了句号。

…………

「啊!」

门突然被推开,同班的一个男生探头进来。

「你还没走啊?我来锁门了哟!」

「门都是你来锁的吗?辛苦咯。」达琅奇怪自己说出这么温柔的话。

「我家离学校最近嘛,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唷,钥匙要上缴了。」他进了门,四处看看。「有些恋恋不舍啊。」

「今天我来锁吧,我还想再待会儿。」

「哦,好的,别忘了把钥匙还了。」对方把钥匙丢过来,忽然停止了说话。

「岩上,你听!」

「好きです」
「大好きです……」

走廊里传来吉他声,还有人小声的哼唱着,是达琅很熟悉的曲子,他曾经也很努力的练习过,现在仍清晰的记得指法。

「记得吗?高二的时候,是浅田唱红的这首歌。」

「是啊,是啊。」

怎么会不记得?那次联谊会上,浅田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这首不知名的歌。他当时皱起的眉头和随风飘动的头发都历历在目。

「好きです」
「大好きです……」

达琅只记得这两句矫情的歌词。而这首歌很快在校园里风行起来,随处可见努力练习的男孩子们。

由于很迷这首歌,他和浅田还特地去听了这个乐队的live。回来的路上,浅田滔滔不绝的称赞乐队的好处,他也早已习惯了达琅的沉默。

「我还是觉得……」

打破沉默的达琅陡然说着,头也没有抬,专注的望着自己的脚。

「你唱得最好。」

那也是黄昏的时候,达琅白色的衬衫没有扣全扣子,风便吹过来撩起他的衣襟。刚刚在人群中拥挤的他仿佛嗅到自己汗水的味道……

浅田唱得确实好,现在达琅也是这么想。

那时侯得夕阳和现在一个高度,自己和浅田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为什么如此清晰呢?连气息,连微妙的小动作都像是昨天发生一样。

…………

「喂!那我先走了!」

回过神来时,门已经关上了。

达琅望着沉下去的夕阳,回忆又像是剪影一般浮现在脑海里了。

…………

那是冬天去浅田的家乡秋田时,正赶上放纸气球的活动,本是小孩子的把戏,他和浅田却玩的不亦乐乎。

气球是浅田裱糊的,上面画着达琅式涂鸦。达琅不经意间就画了浅田的脸,可不小心多添了败笔,于是索性又画上胡子和皱纹。

「这是三十年后的浅田!」达琅这样宣布,浅田当即一本正经的说,「那这个不放了,留着三十年以后再对照看看像不像。」达琅只好说,「开玩笑啦,你还当真。」

现在想想,三十年啊……好漫长的岁月……

三十年以后,还会见面吗?会变成什么样子,谁知道呢?

两个人还是将这个画有「浅田」的纸气球和画着蜻蜓画着天狗的气球一起放了,它冉冉上升的时候,达琅在雀跃。

「的确很了不起吧?」浅田有些自豪的说,但他的神情更多是落寞,是在惋惜一去不返的心血之作吗?还是在惋惜那张恶劣的人面像?

作为男孩子来讲,他是过于多愁善感了。

「诚啊……」达琅似乎想要说安慰的话,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下意识的叫出了浅田的名字。

「呃?」浅田有些差异。

达琅只好将错就错的说,「以后我们互相叫名字吧?」

浅田没有回答,他背对着达琅,达琅看到他用手擦了擦脸颊。

是泪水还是汗呢?那个隆冬的晚上,达琅又忽略了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可是那次以后,浅田确实改叫他达琅了。

达琅莫名的高兴,他喜欢被他这么叫,他早该提出这样的建议了。那样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回忆吧。

「诚,你毕业以后去哪里?」

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两个人倚着敞开的窗子说话,那时已经是深秋了,昏黄的天空和树叶浑然一体。

「大概要考家乡的大学吧?父亲的店需要我回去帮忙。」

「你家是开果子店的?那根本不用上什么大学嘛!」

「你家是开美容店的,你上个短大也足够了。」

两个人说着便笑起来,达琅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胸口像压了什么东西,透不过气来。于是他长吁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距离还真是远呢。到底还是要分开的……」

「……」诚没有说话,两个人都沉默着,静静的等待夕阳慢慢下去。

「好きです」
「大好きです……」

不知道又是哪里在唱这首歌了,随着秋风飘进了两人的耳朵。

这一次浅田真的是哭了,达琅确切的看到了眼泪。

可是却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言辞。

天空都是红色的了……如同现在,夜幕即将降临了。

达琅跳下窗子,走出了教室。

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达琅用手指甩着那串钥匙。思绪又接到刚才的回忆中。

后来浅田果然考上了家乡的大学,由于家里有亲人过世,于是刚刚考完试便坐火车回家去了。走的那天正好是达琅的考试日期,于是连送也没有送,甚至连再见也没来得及说。

就这样,草草的分开了。

不用说三十年了,就是这短短三十天的时间,达琅已经无法预期浅田的模样……

达琅把钥匙还了回去,走出校门的那一刻,他又听到了那首歌。

「好きです」
「大好きです……」

他慌慌张张的走着,心里面说,

「这样矫情的话……」

「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口呢?」

达琅忽然停下脚步,抽噎起来了。

BGM:hotaru-未练
这个是前些日子写的,因为距离高中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脑子里总有些回忆的东西。虽然我的结业式远不如想象中浪漫。没有钢琴声没有樱花……但是,那天炙热的阳光却刻在了脑海里,那张有些愚蠢的毕业照里也多多少少记录了那是的心情。我一直认为,过了高中以后,青春就已经过去了,所以,脸上的笑容很僵硬。
这个时候,既是分别同窗的时刻,又是告别少年时代的时刻……于是,严重喜欢接受精神SM的我就写下了这篇小文。Tatsurou和Gara就成了牺牲品,仿佛三岛由纪夫笔下躺在餐桌上等待被享用的少年……^^;;他们两个早已不是少年了。
另外,Gara的本名是浅田makoto,不知道翻译成诚好不好,或者该取他在after effect里的名字,真琴?总觉得那个名字过于女性化,似乎一旦说出来,就把人往XL的方向指引。还是不要那样直白的好,我喜欢暧昧的^^
今日终于更新,撒花~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20 22:20 | 同人作品

想念青的少年时代

偷懒很多天没有写BLOG,今天终于又摸到了键盘。
周六那天晚上,或者说周日的凌晨,看了cali gari的last live。一小时出头的时间十分短暂,用以概括青苦心经营了十年的梦想实在单薄。但是,我看到青始终是微笑的。
尽管goodbye是欢快的开场曲,但是我仍旧听到秀仁声音中的慵懒;尽管青的妆依旧搞怪,可是只几首过后,他就换回了日渐沧桑的素颜。终于,在唱到「青春狂骚曲」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是因为旋律过于优美了吗?还是感受到了青对逝去的青春岁月无限的留恋呢?青早已不年轻了,他用力掩饰时光的痕迹,借以他的吉他,他的band调侃自己的少年时代。可是不经意间,他仍旧露出马脚,流露出他隐在心底的悲情。正因为如此,他的旋律才格外动人。
十年之间,为了延续少年的回忆,他独自支撑着cali gari,多次的人员变动,身边的伙伴走了一个又一个,青固执的坚守阵地。Cali gari这个名字为了青存在了十年,直到2003年的那个春季。
为什么青选择了放弃呢?他是疲惫了吗?还是厌倦了?或许,已经到了他认为该结束那个时代的时候了。十年之间,少年终究要告别纯真与轻狂,加入到穿梭中目光呆滞的人流中去。青大概意识到再也无法挽留了,即使竭尽全力,镜中的眼角已经爬上皱纹了。自欺欺人是愚蠢的,青痛快的割舍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听着cali gari的歌,仿佛就在翻旧相册,看着穿着学生制服的男孩子们呲牙咧嘴的怪异造型,看到他们因为小小挫折烦恼忧伤的表情……相册的最后一页当然是毕业照,而那上面的青,秀仁,研次郎,诚都是在开心的笑的,就是他们在这场last live上的表情。
以笑容结业,告别少年时代,我宁愿相信,青没有悲伤。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17 22:14 | 日々吐槽
虽然知道HOTARU已经解散,可是,心里总隐隐的不想承认这样的事实.直到今天...看到这样的消息:
Jully
Vocal 慎一郎 →ラフィリア→ネオサイコヒーリング楽団ペルソナ→ホタル→hotaru→Jully かす
Guitar 杏太 →Lyrice→ kc+loid(RYOTA)→ホタル→hotaru→Jully  
Bass 勇治郎 Shullaのローディー→ポロリ→Jully  
Drums 豪 →カリメロ(豪)→Jully

有种头晕目眩感,不仅仅是因为慎一郎和杏太,而且...豪...为什么是豪呢? 为什么不是NAO呢= =我似乎有点过于心急了.NAO啊,你一定要加油哦!!
不管怎么样.期待这个团的作品,毕竟是我喜欢的VO,杏太也满不错.豪原来不太出挑,希望他在将来更加出色吧.
这样的组合也不是特别出人意料的,毕竟kalimero和hotaru的关系非常密切.当时看到他们同台演出的照片时,还很高兴呢.d0023728_14135691.jpg
现在...^^只希望早点听到歌!

今天最令人伤心的就是HOTARU的官网消失了,感觉好凄凉...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06 21:35 | V系吐槽

藍華柳~Aikaryu~

准备了好久,终于决定开始写一些关于VK的感受了.第一次,先拿藍華柳做实验吧^^

藍華柳~Aikaryu~

d0023728_14344114.jpg


PROFILE:

Vocal カヲル (中)
Guitar TERU (右一)
Guitar Takamasa (左二)
Bass ダイキ(左一)
Drums URI (右二)

DISCGRAPHY:

藍染京都~俺色に染まる君がアホになってゆく・・・~
03/9/28 限定1000枚

Remember my brave
爆笑痛快漫遊記~南米編~
Medical shower

柳年生
04/2/6 限定1000枚

"RYUNEN"on the contrary
half
"RYUNEN"on the contrary(カラオケ)
  
海賊盤~Aye.藍.sir~
04/8/9  

序曲~じじいの旅立ち~
すすめ!パイレーツ
SEND
Dragon
Happy End
ファイト(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Water&Oil (VS mizeria)
04/5/22

HP:藍華柳 web site

近日难得入耳的五人团,经过繁复的成员变更,2003年8月以URI为中心正式成军,加入CROW MUSIC.(...URI的奇异造型让我想到青,领导人物果然自信...)对于这个团的关注源于它华丽优雅的名字^^原本预期听到类似于Kagrra,的和式风格,可真正的感受却大相径庭.穿着和服的东方少女变成了手拿宝剑的欧洲少年,大概也与刚刚读过的荆棘鸟有关...主唱的声线稍嫌单薄,但并不是我反感的那种过于柔和的声音,喊起来也算有爆发力;旋律不能算是出众的,但是编得很动听.我想说这的确是GT.的功劳,也许还很青涩,可颇有大家风范,这是唯一可与他们精致外表匹配的--华丽,气势磅礴.总之,在我来看,完全年轻的血液能做出这样的音乐,是值得去关注的.

第一张DEMO[藍染京都~俺色に染まる君がアホになってゆく・・・~]给我一种惊喜的感觉,是认知这个团的开始.
[Remember my brave]是一首旋律性的中规中矩的歌,并没有留下太大印象.而[爆笑痛快漫遊記~南米編~]却让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团的名字,其间一段SOLO很像[花]里面MIYA(MUCC)的那种感觉,很有气势与力量,同时让我看到主唱与达琅的差距...听到[Medical shower]我意识到,这果然是我想要的团,GT.的感觉竟然是NAO(KALIMERO)的!特别是开头的一段SOLO...想起[流]啊...

第二张DEMO[柳年生]中的["RYUNEN"on the contrary]是我个人很偏爱的曲子,很有少年气息.开场部分是下课钟声的旋律,紧接着急速的吉他,营造的是生气勃勃的气象.特别是中间部分的吉他SOLO,实在是非常动听,是那种完全合乎我胃口的旋律.常常就是为了那一段SOLO而听这首曲子,所以连KARA版的都不放过^^

到了第三张,他们风格已经基本成型了,至少这张唱片的整体风格统一.我已经不再觉得这里像XXX,那里像YYY了.[すすめ!パイレーツ]是所有音源中的最爱,真正有海盗的感觉,仿佛可以看到身着中世纪服饰的少年英姿飒爽的站在船头,风华正茂,无比自信,看不到病态的苍白,而是神采奕奕的眼睛和矫健的身姿.(Hmm...这里想到的是彼得·潘和戴恩,之所以不是拉尔夫是因为他从出现在作品里时就已经不是少年了,而他的儿子继承了他所有的特征...)TERU的吉他听着更舒服了,应该是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旋律也足可以称得上灵,非常灵!其他作品似乎被这种光芒掩盖了,不过也都是较之前更为成熟的作品.很高兴看到他们在前进,衷心希望他们继续加油!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06 18:31 | V系吐槽

呜呼~~~四级过了!!!

现在凌晨12:10,为了查四级成绩,打了一晚上的扑克缓解心情.之前紧张得要死.没想到结果是皆大欢喜.查完了了之后,寝室里的人几乎要痛哭.泪,这确实是个激动人心的最好消息.
之前已经做好了各种过不去的准备,昨天还在背四级词汇= =妈妈已经为此骂了我不知道多少回了...这个假期又疯玩了一个月,没有学习,在加上四级的压力,这几天快要崩溃了...还好还好,结果还令人满意^^我注意力又可以转移了,继续我的VK事业^^
[PR]
by albino_zuki | 2005-03-03 00:24 | 日々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