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妄想幻月樓奇譚之四

這個東西終于寫完了……其實也只是無聊的產物,去年冬天就開始寫了,今天才算完工Orz...
至於爲什麽要寫,只是因爲太喜歡這個人設了,非常想寫同人。當然這個還不是,只是將舊有故事以文字的形勢加以敍述,算是同人前的熱身好了。
這個故事在第一卷中是最喜歡的,讀了無數遍。這個年代,這個人設,這種朦朧的氣氛,把我萌的七葷八素吖!沒有任何過激場面,敍述也很平實,可是爲什麽就是這麽萌///_\\\,如果我能寫出漫畫氣氛的一半就好了,但是一旦用文字表現,明顯就蒼白許多啊……

——————————妄想分割綫——————————

妄想CAST:

鶴來升一郎——北村一煇(CV:三木真一郎)

與三郎·神田川月平·杉浦周士——及川光博(CV:櫻井孝宏)

老闆娘——稻森泉

井坂宣明——西島秀俊

井坂弟弟——忍成修吾



=w=最終妄想才是真正樂趣所在~*
北村叔眉清目秀,及川叔目秀眉清。雖然沒覺得有多登對,但是北村本身那一點野性氣質+及川那一點脫綫與嫵媚……妄想成立。
另外,及川君一定要戴眼鏡,北村叔一定要穿洋服。啊啊啊啊!
這倆人將主角的年紀明顯擡高了一個層次= =
所以下面角色的選擇……
西島最適合腹黑,忍成那麽可愛,唔唔,妄想成立。
關於CV……就是第一感覺鳥。
這個出ANIME或者電視劇基本都不可能,但是drama還是可以期待的。
脫綫攻+脫綫受……那個人比較適合呢?

以上,妄想結束。



幻月樓奇譚之四

—上篇—

昭和初年。

「哎呀,說到這個故事,年代已經無從考證。在一個叫做幻月樓的堂子裏,在熱鬧喧嘩的三味弦的琴聲中,藏著一對若隱若現的私會男女的身影。一個是幫間,一個是藝妓。這在花柳界是不被允許的,因為這等於監守自盜,一旦被發現就將在花柳界無容身之地。然而這一對男女不顧大忌,傾心相愛。奇怪的是,他們的關係一直沒有被發現,他們如何辦到的呢?令人好奇。
終於有一天,幻月樓的老闆娘忍不住對那藝妓說「我真服了你了,你怎麼還敢跟這種人在一起?你站在這裏,好好看看抱著你的男人吧。」藝妓在老闆娘的催促下,站在廊下,偷偷看著那幫間。
她的心上人剛巧路過,影子投在格子門上,一看之下……
他身上纏著乾癟的骷髏,多得數也數不清……」

「呀——」
「與三郎,你別說啦!」
藝妓和客人嚇的大叫,與三郎笑嘻嘻地住了嘴。
「本來說是餘興節目嘛,你怎麼把幻月樓的老闆娘說的像妖怪似的。」藝妓向客人杯中斟酒,客人驚魂未定地埋怨與三郎。

說到這個與三郎,就是幻月樓不起眼的一個幫間,生得白淨清俊,因為高度近視添上的一副圓眼鏡,更襯得臉形秀氣儒雅。沒什麼本事,只是靠說鬼故事混吃混喝,從沒有人叫座的,前一陣子竟然也有了一個恩客。

「哎喲,客人您不知道,幻月樓老闆娘本來就不是普通人呀。您就想像不出她有多大年紀……」與三郎正煞有介事的編排老闆娘,突然聽人叫「與三公,老闆娘叫你呢!」把在座的全都嚇得不寒而慄,與三郎躬一躬身從拉門出去了。

「只會講鬼故事也有恩客嗎?」
「客人您不知道呀,與三郎呀,是鶴龜屋小當家的相好喲。」
「哦呀哦呀,我只知道鶴來屋的小當家是個大草包呀!男人和男人,堂子裏不忌諱麼?」「這種事情,誰說的清楚喲……」
藝妓再斟上一杯酒,客人也不再多話了。

與三郎腳步輕快的向老闆娘的帳房走過去,路上遇到一個熟悉的面孔令他不由得側目。
「不會的……不是他……」
這樣嘀咕著,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地方,正趕上老闆娘送客人出去。
「老闆娘,那是你的恩客麼?」與三郎知道自己過來晚了,笑著迎上去。
「是呀,」老闆娘轉過身來,也是一臉的笑容,「你的恩客也來咯,在荻屋等了你好久呢。」
與三郎一激靈,哭喪著臉懇求老闆娘換一間。
「今天客人很多呀,你就將就一下吧。」老闆娘說著出去應付客人去了。
與三郎不願去的原因有二:
一是為他那個沒常識的草包恩客,鶴龜味增的小當家鶴來升一郎;
二是荻屋有個升不了天的怨鬼,好死不死與三郎偏偏是那種「看的見」的人。
沒辦法,他只有一步變三步的磨蹭過去。

「你好慢呀。」升一郎果然在悠然的喝酒,似笑非笑地望著與三郎,偌大的荻屋冷冷清清,擺明瞭是在等他一個人。
「叫局吧,小當家。」與三郎蹭在拉門不願進去。
升一郎晃著頭歎口氣「不用了,我剛從另一席上溜出來。大村的老太爺囉嗦得很呀。」

聽他這樣說,與三郎大概猜的到他又去相親了。老當家剛去世,小當家成家立室成了全族的責任。憑著升一郎挺括的身資,輪廓分明五官細膩的臉,媒人蜂擁而至。可這位小當家的心思卻不在女人身上,倒是格外照顧這個沒什麼才藝的幫間,說來實在可笑。
於是相親屢試屢敗,升一郎終於忍不住跟心急如焚的家人說「不要相親了,只會增加敵人而已。」管家勝子教訓他「樹敵的小當家你自己,誰讓你總跟人家說:與三郎比你好多了!」有了這句話,相親之後對方的親眷都是一副恨不得當場給升一郎一刀的神情。
最近升一郎似乎更加肆無忌憚,不把相親看在眼裏,連味增店的太郎都看不過眼。
「又要相親?這是第六次還是第七次了啊?」終於有一次,太郎看著勝子拿來的女方照片開了口。
勝子自然也是無奈十分,賭氣說「反正小當家興趣缺缺,不如太郎少爺你去算了。」
太郎嚇得連連推辭,畢竟自己只是個豆瓣醬師傅,前老闆義弟的兒子,既然升一郎在,自己就算不了一把手,更何況太郎他只對豆瓣醬感興趣。
「小當家和吉原的那個幫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我見過那男人一次,一看就是飽經事故老奸巨滑的狐狸,而且他也比小當家大吧?」升一郎相親的話題最終總要糾結到與三郎身上。
太郎一直努力周全地維護升一郎小當家的面子,惟獨在這個問題上他實在無能為力。
事實勝於雄辯,不成器的小當家不正在幻月樓和那幫間鬼混麼!

「……」升一郎此時此刻只是覺得耳朵很熱,忍不住要歎氣。
與三郎笑吟吟地斟上一杯酒,輕描淡寫地說:「小當家,我教給您一個好方法。像您這樣的好男人,不趕快結婚穩定下來,周圍的人是不會停止說閒話的。」
升一郎挑起眉毛,「不要說那樣無情的話嘛……」
說著就用那輕佻的表情向與三郎身邊靠過去。
氣氛正好,門忽然刷的被拉開,同為幫間的男人闖了進來。
「對不起,借過一下。」
他身後傳來密集的腳步聲,看來他是犯了什麼事被人追趕,從荻屋抄個近路。
與三郎示意他後院的拉門,「傳助兄,快從那邊的院子逃跑。」
男人三步並兩步地過去打開拉門,一面回頭道謝。
與三郎為了作好掩護,趁勢一把拉過升一郎。升一郎會意,恨不得假戲真做,乾脆抬起與三郎的腿,順便把襯衫扣子也解了。
「小當家,配合得太過啦……」與三郎心裏正在哀鳴,追趕傳助的那群人適時趕到。
「哎呀——」看到這種場面,任誰都會嚇一跳,那幾個人磕磕巴巴地問,「你們……你們看見有人從這裏……」
與三郎似乎羞愧難當,一把推開升一郎,面紅耳赤地回答,「傳助兄剛才是闖進來了,不過我把他轟出去啦!」
「那……那麼,他往哪里去了?」
「裏面。」升一郎隨意指了個方向,一群人立刻一個不剩地過去追了。

既然荻屋拉門被打開了,與三郎和升一郎的窘態自然暴露無遺。本來就有很多人好奇這兩個男同志在裏面安安靜靜地幹什麼,這一衝擊性的畫面立刻滿足了他們。
藝伎們掩口微笑,幫間則一臉的鄙夷。

「鶴來屋的,我都看見了哦,一起來喝一杯怎麼樣?」還有這種不識時務的客人過來湊趣。升一郎回頭,發現原來是相識,那個滿身酒氣一臉凶相的男人是三原屋的當家。
三原屋探身到與三郎跟前細細打量,「這就是傳說中的與三郎啊?不是很懂得招呼客人嘛。我一直想拜見尊容,不成想今天竟然撞見你們親熱的場面,看來傳言是真的啦!」隨後又轉向升一郎,輕飄飄地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你喜歡這種的,我們是不太懂啦!」
升一郎不急不緩地再斟一杯,笑容可掬地應答,「三原屋,男人可是很好唷,畢竟只有身為男人才最清楚如何讓男人身處極樂之境啊。」
升一郎從來口無遮攔且無常識,與三郎終於也忍無可忍,一拳打過去,咬牙切齒道「小當家,少在外人面前炫耀我們的關係!」
這下子周圍的人更加得趣,與三郎本來就是幫間藝人,習慣在眾人面前賣弄,此時便誇張地申辯「各位——這是開玩笑的,此身貞潔有如富士山上的千年之雪!我的貞操可是存在銀行保險庫裏!」

看著與三郎嘩衆取寵,三原屋向自己的客人說「嚇壞了吧?這種下流坯子在吉原也不多見。」升一郎這才注意藝伎身後默默無語的客人,那是個年輕男人,身著淺色洋服,神情謙卑有禮。
「這是我客戶的公子,雖然沒有什麼介紹的必要……不過第一次來吉原就讓人家遇到你們這樣的人,吉原的面子可謂蕩然無存啊。」聽著三原屋的介紹,年輕男人連忙陪笑,「哪里哪里,敝姓井坂,我是鄉下人,禮數不周,還請兩位多指教。」說著便向升一郎與三郎行禮。
說話這樣得體,人也很可愛。井坂給升一郎留下了這樣的印象。
「其實呢,我來吉原是要找一位叫做神田川月平的幫間,請問你們認識這樣一個人嗎?」
這句溫吞吞說出來的話給與三郎好大一個驚嚇,但是他不露聲色地遮掩過去,故做沉吟然後搖搖頭。
在座的藝伎幫間也都一臉迷茫,有人出主意讓井坂去見番問問看,因為全部幫間都在那兒登記有案。
井坂露出失望的神情,有些手足無措地說「其實是這樣的,家父曾經忘記帶錢,是這位幫間墊付的,所以我想借此機會把錢還給他……」
正說著,外面三原屋的僕人進來報告矯夫到了。三原屋的立刻起身,迫不及待地往外走。
「那個叫與三郎的,讓他出點醜!」出了門,他吩咐自己的手下,一臉氣急敗壞。
不過是幾天以前,三原屋的妹妹和升一郎相親,結果又被升一郎用與三郎做擋箭牌拒絕了。這位三原屋的當家就是為了摸摸與三郎的底細才來,好死不死遇見了升一郎,說話當然不會客氣。

「小當家,小心夜路走多了遇見鬼呀!」
不知是多少次,與三郎這樣勸戒浪子不會頭的升一郎,被當事人這樣講自然不會有什麼效果。
這個時候的升一郎只是忙著繼續剛才被打斷的部分,不顧懷裏的與三郎死命掙扎。
「你是富士山上的前年之雪呀?讓我瞧瞧。」
「媽呀——」
荻屋慣有哀鳴之聲,今晚也無人理睬。
不知過了多久,與三郎不勝酒力醉到在荻屋。雖然知道這樣就睡著很危險,荻屋一直逡巡著不詳之物,可是偏偏就醒不過來。就在有意識卻無法行動的情況下,與三郎覺得有什麼東西壓住了自己。
「……不對,不是小當家。」與三郎掙扎著睜開眼,屋內儘是黑暗。莫名的仿佛能看見似曾相識的情境。
粘滿血污的雙手,淩亂恐怖的房間。
是的,那時侯也是在荻屋裏……
d0023728_116453.jpg

與三郎幾乎要找到那不散陰魂的來歷了,脖子上卻忽然感到沉重的壓迫。
「嗚嗚……要窒息了……」思考也無法繼續。
好象鬼壓床一般,與三郎動彈不得也發不出聲音。
這時,荻屋外面的走廊裏響起腳步聲,漸漸的,脖子上的束縛變輕了。拉門打開時,升一郎走進來,與此同時,與三郎重生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氣。
那個東西離開了,屋子裏也亮起來,與三郎眯著眼睛立起身子。
「你醒了?那我們接著喝吧。」
剛才自己差點被殺死,跟前的男人不知不覺中救了自己。那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還在,與三郎瞥見臥在角落處暗淡的黑影。
不能在荻屋多待了。
「容我先告退……」與三郎不顧升一郎的挽留,逃也似的離開了。

這東西雖然存在已久但是並沒有對與三郎下過手,今天竟然變得這般猖狂起來。其中玄機與三郎心知肚明。
「因為井坂來了……」
「來要我的命……」
雖然害怕,但是與三郎並沒有放在心上。今日這個來找神田川月平的井坂,是不會那麼輕易就發現自己的。

第二日。
「今天荻屋也拜託了。」跟在老闆娘身邊奉承的與三郎冷不防接到任務。
「哎呀,饒了我吧。昨晚太可怕了!」
這樣的話只能跟老闆娘才說得通,因為老闆娘蝶子本身也是通靈體質,她負責接待的客人大多是往生後仍對世間流連忘返的人,送客人離開的時候也絕不會說歡迎下次光臨。與三郎一直希望她把荻屋的那個東西也送出去。
「你昨天不是也親眼看見我都送出去了嗎?如果還在的話,大概是跟著你的東西吧?」
老闆娘這麼說與三郎無力反駁,那確實是因為自己而存在的東西。

「歡迎光臨。」拉開荻屋的門,裏面並沒有人,但是與三郎清清楚楚地看見那個東西還在。
難道是小當家出去了?這樣想著,與三郎忽然發現桌子上的一本筆記。
那是自己的東西,或者說曾經是自己的。
看到這個令自己心驚肉跳的東西在這裏,與三郎立刻慌張地把它藏入懷中。
不多時,升一郎走進荻屋。
「我才剛到哦,剛才叫你的不是我。」升一郎脫掉洋服外套屈膝坐下,「這人真怪,叫人之後自己卻走掉了。不知道是誰,不過還怪識相的。那是什麼?」
升一郎一眼發現了與三郎懷中的筆記本,把正拼命想著怎麼藏這個東西的與三郎弄得措手不及。
「啊?這個……是我的枕邊書。」還是輕浮的話說來最順嘴,與三郎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這麼說當然不妥,一下子就激起了升一郎的好奇心,上來就奪。
「我亂講的,亂講的!」這時候反口當然沒用了,與三郎的力氣向來不如身高體壯的升一郎,筆記本順理成章的到了升一郎手裏。
「什麼啊?日記?」升一郎嘩啦啦地翻,與三郎趁機搶了回來,「不要看!這是客人落下來的!」
重新藏好筆記本,與三郎為了轉移話題說起了昨天逃跑的幫間。
「早知道就不幫他了,傳助哥把大家辛苦攢的錢以集資開店的名義騙到手裏,昨天逃跑了。」雖然是說給升一郎聽,與三郎大半是在自責。
「這樣的人你們也幫。」
「這是規矩,這樣一來,自己有需要的時候也可以得到幫助。」
一邊為自己開脫一邊為升一郎倒酒的與三郎看起來有些寂寞。
「你也會有那樣的時候嗎?」升一郎的手帶著溫熱的氣息安撫般地落在與三郎的脊背上。

「與三郎,美裏屋指名你哦。」外面傳來不知是哪位姐姐的聲音,升一郎立刻興致掃地。
「你今天還真忙。」皺起眉頭,升一郎酸溜溜地說,「不會是背著我花心吧?」
「沒辦法,」與三郎禮節性地一躬身,「美裏屋就在附近,我去去就來。」

只有幾十步的距離,與三郎很快來到美裏屋門前。
剛剛打完招呼,後面突然冒出個人來,與三郎沒來得及回頭,就被一條結實的繩子勒住了脖子。明明已經出了荻屋,不會是那東西跟著出來追殺自己吧?
拼命掙扎的與三郎不防碰到了那人腰間的刀子。鬼魂不會佩刀吧?那麼這是個活生生的人了。一瞬間,與三郎如釋重負,儘管現在不是如釋重負的時候。
與三郎雖然瘦弱,但也是個男人,力氣不算太小。兩人在撕扯的時候,那人被他重重地踩了一腳,手上的力道明顯輕了,與三郎得空喘了兩口氣。無意間碰倒地上的刀子,大概是剛才扭成一團時,那人的刀掉了。與三郎也顧不上其他,一心只求保命,一把把刀子捅向了身後的人。
「啊啊,好痛!」果然刺中了,脖子上的繩子松下來,那人在身後倒下去。與三郎捂著喉嚨狂咳不已。連續兩天被勒,誰受得了?
「啊啊!來…來人啊!救命……殺人啦……」那人忽然開始求救,月光下看那傷口,血正汩汩地湧出來。很快就有人被驚動,大呼小叫地趕過來。
明明是加害者,此刻卻好意思擺出受害者的姿態,果然任誰來講,生命都是最寶貴的……
與三郎雖然莫名其妙氣個半死,但明顯是自己傷了人,這種事一句兩句說不清的,更何況現在有人要故意為難自己。
稍微考量一番,與三郎一聲不響地逃走了。

那邊升一郎坐等與三郎不見回來,卻聽到外面發生了不小的騷動。擔心與三郎會不會出事,升一郎跑出去,看到通往美裏屋路上有斑斑血跡,還有,剛才與三郎極力要藏起來的那個筆記本。
果然出事了,美裏屋裏沒有人,與三郎消失了。



—下篇—

「老闆娘,與三郎不見了?」
能知道與三郎下落的……升一郎只能想到幻月樓的老闆娘。一進門,他就劈頭蓋臉地問。
老闆娘不動聲色地點頭,升一郎當然不會滿意。
「受傷的人怎麼說?」
「他只說在路上和一個男人相撞,吵著吵著那人就動起刀來。他指名與三郎,但與三郎卻沒有來。」
那人在說謊,升一郎心裏說。與三郎明明聽到指名就出去了,荻屋和美裏屋之間的小徑格外狹窄,說碰不上是不可能的。
「那筆記本確實是與三郎身上的東西,還有,那男人是三原屋的僕人。」
升一郎悵然若失地喃喃自語,他意識到這件事一定是因為自己才牽連到與三郎。自己對相親的態度那樣惡劣,三原屋的不滿明顯擺在臉上。不對,不只是不滿,大概都恨死自己了。
說討厭相親就算了,為什麼要提與三郎呢?
看著升一郎的臉色越來越陰沉,老闆娘柔聲說「小當家,與三郎若平安無事,一定會回來的。對方如果想以打架來解決問題,我們也不需要多生事端,靜觀其變吧。若小當家實在擔心,就到見番去問問與三郎的住處吧,他說不定回家了。」

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可以找,升一郎第二天就跑到見番去問。
掌管幫間藝人資料的老頭一臉不耐煩,「我說年輕人啊,不過一天沒有聯絡而已,他那麼大個人,要是真想藏起來,你找也是找不到啊。」
升一郎這時候沒空說話,眼睛瞪得溜圓。昨晚上他根本睡不著,眼皮還腫著,如此的心急如焚哪有閒心和你這老頭廢話!
讀出潛臺詞的老頭只好妥協,「好好好,與三郎是吧……」翻開資料簿的時候他嘀咕著「之前三原屋的也來問過一次。神田川月平的地址……只寫著住他師傅那裏。」
「嘎?三原屋的來調查過?」升一郎嚇了兩跳,「神田川……」
「神田川月平,就是與三郎的藝名啊。與三郎是外號,因為他身上都是傷疤嘛,現在外號叫開了,倒是藝名被人都忘記了。啊,本名叫做杉浦……」

『其實呢,我來吉原是要找一位叫做神田川月平的幫間,請問你們認識這樣一個人嗎?』『不認識呢……』

與三郎是故意的,他沒道理連自己的藝名都不記得。
但是,他何必要隱瞞呢?
對於他的藝名本名以及過去都一無所知,升一郎只知道與三郎曾經在幻月樓與人發生爭執差點被砍死,因此留下一身傷痕。後來為幻月樓的老闆娘所救,從此留在幻月樓……
另外,三原屋是出於什麼目的調查與三郎?事情皆因那日三原屋的來訪而出,升一郎於是親自摸上了三原屋的大門。
「歡迎……啊,鶴來屋!」三原屋的當家看到升一郎就嚇個半死,一看那張白臉就知道他心虛。「嗚哇!你來幹什麼?要報復嗎?我把話說在前頭,我可從來沒交代過要殺他!反而是我們的人挨了一刀,我們才是被害者!」
果然是三原屋幹的好事,這位當家還算正直,不打自招了,雖然重點不在這裏。
「你們為什麼要到見番調查月平的事?還有那位井坂先生現在在哪里?」
「月平?與三郎就是月平?我不知道,我不過帶個路而已。」
三原屋看起來不像是在撒謊,他的目的不在與三郎,而在升一郎自己。同來的井坂才是關鍵,與三郎是認出了井坂後才隱瞞身份的。
「那個井坂……」三原屋當家剛說到這裏,前兩天跟升一郎相親的妹妹忽然走出來招呼客人。一不小心認出了升一郎,馬上像見到鬼一樣大喊大叫。
「呀——啊——呀——」
三原屋當家賠笑著說「別怕松子,大哥這就把他攆出去。」一面把升一郎推到店外面說話。
繼續剛才的話,三原屋的說道「他三天前就走了,現在應該已經在老家了吧。那個井坂看起來斯文,做的事卻要不得。他給我下人錢,讓他把與三郎殺了。我也是才知道的。他是客戶的兒子,說是想來東京玩兩天,我就讓他住這兒了,誰成想捅了這麼大個婁子。」
三原屋的活該,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雖然說到底還是升一郎的不好。
然而無論怎麼想,和與三郎之前從未謀面的井坂都沒有理由要置與三郎於死地啊。

告別三原屋,升一郎的下一站是神田川師傅的住處。
「哦……月平啊……」那個快入土的小老頭心不在焉地吸煙鬥,升一郎不確定他是不是聽清了自己的問題。「是幻月樓把他托給我的,那天正好有人送我月餅,所以我就幫他取名月平啦。哈哈哈哈……」
果然沒有聽清……
不過最後神田川師傅提供了一點有價值的情報。
「月平他現在在大雜院租了間房子一個人住。」

打聽到地址,升一郎想要立刻去卻又躊躇了。
與三郎出事之後沒有回來,是不想見自己嗎?那麼自己就這樣貿然去找他,他是不是也會躲起來不見呢?
比起自己能否見到與三郎,升一郎還是更關心與三郎現在的安危。於是他找了三原屋的同去,讓他為自己打掩護。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房東說與三郎已經好幾天沒有回來過了。
「他能去哪呢?」升一郎這下子完全沒了主意,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與三郎仍然難覓蹤跡。他確實是在躲著,可是他在躲誰呢?
「不知道…可能去找女人了?」三原屋隨便搭話說,店也沒照顧,就被鶴來屋連哄帶嚇地拉來這裏,令他非常惱怒。「我啊,確實想給與三郎點顏色看看,不過他人都跑了,我也不會讓我家那個蠢蛋再做那種事。與三郎傷人的事我不會告的,咱們就算扯平了吧?」
心裏說著快點完事吧,那傢伙死不死跟我有什麼關係?三原屋把一早準備好的條件開出來。
但是升一郎很不甘心,到目前為止沒有一件事是明瞭的。與三郎生死未卜,井坂也下落不明。唯一可以抓住的線索就是和井坂有過交情的三原屋。
「那麼井坂呢?你還知道些什麼?」
「都說了我什麼都不知道嘛!與三郎在吉原這麼亂的地方工作,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得罪一些人啊。……對了,聽說井坂是次男,他還有個哥哥……」
哥哥……?

回到家中,升一郎翻開了那本筆記。
相問。
署名:杉浦周士、井坂宣明。
其中的杉浦自然是與三郎。
那麼井坂宣明……

這是一本對談錄,記載著很久以前親密無間的學長和學弟之間的問與答。如同交換日記一樣。裏面涉及劍道的招式、指導學弟的方法,甚至還有戀愛的煩惱。一個虛心求教,一個誠心作答,兩人互信互敬。這段美麗的友誼在升一郎這個外人看來幾乎要臉紅。
但是讀著讀著,就發現其中的井坂越來越執著,這份友情便漸漸失去平衡……
井坂宣明應該就是來訪者井坂的哥哥。曾經如此狎昵的二人緣何反目?使得井坂的弟弟對與三郎起了殺心呢?
與三郎和井坂宣明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當家,要不要叫局呢?」
看到升一郎獨守空房自斟自酌,老闆娘蝶子忍不住相勸。
「還是……讓我一個人喝吧。」升一郎苦笑。
「您不用擔心……與三郎很快就會回來的。」
被說中心事的升一郎自嘲道「什麼都逃不過老闆娘您的法眼。」說到這裏,他滿肚子的問號似乎有了傾訴之處,於是他將那本筆記遞給老闆娘,「這個,您知道是什麼吧?」

沉默片刻,老闆娘開始緩緩道出往事。
「杉浦周士和井坂宣明…過去他們兩位常一同到我們這兒來。但是,有一次他們因為女人起了很大的爭執。地點就是這荻屋。房間裏鮮血四濺,杉浦先生身受重傷,奄奄一息。井坂先生則由於殺人未遂入獄。起因在於杉浦先生壞了規矩。在吉原,客人只能對一位女子從一而終,若與其他女子相交,就會被那家店謝絕往來。」
老闆娘在這裏稍頓了一頓,斟酌後繼續說道「杉浦先生和井坂先生照顧的是同一位女子。」
「原來是三角戀情的糾紛啊……」為了女人殺害好友,這個理由並不牽強,升一郎做出這樣的結論,但是在老闆娘半吐半露的話中有些東西卻令升一郎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杉浦和井坂同時喜歡了一位女子,而兩方各不相讓的話,井坂對杉浦拔刀相向是說的通的。然而如老闆娘所說,井坂與杉浦爭執的起因在於杉浦破壞了從一而終的規矩,也就是說杉浦向井坂妥協了,自己另尋新歡,將兩人共同所愛的這位女子拱手相讓。獨佔了愛人後的井坂為什麼還要殺杉浦?而且積怨竟如此之深,甚至要做到讓自己的弟弟來殺害杉浦的地步。

「井坂他…為什麼要殺與三郎呢?」
無法釋懷的升一郎再次造訪了神田川師傅。
神田川師傅異常清醒地回答了問題:「這其實,是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情糾葛。井坂對於杉浦有著超過友情的執念。他希望和杉浦擁有同一個女人,這樣,他便覺得杉浦也是屬於自己的。他不允許杉浦背叛,不能原諒杉浦變心。杉浦察覺到了,因此相借破壞規矩了斷兩人之間的這種牽拌。」
這樣說來,一切便解釋得通了。
井坂想得到的並不是女人,而是杉浦。在他眼裏,杉浦的離開就意味著背叛。偏激的井坂因為得不到,於是想要讓死亡來終結他痛苦糾結的根源。
升一郎多少能體會井坂的心情,這樣反而更加寂寞。
與三郎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與井坂的弟弟見面?他現在又在哪里呢?

與三郎來到了故鄉,井坂的住所。雖然害怕再次面對井坂,但是只是一味逃避心結則永遠無法解開。自己帶來的那個東西也不會消失,不知什麼時候,這個由於井坂的執念形成的陰魂就會要了自己的命。
一進玄關,迎接與三郎的是大大的兩個黑字「忌中」以及井坂的弟弟。
「果然…你就是神田川月平。不,應該說是杉浦周士。家兄去世了,明天正好是頭七……」
黑色相框中是與三郎記憶中的英姿勃發的井坂。
「家兄本是健康,聰明的好青年,有大好的前途和抱負。可是因為你他入了獄,回來之後就得了心病,從此鬱鬱寡歡在醫院了結了一生。」
井坂是個認真的人,就是因為他過於認真的感情令與三郎膽怯。本想在泥足深陷之前做個了斷,不想井坂已經無法自拔了。
如果砍自己一頓,或者殺掉自己就能使井坂釋然的話,與三郎並不後悔做出破壞規矩的決定。然而,井坂的結果,著實令與三郎痛心。
井坂的弟弟一直面無表情,語調也沒有起伏。但是說出來的每個字無一不重重敲打著與三郎的心。
「家裏人都勸我不要恨你,但是如果沒有你,家兄的人生將會大大不同。那日我在幻月樓報上名字的時候,你應該已經認出我了吧,而你卻不敢承認。」
「……抱歉,因為發生過令兄的事,我不得不提高警覺。」
井坂的弟弟忽然激動起來,與三郎過於冷靜的態度激怒了他。
「你竟然敢說這種話?那你為了什麼到這裏來?一想到你對哥哥做的事我就……」
衣領被拎起來,與三郎做好了挨揍的準備。井坂的弟弟卻忽然停下來,因為他從衣領後面露出的胸膛上看到深刻駭人的傷痕。
這個人毀了哥哥,哥哥也毀了這個人。
「那麼,你希望我怎麼做呢?」
面對與三郎的質問,井坂的弟弟黯然低下頭。
「哥哥在醫院裏也一直想著你,一直等著你。相信你會去看他。很丟臉是不是?他一直那麼寶貝那本筆記!我多想殺了你,讓你和哥哥受同樣的苦!」
帶著哭腔說著這樣激烈的言辭,井坂的弟弟終於潸然淚下。
「可是……我更想見你一面,無論如何也忘不了你……多想擁有你……只要一次就好,我多希望……你能成全我的願望……」
d0023728_1171790.jpg

顫抖著說出這樣的話來的眼前人是井坂的弟弟嗎?
不對。這是井坂的心聲。
與三郎忙掙脫開井坂弟弟抓著衣服的手,仿佛聽到倏的一聲,眼前的人如夢初醒一般向後趔趄了兩步。
「不知能否請你諒解,當時我只有這條路可走,令兄想要控制我,我對他的尊敬反而使我無法忍受。」與三郎緩緩起身。
「看到那本筆記,你多多少少想起了家兄嗎?」
「即使如此……我也無法和井坂學長共赴黃泉。不過,我想盡到我的一份心意,明天能否請您到幻月樓荻屋來一趟。」
不能再逃避了,明日便是頭七,井坂如果還逗留在人世的話就會變成凶靈。
讓他離開的方法,就是了卻他在世間的心願。
那麼……
這樣想著的與三郎堅定地說「我將恭候大駕。」

歸去的路上,肩頭越來越重的陰魂令與三郎不禁想念起升一郎來。
「如果那個傻少爺在的話,一切的不快都會被軀趕走了吧?」
但是這一次不行,因為這是除了自己以外誰也無法完成的任務。
解鈴還需系鈴人。

回到幻月樓與老闆娘商量妥帖之後,與三郎終於在井坂的頭七正面會到了這位不速之客。
死去的井坂附在弟弟身上來到幻月樓,與荻屋的怨氣結合幻化為人型出現在與三郎面前。「歡迎光臨,井坂學長。」
燈下,影影綽綽的井坂卻有著格外真實眼神。
「杉浦,終於見到你了。」
「小泉八雲寫了菊花之約。有時不變成鬼魂真的無法見面。雖然您對這世間還有留戀,但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請您放下您的執著吧。」
「那麼,你願意實現我的願望嗎?」

該來的還是要來的,雖然恐懼,雖然不情願。但這一切皆是自己埋下的種。
與三郎毫不猶豫地答:「是的,之後便要與您告別了。」
井坂的願望是……
d0023728_117475.jpg
在荻屋隔壁的茜屋形單影隻的升一郎看到那邊的燈光暗下去。
雖然淒涼,但有異樣的美感。
儘管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根筋癡心的小當家還是決定繼續等。
這樣等下去的執念不是跟井坂一樣嗎?那樣的話,與三郎會不會因此而再次逃掉呢?
與三郎會回來吧?
升一郎心裏真的在打鼓了。
「我竟然癡癡等一個幫間,我終究是一個……傻客人。」

「這邊請……來。請上路吧,已經沒什麼遺憾了吧?那麼,路上小心……」
老闆娘引渡了井坂的靈魂,怨氣一掃而空的荻屋格外清爽。半路睡著的井坂弟弟忽然驚醒,仿佛也聽到哥哥離開的腳步聲。
井坂這一次是真的走了。
為此付出沉重代價的與三郎,三天起不了床。雖然知道升一郎每天都在茜屋等他,但是這副不中用的樣子他確實不想被看到。在行燈屋躲了幾天後,恢復的與三郎終於打起精神出現在升一郎面前。

「好慢哦,神田川月平。」升一郎故意抖落那本筆記。
與三郎慌忙奪過來,兩人在院子裏把它燒了。
升騰的火焰中,與三郎懺悔似的喃喃自語:「我一來這裏就沉迷酒色,所以希望他和我一樣在這爛泥塘中打滾。但是他卻仍然一塵不染,這讓我不禁心生惶恐。」
井坂是個好學長,如果他甘願一直作為學長的話……
「你是不是背著我偷吃?」
沉重的思念被那個傻少爺打斷了。算了,身邊有這樣的人在,想要去想別人都是不可能的。
有了這樣的覺悟,與三郎轉過身去。
「哪有……小當家,此身貞節有如富士山的千年之雪呀!」

終わり
[PR]
by albino_zuki | 2007-04-15 01:23 | ACG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