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哀愁事件薄


by albino_zuki

偷窥日记2

马马生日快乐!!!虽然七次郎晚了两天……

我叫马马,旅日留学生,作为在朝日打工三年的老员工来说,今天注定是我的BIG NIGHT。
昨晚,朋友和子打电话来说想和我串班。
「明天我有期末考,挂了就废了,你替我一替,就是管管MUSIC STATION的服装。」
那时我刚从电视台回家,澡还没洗,通身酒气。
「哼……」我大概是这么回答她的,整个身子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同时把下午要补考法律基础的事情忘得七干八净。
对啦,今天还是我生日呢。
我总是这样突然念起一些无所谓的重要事,这样想着,我把考卷写得黑漆漆的,离考试结束还剩三十分钟的时候交了卷。走出学校大门时,我再三犹豫还是打通了电视台的电话。
「嗯嗯,是我,今天我替和子的班。」
挣点钱,买个patisserie的蓝莓芝士吧。

我看着化妆间贴的来宾名单,用一种我无法自知的方式张着嘴,唾液的高度接近警戒线,我却一点不想阻止它。
XXXX
XXXXXXX
XXXX
XXX
XXXX
神谷浩史+小野大辅
……
「小马,你在吗?库房钥匙我放桌子上了,你快去和助手沟通一下。」
是灯光师傅,我猛吸一口气抓起钥匙,冲到门口。
「谁、谁的助手来啦?」
「走廊里站着两三个,我对不上号,总之你快去。」
我觑觑着望过去,大叔的眼神儿真是不济,那哪是助手啊,那不就是、就是神谷浩史+小野大辅嘛,站他俩旁边打电话的,不就是安、安元洋贵嘛。
其实我也算见过大阵仗的,电视台混三年,明星总也见过几个。……但是声优真是第一次,还一窝来了这么些,而且身边还没个跟班儿的,跟本人要签名这事儿我还没干过……左想右想之际,我还是结结巴巴上去打了声招呼。
「你、你好,请问服装……」
「来了来了,你是负责服装的?正打电话满世界找你呢。」
神谷劈头盖脸地说起来,听广播里这人说话就极爽利,这叽里咕噜的我几乎要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称呼?」
「……您叫小马吧,我是中国来的。」
「哦哦小马,你看看这衣服还成不成了,成就帮忙补救补救,不成就换一件。」他拿过身旁小野手上的棉质马甲,后襟上被烟头烫了个窟窿。安元一直不安地搓手,我记得这些人里只有他抽烟的。
「我拿去试试,稍等一下。」我忙不迭地接过衣服,神谷又塞给我一条围巾,要求熨一熨。我于是转身回库房找材料,不想走得太仓惶,在走廊里与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原来是GACKT的助理,之前打过几次交道,还算熟悉。
「你在?哎哟太好了,我这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她手上裹着一团各样衣服,「今天通告安排得匆忙,临时顶个别的人上节目,衣服也没来得及准备,现选了几件他都不太满意——你知道他不愿意穿别人的衣服,总说尺码不合适不合适的,你那儿有没有均码的衣服什么人都能穿的……」
我怔怔站着拼命跟上她嘴动的进度,她却突然停下来直勾勾地看我手里的马甲,发现新大陆一般欢呼「这不就有嘛!」她一把夺过来在手里抖落,「这马甲看他还有什么可说,那围巾是一套吧?给我给我。」她一头把那堆衣服推到我脸上,蹭蹭地跑了。
「那衣服上有个洞——」
我也顾不得许多,在走廊里直着嗓子喊。
「不要紧,他看不见!用完我就还你!」
她回头欢天喜地地回答我。
…………我咋办?无奈之下我只好从库房里挑挑拣拣,拿回去和小野编理由。
「那洞还挺明显的,一时补不好,您看这件行么?」
好在神谷和导演去看舞台了,并不在旁,小野不疑心,对衣服也不太挑,中规中矩选了件黑色西装,乖乖跟我去找化妆师做头发了。
这段插曲之后都很顺利,GACKT的录影在DGS之前,那时俩人正在后台练习,谁也没看见那熟悉的围巾和马甲。神谷看见小野的衣服只说了句太普通,倒也没有十分不满意。俩人上台的效果也不错,至少颜色和之前设定的是一样搭配的。
导演示意OK后,神谷慌慌张张地先下去,似是尿急的毛病又犯了;小野则是从舞台另一侧下场,满头满脸的汗,想是衣服的厚度在他意料之外。我准备了毛巾正想上前递给他,不防他迎面一脚踏空,「嗷——」的一声惨叫,扑通通直滚到楼梯下面去。
不过是个毛巾,怎么把他急成这样子……
一群STAFF闻声围过来,七手八脚扶起小野,其中夹着刚才在台下看热闹的安元。
「摔哪儿了?疼不疼?」
「脚、脚!」
小野的脚腕拧成不自然的角度,僵直着任众人又拖又拽,我赶着给他擦汗。
「扭着了?你这笨蛋!」安元叹气掏出手机,一面拍拍我「我叫车送小野去医院,你告诉神谷一声。」
我点头,毛巾塞给安元,随后就向后台跑去。化妆间的男厕所我是进不去了,放开嗓子喊神谷先生也是不明智的,只能站在外面等,不多时便听见皮鞋响伴着冲水声。
「哎?」
这是声音是神谷的,我更坚定地守在门口。
「你衣服换回来了?动作够快的,要我说还是这件好,那西服太地味了。」
咦?这是跟谁说话?
「干吗不说话,只眯眯着眼睛做什么。……你今天戴美瞳了,对不起我才看见。」
我突然悟了!
「今天你穿了多少厘米的鞋啊,不是说好高矮不能差太多么!头发倒是做的不错。……回我家?」
说着俩人已经推门出来,神谷在前,后面跟着GACKT。
哎哟我的亲娘哎,这俩人手是牵着的!你让我找谁说理去!
好在我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知道随机应变。这时候我若是不分青红皂白把真想说出去,那不是毁了一个人的一生,坏了一个人的好事?
所以我只是默默在角落里目送两人走出后门,径直上了神谷的车。
「喂喂,是我小马。」
我心潮澎湃得过于激烈,拿电话的手都在颤抖。
「那件衣服你不用还我了哟~」
「……」
嘻嘻,最后我还是笑出了声,因为从电话那边我收到了今天第一个「生日快乐」。

THE END
[PR]
# by albino_zuki | 2010-10-05 01:41 | 同人作品

我只想知道开头和结局

不爽,最近非常不爽,简直不爽到了极点,这种难以名状的不爽无法排解,于是今天老子去丝芙兰血拼了。

战利品:
PTR青瓜啫喱面膜;
宠爱之名去角质凝胶,附送水+乳液+BB霜+卸妆油小样;
欧舒丹樱花香体膏。

其实最初的目的明明是眼霜,最后却把放在篮子里的benefit去黑眼圈眼霜扔了,滚蛋吧,老子继续用芙丽芳丝;
另外面膜原本想要欧舒丹的蜂蜜面膜,结果被告知下线了,MLGB的,最后被BA忽悠了。
青瓜啫喱感觉未免太好了吧,就算是欧美产品老子也认了,和亚洲人皮肤贴不贴也不想管了……
对宠爱之名垂涎已久,这次居然搞套装活动,经不起诱惑没办法。这去角质凝胶试过一次老子就对丫念念不忘了,好吧这次就当安抚自己了。

屁颠屁颠地洗脸去❤

但是还是不够爽,为毛……
[PR]
# by albino_zuki | 2010-08-01 21:04 | 日々吐槽

周先生与小裁缝

起因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不到九点就睡着了,做了个毛长毛长的梦。
梦见我在看一部民国剧,类似啥金粉世家情深深雨蒙蒙的,男女主角就长了那种脸。
然后,我在里面看到了……
梳分头的闺女orz
可是我想象不出当少爷当小开的闺女,所以我就……就写成了……裁缝……………………

下面的文是老子以闺女姑爷真人脸代入意淫的,不适者慎入。
周先生=OD
小裁缝=那个谁……
菱=爱谁谁

剧照一张:

d0023728_17262376.jpg


某个星期日下午,他站在烟铺子的屋檐下,眯着眼睛看渐渐放晴的天空。他借口应酬出来,正赶上一阵不大不小的雨。他感到实在幸运,兴致勃勃地与卖烟的小弟打趣。
「周先生,你不要买烟的呀?」
他随便扔一张票子,看也不看,笑嘻嘻地走了。这钱怎样也是给菱花,倒不如扔了干净。他奋力踏着路边的积水,弄了一裤子泥。一回到家,徐妈慌慌张张地应门,一面啧啧惋惜他的新皮鞋。
「雨下得痛快!」他刻意响着嗓门说话,光脚踩在地毯上,「里面谁在?」
他知道是谁,所以安心仰在沙发上,随手将外衣一扔。菱从里间闪出来,毛巾裹着头发,手里攥着软尺。
「裁缝来了。」
干巴巴的声音,仿佛早上报新闻的女播音员。她说完一转身进到洗漱间去,脚下的拖鞋啪啪作响。
「我头发还没洗好,你帮我招呼。」
随她出来的是那小裁缝,他见过许多次了。三十出头,削肩,眼角下垂,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毕恭毕敬地向他躬一躬身。
「周先生,下午好。」
「下午好」说得毋庸置疑,眼神却极不安定。
菱一定讲我去喝酒,裁缝迫不及待便过来——认为我大约在外面过夜的,他想。
「她不闲着,你给我量。」
他站起来,墙一样挡在小裁缝面前,小一号的身形被他的影子囫囵吞没。
「周先生,要做新洋服?」小裁缝笑得殷勤又从容,玲珑的手指只匆匆掠过,分毫不差。
他为这态度恼火,随手拿起矮桌上的雪茄,一口气狠狠吐出来。
「咳、咳…」小裁缝掩着口鼻,眼睛依旧笑着,殷勤又从容,「……周先生,料子要什么样的?」
「你听他。」菱走过来,头发依旧包在毛巾里,令人想不到是洗过了。手指尖也捏着烟卷,较量吞云吐雾似的,两句话间也要停一停啜上一口「他不做,不用理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做?我要做。」
「你的洋服几时做过?买来穿穿不错了。」
「做一两件又怎样,你舍不得?」
夫妻俩吵架,小裁缝在中间,双手生动地在菱腰间比划……他几乎要相信两人脱了衣服仍会这样比划。

「你昏头了!」
小裁缝走后,菱把门一摔,他站在客厅里吸烟。小裁缝手指的余韵还在身上,他忍不住把衬衫也脱掉。菱在房间里啜泣,他低头盯着门缝里钻出来的半截软尺,犹疑着要不要进去。
「你昏头了!清者自清!你把我当你,嫖也不看对象!」
他无处申诉,嘴也懒得张一张,菱却知道他在外面,什么东西甩过来,霍朗朗碎在他面前。他仍低头盯着那半截软尺,冷不防溅出几块碎玻璃。徐妈在楼下,他就喊「徐妈徐妈,玻璃扫扫。」徐妈于是拎着扫帚簸箕,装腔作势在楼梯口伸一伸头。
「你昏头了!」门里还是菱的哭腔,接着又是什么摔在门上。
他去洗澡、换衣服,向徐妈摆摆手「晚饭不回来吃。」
一出门,扑面而来的满是湿气。

半月后,菱犯了宿疾,一拖一年。她不愿住院,始终在家里卧床。不起床,衣服也不正经穿,小裁缝却照旧来。
换成他做,他穿,洋服一件又一件,甚至有从未穿过的长褂。他像是定了心,应酬少了,烟不再吸,偶尔菱拿起来他也要掐灭——他在妻面前的时间也多了。
菱预知这病注定要她死,不同他置气也不同他说话,他在她身旁她就装瞌睡,他向她说「吸烟对病人不好」她就笑。
「周先生,你听门响,是不是裁缝来了呀?」
菱无血色的脸上突然幻化出许多表情,令他坐立难安。她冰冷的手在他面颊上抚摸,他战栗着挤出笑容。
「不、没来。」

一周后,菱过世。
发丧那天一直很阴沉,蒸笼一般洋溢着暑气。他在人群里穿梭,喘口气也困难。他忍不住跑到卫生间去吸烟,脑海里莫名重复一年以前的一幕。他和凌出门,被某个邻居在后面指指点点「这个人是周先生么?不是那个像瘪三的……」
那时候他们刚搬家,他正玩得疯,想是在新邻居面前出现的次数绝多不过小裁缝。
他凭一句话认定自己戴了绿帽,想到菱说的那句「清者自清」,想着想着就笑出来,烟呛了满嘴。
周妈在外面张望,手里拿着换洗用的洋服,他知道是小裁缝做好送来了。
「徐妈,徐妈!」他隔着窗子喊「裁缝在哪?」
「刚要回去。」
他立即扔了烟蒂,奋力跑出去,再次穿过重重的人。小裁缝在院门口翘首张望,似乎在等着谁。
「你,」他伸出手去,握住小裁缝肥大褂子里纤细的胳膊,「明天来么?」
小裁缝渐渐将胳膊抽出去,只剩修长的手指在他掌心里。他掌心泛着汗水,温热的触感异常鲜明。
「来的,周先生。」
笑容一如既往,殷勤且从容。
[PR]
# by albino_zuki | 2010-04-01 16:44 | 同人作品

煮面问卷

❤最近你有在谈恋爱么?
MLGB没有

❤09年 你有什么成就或者喜讯要告诉大家么?
去了日本

❤几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不点名,此题PASS

❤如果让你能够一直以100岁的状态长生不死,你愿意么?
愿意!

❤你还记得你英文名的来历么?
收藏家里某同人画手的网页名

❤你最近喜欢的歌曲是什么?
ほたる日和 - 水色写真

❤巧克力慕司蛋糕和糕你更爱吃哪个?
糕?

❤最近有开心的事情吗?
梦见了闺女!

❤开心的事最愿意和几号分享?
短信挨个骚扰

❤你的床单是什 么颜色的?
浅蓝色

❤你抽烟么?抽什么牌子?
不抽

❤五号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MBPASS

❤这个印象对你最深的影响是什么?
PASS TOO

❤你觉得大人给你的最骗人的一句话是什么?
长大了以后想去哪就去哪

❤假如让你选以上一位朋友去旅行,你选择谁?
阿皇

❤你觉得跟TA一 起出去的好处是?
败家……

❤你记忆最深的一句歌词是什么?
「明日きっと青空」

❤邋遢的时候,你能邋遢成什么样子
三天不下床

❤你什么颜色的衣服最多?
?色

❤如果要选一位朋友陪你去买衣服,你愿意几号跟你一起去?
PASS

❤如果要在家里玩,你一般都喜欢玩儿什么?
看闺女

❤你觉得人生最悲哀的事是什么?
压力

❤如果让你选择一个人陪你一起被困荒岛,你选几号
PASS

❤你最喜欢的/你最喜欢女生涂的指甲油颜色是什么?
接近原色微微泛红

❤你觉得几号涂你喜欢的颜色最好看
PASS

❤你最后一次和四号谈话是何时何地?
PASS

❤你们当时在讨论什么?
PASS

❤还记得你上次旅行是什么时候么?
三月十七号

❤你有什么习惯是保持了大学4年或以上的?
上网

❤你这一习惯都跟几号分享?
PASS

❤你最近的着装风格是?
邋遢OL

❤几号和你的风格最搭?
PASS

❤你最近一般几点睡觉?
9点

❤你睡觉前通常要做的事是什么?
听闺女,玩DS

❤你最近有没有想实现又切实可行的小愿望?
我想买那个zara的包,然后我买了。

❤三号有什么愿望你知道么?
PASS

❤二号最近过的好吗?
PASS

❤你最近在看什么书?
第八日的蝉

❤如果要把这本书推荐给一个人,你会推荐给几号?
推荐给我妈……

❤七号最近有在迷什么东西吗?
PASS

❤你有跟TA一 起迷吗?
PASS

❤八号性格最好的地方是什么?
PASS

❤如果让你养一盆植物在你的窗台上,你会养什么?
有香味的草

❤七号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
PASS

❤放假要不要一起出去啊~
好啊

❤谁在你心目中比较疯狂,以上八位?
PASS

❤咱多久没见了,想我没,想我没?


❤下一个想去的地方?
欧洲

❤ 春节怎么过?
吃睡陪人玩WII

❤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你会怎么安排?
睡觉

❤ 最近一个月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睡觉,疯狂地睡觉

❤ 你们觉得我贤惠不
嗯,贤惠。
[PR]
# by albino_zuki | 2010-04-01 09:00 | 日々吐槽

上海达拉斯之一田子坊

第三次到上海,终于被这个城市感动了一把。


十八号吃完晚饭将近九点,大通雇了旅行团的车拉了一些人回宾馆,另一些人去田子坊,被形容为一个曾经是古街,现在变成酒吧街的地方。

下了车,抬头看见的是小小的白色牌子,蹊跷地挂在两栋楼房之间,「田子坊」。这样小小的门脸走进去,是和上海普通弄堂一样宽窄的小路,两侧挤挤挨挨满是各样店铺。因为时间已晚,许多已经打烊。看门的大爷都对他的职业充满自豪,竭力推荐我们在「田子坊」牌子下留影,并一再对我们来访的时间表示遗憾。

「这个时候来还看什么田子坊呀?」

当时大通接待的人表示,大家只进去略转一转,之后就开车拉去钱柜唱歌。于是我们就像走马灯一样急急忙忙往前?,本以为只单单是一条弄堂,不想越走越深,走了三条弄堂还没走全,各种小店五彩缤纷奇形怪状,但走这一遍却一家店都没进去。

上了车之后我左思右想,就这么回去或是唱歌去肯定要后悔,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脱离大部队,形单影只地回到那些?色房子中闪烁的暧昧光芒里去。

从田子坊招牌下面突入,我直接冲到刚刚盯上的一家名叫ECOGOODS的店,一间童话样的小房子,几阶台阶上去的小门里氲着鹅黄色的灯火,有点像曾经在横滨看到的那间afternoon tea的调调。里面卖的是仿古工艺品和一些童趣的木质生活品,店员一男一女看起来像高中生。我徘徊在昂贵的木质壁挂和六十年代红卫兵用的茶碗间好一阵,最后被一套木质印章击中了,它旁边的瓢虫夹子也成为给亲友的手信。

从店里出来,冷不防从隔壁店的阳台跳下来一只尾巴尖上带白毛的?猫,趴在写着「ご越してください」的小?板旁边。我向它打招呼,它瞪着两只亮亮的黄眼睛。

这条街用一种未知的亲切包容我,那一瞬间我感动得仿佛要哭出来。

拜别小猫,我穿过吵闹的外国人酒吧,经过摆满泰迪熊的泰国餐馆;后面走着两个日本女孩,其中一个翻来覆去地向另一个求证:我觉得他喜欢我,你认为呢?我觉得他喜欢我;弄堂尽头长相酷似中东人的男孩用我不懂的语言讲电话;迎面走来两个相携的?国醉鬼……让人有种穿越到陌生国家的错觉。

我其实极想在那些室外的圆桌旁坐一坐,吃些甜食,晒晒阳光;也极想和朋友一起,在那个像「深夜食堂」一样的居酒屋外面,站着吃烤鸡串喝点啤酒,发发大龄剩女的牢骚。可惜我是一个人,于是我忍无可忍地打电话给阿谷:你在就好了,这里是乐园呀!这时再想想在长春桂林路夹缝中寻找格子铺的我们,是多么的悲摧!

打着电话进了一家店,里面一排排码着红宝书,保存古老上海影像的相册,小时候在奶奶家看到那种雪花膏。其时和阿谷讲电话的我正在绞尽脑汁想这地方的名字:田……田……店老板就接我的话:田子坊,在泰康路,坐九号线!

如果阿谷坐九号线就能来的话该多好……

几乎把所有东西都摸了个遍后,我给同事选了两张明信片。耽搁那么久只是因为楼上传来楼梯的咯吱声,我喜欢那声音。

走出门下意识地一抬头,楼上的住户伸着两支竹竿在晾衣服,和下面坐着喝咖啡的大鼻头老外相映成趣。

再继续走,我被店外面挂着的琳琅满目的手工手机链吸引,挑了一堆送同事亲友。不知道会不会受欢迎,我自己觉得每一只都好像从STUDIO4℃的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一见钟情。

再再继续走,并肩的国际醉鬼越来越多,我意识到回家的时候到了,一个人再游荡下去除了钱包会越来越瘪之外,只会平添寂寞。

忘记在哪家店门前摆着田子坊地图,封面好像同人志。我拿了一本,认认真真在后面的玻璃鱼缸里投5枚硬币。贵一点也没关系,因为这里是既池袋乙女路之后,第二个在我还未离开就开始想念的地方。回家和阿谷好好研究研究,下次再叫上那一帮人来泡吧吧。
[PR]
# by albino_zuki | 2010-03-21 18:03 | 日々吐槽